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4、百草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4、百草堂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姥爺,這是藥材啊,叫何首烏,是挺貴重的藥材呢1謝萱就笑著說。

「真的?這東西真是藥材?」謝王氏不敢相信的看著地上一大片開著小白花的野藤蔓,這玩意兒他們以前也見過,從來都當野草的,竟然真的是貴重藥材?

「萱萱,你是怎麼知道的?」謝青山就問謝萱。

謝萱心中一驚,面上卻笑著說:「以前不知道,後來昏迷的那幾天,像在夢裡多活了好些年、經了好多事兒似得,醒來好像突然長大開竅了一樣,這不看見了就想起來了。」

謝家眾人面面相覷,仔細想想,謝萱醒來的這些天確實跟以前木訥的樣子不大一樣,似乎變得更加懂事靈透了一樣。眼下就連從來不知道的事情就能說得頭頭是道,著實有些神異。

「哇,萱萱你好厲害1謝志誠卻沒有大人想得那麼多,一臉佩服的看著謝萱。

沉默片刻,謝青山轉頭面色嚴肅的跟大家說:「萱萱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說,咱們自家人知道就好了,就怕那些四六不著的人瞎傳話,把咱萱萱的名聲傳壞了,聽到了沒有1說到最後都有些嚴厲了。

眾人都鄭重的點了頭,謝志遠和謝志誠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人都這麼嚴肅,但是見爺爺鄭重其事的模樣就也點了頭。

「萱萱,這個東西真是藥材?能賣錢?」謝青山就認真的問謝萱。

「當然了,它的藤叫夜交藤,可以安神、養血、解毒,地下的塊莖可以補精血、益肝腎、烏鬚髮、強筋骨,不過需要炮製成熟首烏,藥材鋪里這個應該賣的挺貴的。」

哪怕在後世野生何首烏也算得上高級滋補養生佳品,何況在這藥材根本沒有大面積人工培植繁育的大明朝呢!

明代史料還有記載說嘉靖皇帝服食何首烏作為主葯的七寶美髯丹,連續生了好幾個皇子的事。

「哎呀,那咱們挖出來去藥材鋪賣賣試試看?」謝平安躍躍欲試。

「行,咱先把這一片挖出來,要真的值錢,咱們就再去別處找,往年咱們上山的時候見過不少1謝青山就說。

謝平田就拿柴刀過來,問謝萱:「萱萱,這藥材怎麼挖?」

「藥材只要莖和塊根,把莖扯起來去掉枝杈和葉子,下面的塊根挖的時候要小心些,不要傷到根。」謝萱說。

來時只拿了兩把柴刀,謝青山就和謝平田兩人挖塊根,謝王氏和林氏處理莖上的枝葉,不一會兒就將地上一大片何首烏給扯了個乾淨。

等謝青山謝平田父子兩人挖出那三四塊黑乎乎的根莖,謝萱仔細看了看,最大的一塊有人頭大小,生長紋理緊緻,顏色深沉,塊莖呈木質化,明顯年份久遠,沒有五十年也有四十年。

俗話說「千年靈芝萬年首烏」,何首烏的年份越長越值錢,據說清朝末年的慈禧也愛用何首烏用來烏髮養顏,傳說她至死頭髮不白就是李蓮英從民間尋了一棵百年何首烏給她服用,至死都保持頭髮烏黑亮麗。

雖然是傳說,但也足夠說明古人對何首烏如何推崇了。

「姥爺,這塊兒大約有多少斤啊?」謝萱個小力氣弱,雙手抱起那塊首烏明顯覺得支持不了多長時間。

謝青山用手顛了顛,說:「怕有八九斤呢1

「這個年份最長,應該最值錢,得小心點1謝萱叮囑到。

「萱萱,這些黑漆漆的東西真能賣錢啊?你沒騙我吧1謝志誠看著地上那些其貌不揚的根莖,有些懷疑的說。

眾人也都期待的看向謝萱。

「咱們去藥鋪賣一賣不就知道了?」謝萱笑眯眯著說道。

謝家人在謝萱的提醒下,將扯下的枝葉扔進坑裡埋好了,再堆上枯枝敗葉隱藏好。隨後大家再撿栗子的時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等到太陽偏西了,眾人就將栗子堆在首烏上,蓋的嚴嚴實實的回了家。

回到家自然是熬粥吃飯,在飯桌上商定了,第二天謝青山和謝平田帶著謝萱去縣城藥鋪里賣何首烏,謝志遠和謝志誠自然想要跟著,被謝王氏和林氏婆媳倆連哄帶嚇的留在了家裡。

第二天天還抹黑,謝萱就被謝王氏喊起來了,迷糊著眼睛被謝王氏用熱水抹了把臉,套上一件薄棉襖,被謝青山背在了背上,謝平田用背簍背著何首烏,三人一同出了門。

一出門被清晨的涼風吹了腦門,這才覺得渾身一哆嗦,清醒過來,在姥爺背上四處一看,東邊的天空還不見絲毫晨曦,有些發白的天空還零星掛著幾顆星星,除了周圍田埂野地里的昆蟲鳴叫,四下寂靜無比。

掙扎著要想自己下地走,被謝青山訓斥了幾句,說天黑路長,好好在背上待著,謝萱就放棄了,反正她現在是個小孩子。

晃晃悠悠的,不知何時她又睡著了。

等耳邊被一片喧嘩聲驚醒時,天已大亮,他們已經到了臨漳縣城。

臨漳古時稱鄴,相傳為黃帝後裔顓頊帝孫女女修的兒子大鄴的封地。春秋時期,齊桓公始築鄴城,戰國時期魏文侯定為陪都。東漢末年,曹操居鄴,興霸業、築銅雀三台,為曹魏建立奠定基業。西晉為避愍帝司馬鄴諱,將鄴城易名「臨漳」,因北臨漳河而得名。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境內鄴城作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六朝都城,居中國北方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長達四個世紀之久,使臨漳享有「三國故地、六朝古都」之美譽。

向路人打聽了城內誰家的藥鋪信譽最好,都說是百草堂,堂內大夫劉一帖是遠近聞名的名醫,不論什麼病都是只要一帖葯就藥到病除,總叫你後半輩子不再複發。且劉大夫性格仁善,富貴人家出診費是五兩銀子,這還不算藥費,但是要是有那窮的實在是給不起藥費的,他不收診費,反倒貼葯錢,所以向來受到滿縣城人的尊敬。

謝青山一邊讚歎著就拉著謝萱同謝平田朝路人指引的方向走去,到了一條安靜的街市上,遠遠瞧見一個古色古香的門庭內人頭攢動。

走近了看到當堂一個牌匾,上面蒼然三個大字——百草堂,旁邊對聯曰「但願世間人常壽,不惜架上藥生塵」。

裡面人挺多,但是並不喧鬧。大堂左邊是一排排貼著藥名的葯櫃,當前一個半人高的櫃檯,櫃檯后兩個年輕的夥計在忙著按方抓藥。

大堂右方坐著兩個坐診的中年郎中,正在對病人進行望聞問切,那些後來的病人都坐在椅子上安靜的等著。

謝青山不敢打擾,就拉著謝萱的手走到櫃檯前,有些緊張的問那夥計:「你們這兒收藥材嗎?」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