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三十二章 麻煩你請晚點關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麻煩你請晚點關門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杜威名看到了那六個刀客停船埋伏的全部過程,可當四周又冒出來二三十個刀客的時候他心裡一寒,這些人是什麼時候來的?

這念頭剛升起來,他立刻做出了反應,順著斜坡往一側滾了出去,然後一把刀就剁在了他剛才趴著的地方,正是脖子的位置,若這一刀剁中的話,腦袋已經掉了。

一個蒙著臉的黑衣刀客眼神陰沉的看著他滾開,邁步追了上去。

孟長安四周都是人,一步一步朝著他靠近過來的刀客。

「孟大哥,真是對不起,本來我還想著早晚有一日你這樣的人都會在軍中大放異彩,所以我總是故意和你走的親近,可你再強,強的過陳子善的家世?」

周安生向後退了一步:「殺了他,儘快。」

二三十個刀客同時向前,沒有一個人說話,這無聲的殺意更為森寒。

孟長安避開一刀的時候隱約聽到有什麼不對勁的聲音出現,像是獵豹在追擊獵物的時候那迅疾的腳步聲,很輕,在這麼多人圍攻之下他還能辨別出來更遠一些的聲音,這隻怕也是一種天賦。

孟長安面前都是刀光,身後都是刀光,他還受了傷。

他避開了一刀兩刀三刀很多很多刀,傷口還在流血,力氣在加速減弱,移動速度也開始變慢,他甚至還想著原來這就是受傷之後對一個人的影響。

周安生在人群後面喊:「下手輕些,留著能背回去的屍體,太碎了我沒法帶回去演戲。」

孟長安的眼神隨即兇狠起來,奪了一刀,開始朝著周安生那邊反衝過去,刀刀殺人。

噗的一聲,他後背上中了一刀,從後頸到肋邊,足夠深足夠長,孟長安往前踉蹌了一下險些栽倒,面前三四把刀已經同時到了。

然後他就看到一把雨傘飛了過來,這時候飛雨傘顯然不是自然現象。

雨傘插進一個刀客的咽喉,然後有人在孟長安的肩膀上踩了一下到了他身前,伸手抓住傘柄一扭,雨傘啪的一聲展開,劍刃往兩邊切出去脖子就斷了,然後那傘劍橫掃出去輕巧的在另外兩個人脖子上劃過,先是一條血線,然後崩開血流,兩個人捂著脖子向後倒退出去。

雖然看到的只是個背影,稍稍陌生了些,可孟長安嘴角卻勾起來:「你怎麼來了?」

沈冷:「哦,騎馬來的。」

孟長安:「」

沈冷把傘劍丟給孟長安:「太輕了,用不慣。」

他從地上撿起來一把鋼刀掂量了一下,然後用刀尖指著那些刀客掃了一圈,張了張嘴憋住了,回頭問孟長安:「一般在這種時候吹牛逼應該說什麼?」

孟長安:「說個屁。」

沈冷:「哦,你們這些屁1

然後就沖了上去。

孟長安對自己的身手很自信,如果不是先中了一刀,即便是二三十個刀客也攔不住他,可是當他看到沈冷出手之後忽然間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這個傢伙,幾年時間經歷了什麼?

相對於孟長安的凶,沈冷的刀法顯得很冷靜很務實,每一刀都絕不浪費一分力氣,剛好夠殺死一個人即可,孟長安忽然想到這樣的打法在萬軍之中體力會持續更長時間。

沈冷一刀切開面前刀客的咽喉,彎腰避開一刀后刀子從下往上出去切開一個刀客的肚子,一刀得手後身子旋轉半圈避開後面的攻擊,刀子平直的刺出去戳進一個刀客心臟,然後手腕一擰,刀身在心口裡轉了好幾圈,背後轉出來的洞呲呲的往外噴血。

沈冷再次握刀抽出來,左手將那刀客的刀也抓了過來,兩把刀猶如平地起了旋風一樣,所過之處無一活命。

沈冷殺的冷靜,而帶傷的孟長安依然殺的剛硬霸氣,他一刀能把人腦殼劈開絕對不留力,這就是孟長安。

周安生看的臉色發白,幾次想衝上去都忍了下來,等到想走的時候卻已經晚了,二十幾個刀客沈冷殺了十二個,不算之前的六個孟長安殺了十三個,另外一邊的杜威名殺了三個。

這是沈冷第一次大開殺戒,也是孟長安第一次大開殺戒,這是杜威名第一次開殺戒。

來的就是如此自然而然,若換做別人可能會嚇得手腳發抖,這兩個傢伙卻面不改色,孟長安何止是面不改色,反而殺出了一種興奮的感覺。

除了周安生之外最後一個想逃走的刀客被沈冷一刀釘死在樹榦上,刀子沒有抽出來,那人被釘在那還在掙扎著逐漸失去力氣。

沈冷看了一眼孟長安肚子上的匕首微微搖頭:「會不會死?」

孟長安:「你要是儘快給我包紮一下然後帶著我找個靠譜的郎中,可能死不了。」

沈冷朝著周安生走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長安我不是很熟,你知道哪兒的郎中最好嗎?可我忽然想到這個時候要是跟你收費你給不給,越想越想。」

然後抓住了周安生的兩條胳膊一扭,腳在周安生的膝蓋處踹了一下,周安生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

周安生當然反抗了,可是沒有多大意義而已。

孟長安道:「自然是書院里的郎中最好,你要是真想收費的話能不能給我包的好看些,不過,我現在更想去別的地方。」

他說著話接過來杜威名遞給他的刀,當然他不認識杜威名,杜威名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自己應該遞過去一把刀,反正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然後沈冷抓著周安生的頭髮把他腦袋抬起來:「我知道你想幹什麼,我去就好了。」

孟長安一刀將周安生的腦袋砍掉:「你知道去哪兒?」

沈冷嗯了一聲:「回去吧,晚上在哪兒吃?」

孟長安拍了拍自己的錢袋,臉微微一紅,從地上的屍體上把所有人的錢袋子都翻出來發現收穫頗豐,底氣頓時足了:「登第樓。」

沈冷:「等我一個半時辰。」

孟長安:「要不然,先去吃?」

沈冷搖頭:「我是來擋煞的啊,得把活兒干好,干漂亮。」

孟長安笑起來,沈冷瞪了他一眼:「不許笑。」

孟長安:「哦呵呵,嘿嘿嘿嘿」

似乎有些不對勁,應該是自己喊他不許笑的才對,可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笑啊

兩個人說話的時候,距離他們大概幾十米外的一處草叢裡,趴在那也已經很久了的一個蒙面男人悄悄後撤,雖然遮了臉,可遮不住兩鬢的斑白,顯然年紀不小了。

他本來是要善後的,現在卻連呼吸都不敢大一點點聲音,行走江湖的時候也沒有怕過幾次,可這次是真的怕了,現在的後生,都這麼恐怖的嗎?

沈冷朝著那邊努嘴,孟長安點頭:「我先回去好歹上個葯,登第樓吃飯,你別誤了。」

沈冷:「誤不了。」

他看向杜威名:「幫我送他回書院。」

杜威名問:「你去哪兒?」

沈冷把地上的刀子一把一把撿起來,前前後後撿了七把刀,在後背上綁了三把,腰間左右各兩把。

「打狗。」

沈冷說了兩個字,人已經消失在林子外面。

勞伯覺得這是自己出手最好的機會了,孟長安的傷很重,那個扶著他的人實力不算很強,所以本來想走又忍住,手握著刀柄手背上青筋畢露。

「喂。」

背後忽然傳來聲音,勞伯猛的回頭,就看到那個帶了七把刀的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了自己背後。

「年紀大了,別混江湖了。」

沈冷抽刀,勞伯抽刀,刀斷人頭落。

沈冷覺得自己這一刀力氣用的過了些,以後得注意,又想了想若武力等級分十等的話,這老傢伙拔刀的速度出刀的力度都很強了,至少能到七。

這是少年人對這個天下武者最初的判斷,有些自負有些無知,畢竟他涉世未深,如果天下武者實力真的可以分出等級,這個叫勞伯的人最多也就是五,而之前在水師比武的時候沈冷打敗的王闊海,最多也就是四,也許是三。

當然就算是有人糾正沈冷,沈冷也虛心接受的話,他還是覺得自己是十。

孟長安過來將勞伯的人頭撿起來綁在自己腰間,那樣子看起來像個戰場上割頭記功的新兵,杜威名幾次都險些吐了,咬著牙忍住,他不想輸太多。

沈冷到了岸邊跳上那條船,放開繩索往下游划,隨著他兩臂動作越來越快,那船如離弦之箭一樣沖了出去。

登第樓,一身是血腰上還掛著個人頭的孟長安進門,歉然的對那些嚇得雞飛狗跳一般避開的店小二笑了笑,徑直走到櫃檯那問:「請問最遲什麼時候打烊?」

掌柜的倒是看起來沒有多大的情緒波動,手還放在算盤上,可手指卻在微微發顫。

「你想幹什麼?」

掌柜的問。

孟長安把撿來的那些錢袋子全都放在櫃檯上:「我有個兄弟從很遠的地方來看我,我想在這請他吃頓飯,畢竟登第樓是最好的,不過我先得回去上點葯,若是可以的話,能不能稍稍推遲些關門,他還有一個多時辰回來。」

掌柜的居然真的算了算時間,剛要說不行,因為登第樓從來都不會為了誰而晚關門,可這時候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站在二樓語氣很清冷的說道:「那就一個半時辰,多了不等。」

掌柜的抬頭看向那小姑娘,小姑娘微微點頭,掌柜的隨即瞭然

「好。」

孟長安抱拳道謝,然後離開登第樓。

掌柜把帶血的錢袋子都收起來,看了看手上染了血,神情略微有些恍惚。

二樓,一個身穿儒衫的中年男人動作優雅的煮茶,看到小姑娘回來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回去告訴夫人就說我今天晚一些回家,好久沒有見過這麼有意思的後生了。」

「是。」

小姑娘微微點頭,臉上卻有些不開心:「這頓飯錢只怕又要免了。」

中年男人笑起來:「當然要免,他說登第樓是最好的。」

他抬起手擺了擺:「回去吧,太晚了夫人會擔心。」

那雪白的衣袖上有三條紅色流雲似的的圖案,看起來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