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5、傅老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5、傅老道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夥計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聽到面前老農打扮的人問話卻絲毫沒有一絲怠慢,「回老伯的話,自然是收的,不過要看是什麼藥材了。」

謝青山眼中一喜,聲音不由得急切了幾分:「何首烏收嗎?」

「何首烏?新鮮的還是炮製好的?」聽到是何首烏,夥計仔細看了面前這三人,又問道。

「新鮮的,昨兒挖的。」

「你們帶來了嗎?我得先看看。」夥計就望向了謝平田身後背著的背簍。

「平田,快給這位小哥看看1謝青山趕忙招呼到。

謝平田先拿出夜交藤和幾個拳頭大小的何首烏時,那夥計還只是點頭稱不錯,等謝平田從背簍下面搬出那人頭大小的何首烏,夥計臉色就有些變了。

他讓謝青山三人稍等,就趕忙跑到大堂後面去了,過了一會兒從後堂走出一個留著花白山羊鬍的老者,那夥計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看到櫃檯上那塊最大的何首烏,老者眼中也有喜意,連聲稱好:「不錯,不錯,足有六七十年的年份,雖不到百年,也可稱得上稀品了1轉頭望向謝青山問:「這位老丈,這是你們挖的?」

「是我們挖的。」謝青山看這東西確實是藥材,不由得臉上帶笑的回答。

「這塊何首烏有六七十年的年份,再加上這三塊小的,我給你五十兩,如何?」老者笑著說:「鮮首烏有毒,需要秘法進行炮製,這個價錢已經是很高的了。」

謝青山早已是目瞪口呆,原本想著能賣幾錢銀子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誰知竟然是五十兩?要知道,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賣給人牙子也不過四五兩。

只要不肆意揮霍,五十兩銀子足以讓他們謝家三四年都衣食無憂哩,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眼見謝青山已經驚喜的呆住了,謝萱就使勁兒的拉了拉謝青山的手。

以謝萱這些日子來觀察對比現在和後世的物價,用米價當做參照物,折算一兩白銀的購買力,大約算出明朝中期的一兩銀子相當於後世的800—1000元錢。

一兩金=十兩銀,根據豐年災年的不同,物價也在不停浮動,不過大體上是可以如此換算的。

如果按照一兩銀子等於1000元錢的價格來算,那麼一兩=十錢=一百分=一千文。

可以這麼大約換算:一錢=100元,一分等於10元,一文等於1元。

那麼這五十兩銀子也就是五萬塊錢,一塊七八斤重、足有六七十年份的野生何首烏,在後世遇到好買家,可不止這個價錢哩!

這個價錢她還是滿意的,老者沒有刻意壓低價錢,如果想要壓低價錢直接說何首烏年份不足,隨便給幾個錢就可以把他們打發了,但這老者實話實說,確實是誠信之人。

「可以,可以……不少了……」謝青山被謝萱拉了下醒了過來,連忙回道。

夥計從櫃檯上取了八個五兩的銀錠子,又用戥子湊了十兩的碎銀子,共五十兩交到謝青山手中,就聽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朗笑:「劉一帖,又收到什麼好藥材了,快快拿出來與我看看1

謝萱循聲望去,卻見一個頭戴羽冠,腳踏履雲靴,身著青色道袍的人走來,身旁跟著個唇紅齒白、面若冠玉、年約十歲的小公子。

「傅老兒,又是你,難不成你修鍊了千里眼順風耳不成?我這剛收了一棵有年份的何首烏你就跑過來了1老者不由得苦笑道。

「哈哈,千里眼順風耳倒沒煉成,著實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正好讓我給碰上了!快快將這塊何首烏讓與我1

那道士走近了,湊近櫃檯看了看那塊何首烏,一甩手中拂塵,對劉一帖笑道:「我一會兒就直接拿走了,正好省的你炮製的功夫。」

「拿走就是,拿走就是。」劉一帖嫌棄的擺手道。

「乖孫,拿一百兩錢莊票據來1那道士就笑呵呵對身邊的小少年說。

小少年無奈的嘆了口氣,從腰間荷包中抽出一張錢莊票據遞給藥鋪的夥計。

「傅兄,你這是何意?我怎能多要你錢?」劉一帖不滿。

「劉兄,如果不是你醫術高超,就憑你那以富養貧的法子,倘若被富商權貴知道了,恐怕這百草堂早就開不下去了。正好,我這煉丹遇到些藥理上的問題需向你請教,另外那五十兩就當問診費了吧1

老道面對劉一帖的不滿絲毫不以為意,滿不在乎的說,「走走,去內堂,老道我有幾個問題晝思夜想卻不得而解……」

正當老道和劉一帖要去內堂時,忽聽一個清脆卻鎮靜的聲音道:「劉爺爺,道士爺爺,你們還需要何首烏和別的藥材嗎?」

兩人聽到此話不由得轉身望去,卻是剛才賣何首烏的老漢身邊的小姑娘。

「當然,如果你們還有就送過來吧!年份久的我們出高價收購。」劉一帖絲毫不為眼前是個女童而輕視她,捋著鬍鬚笑呵呵說道。

謝萱翹著嘴角笑了笑,然後問:「炮製好的熟首烏是不是比鮮首烏價錢更高呢?」

「這自然是,只是這炮製的法子都是醫者不外傳的秘法,炮製不好就無法去除首烏中的毒性,你可知道?」劉一帖笑著問。

謝萱笑眯眯的說:「劉爺爺,你貼耳過來。」

劉一帖笑呵呵的蹲下身子將耳朵貼過去,謝萱就輕聲對著他說了幾句話,那劉一帖神情從微笑變作驚訝,好似很驚奇的模樣。

站起身來,劉一帖問道:「小姑娘你是如何得知這炮製首烏的方法的?」

老道和他身邊的小少年也頗驚奇的看著她。

「這是秘方,不可為外人道也1謝萱笑眯眯的搖搖頭,「那我們就說定了,如果炮製好了熟首烏,價錢就再加一成。」

劉一帖答應了。

「小姑娘,如果有五十年以上的何首烏你可否買給老道我?我出的價錢比劉一帖更高哦1老道士挑了挑眉毛,笑著問。

「不行啦,道士爺爺,我們已經和劉爺爺約定了,再反悔就是言而無信了。更何況,剛才你也說劉爺爺以富養貧,我想把藥材買給劉爺爺,這樣他才能把貴重藥材賣給那些富人,然後把得來的錢用來幫助窮人啊1謝萱笑回絕到。

「好!好!好!好一個言而有信、有情有義的小姑娘1老道撫掌大笑。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老道身邊的小少年彎下腰,微笑著問道。

「我叫謝萱。小哥哥你叫什麼?」

謝萱見面前少年膚白唇丹,身形是少年獨有的頎長,年紀約十歲左右,卻已經有些玉樹臨風謙謙君子的模樣了,不由得心生好感。

「我叫傅君之。謝家妹妹,你這麼小就認識藥材啦?真是厲害呢1傅君之摸了摸她細軟發黃的頭髮,溫言問道。

「小娃子不懂事,都是大人教的,大人教的……」謝青山神情就有些微變,把謝萱拉倒身邊,然後匆匆向劉一帖和老道告別,帶著謝萱和兒子走了出去。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