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8、桂花糖
小說:| 作者:| 類別:

8、桂花糖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天早上,睡的迷迷糊糊的謝萱又被謝王氏從床上撈起來,給她用熱水擦了把臉,謝萱就從面脂盒裡用手指頭挖了一塊往臉上抹,見謝王氏臉上還是黑紅皴裂的模樣,就問:「姥姥,你沒抹面脂啊?」

「抹了,抹了一點兒子,那麼金貴的東西,有點不捨得用。」謝王氏就摸了摸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姥姥,你看你,買這面脂就是用的,今後我會掙更多的錢,用完了這個咱們買更好更貴的1說著,謝萱就挖了一大塊一下子塗到謝王氏臉上,「這下你不捨得也沒辦法了吧1

「哎唷,還是我外孫女孝順懂事,哪像那倆皮猴子,整天就知道淘氣1謝王氏笑的合不攏嘴。

因為中午不回來,這日早晨的早飯相對比較豐盛,喝了大米熬的白粥,三個孩子還各吃了個煮雞蛋,謝萱就跟謝青山和大舅小舅出發了,謝志遠和謝志誠兩人看爹和爺爺小叔三人上山帶謝萱居然不帶他們,開始鬧起來,死活要跟上,怎麼勸都不聽,想著他們倆已經知道了何首烏的事情了,乾脆帶上吧,最後只好也帶上了他們倆,一路上謝青山和謝平田謝平安三人再三叮囑兩個孩子千萬不能在外面瞎說,否則以後挨打都是輕的。

等上了山去,他們漫山遍野的找了起來,偶爾見到首烏藤蔓明顯細弱年小的,就乾脆記好位置,準備等幾年長大了再說。

如此找了一上午,只找到了兩棵何首烏,年份都不大,只有大人拳頭大小,不過倒是采了幾種其他的中藥,有三七、夏枯草、連翹,這三味秋季八九月份都可以採收,三七散瘀止血,消腫定痛;夏枯草清熱瀉火,明目消腫;連翹清熱解毒,都屬於比較常用的藥材,但是價格相對何首烏來說也比較便宜。

每當採摘一種藥材,謝萱就教謝青山三人三種藥材的形狀及採收時間,謝志遠和謝志誠也在旁邊懵懵懂懂的聽著。謝青山父子三人聽得都比較認真,他們知道這些東西都是醫家不外傳的知識,一個人想要學醫,則必須先學會識字,還要有大夫肯收為學徒,而收為學徒后大夫還不一定真心教你,只讓你在身邊打雜多年,在打雜的幾年裡,你自己得有眼色,學的會就算,學不會只能怪你愚鈍。

而現在有個免費學習的機會,學會了不但可以享用一輩子,還可以傳給後代,這就算又多了一樣養家糊口的能力,他們怎能不認真記下來呢?

如此,就過了半晌時候。

正在挖一棵何首烏的時候,就見前方一叢灌木嘩啦啦的響,還隱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朝這邊走來,正在挖何首烏的謝平田和謝平安頓時停下了動作,謝青山連忙低聲呵斥:「傻愣著幹啥,有人來了,還不快點掩住1說著,就將一背簍的榛子和板栗倒進裝著何首烏和草藥的背簍,用手扒拉幾下,蓋住了下面的藥草。

呆住的謝平田和謝平安兩人就連忙將何首烏的枝葉秧子蓋在坑上,但是那一片片被翻出來的濕潤土壤和周圍的腐葉枯草還是有很大的區別,謝青山就將兩個背簍擱在土上。

剛一弄好,就聽灌木叢間的小路嘩啦一聲響,五六個人從小路上走過來,各個穿著打著補丁的棉布衣裳,頭上戴著防止荊棘樹枝勾連的頭巾,大人身後也帶著三個跟謝志遠年紀差不多的孩子。謝萱看去,見同是崗上村的村民。

「謝老哥,你們怎麼在這兒啊?這兒也沒啥山貨。」當頭一個跟謝青山差不多年紀大的男人有些詫異的看著謝青山,村裡都稱他周老麥,在村裡跟謝家就隔著三家,兩家關係還算和睦。

「這不走到這裡累了,歇歇再走1謝青山就笑著說,「周老弟,你們今天收成咋樣?」

「唉,跟往年不差啥?」周老麥看到謝青山一家在這兒,正好也累了,就停步隨地坐下了,他身後跟著的人就也坐下歇了起來。謝平安畢竟年輕,看這些人都坐下了,心裡有些著急,臉上就露出幾分來,被謝青山瞪了兩眼。

周老麥身邊一個尖腦殼的男人就笑著搭話:「謝叔,聽說你昨兒去縣城趕集了,還賣回來一大背簍東西,是不是今年山貨價格挺高?」

畢竟在一個村裡,進進出出都有人看見,早上發生啥事,不到晚飯就傳遍全村了。

謝萱看了他一眼,這人叫吳慶喜,是村裡的有名的鐵公雞,平常小氣摳門也就罷了,還愛貪個小便宜。不知道今天怎麼跟周老麥一塊兒采山貨了。

「價格跟去年差不多,今年雨水好點兒,大概能多采點山貨多賣個價錢。」謝青山不動聲色的說。

謝萱看周老麥的孫女周小巧跟在後面,就走過去跟周小巧搭話道:「小巧姐,你今兒也上山啦?」

周小巧頭髮用紅頭繩在頭兩側栓著雙丫髻,穿著農戶家常穿的兩截衣裳,上著靛籬花交領的棉布短衫,下罩一件寬大的罩褲,身上的補丁打的極細緻,針腳細密,她比謝萱大三歲,今年九歲了,看到謝萱主動跟她說話,有些詫異,謝萱因為身世的原因,性子向來內向,這還是第一次主動跟她說話,「是啊,萱萱,你怎麼也來了?你姥爺不是一向不讓你上山的么?」

山上林深樹密,野獸也多,謝萱年紀又小,以前謝青山從不讓謝萱上山。

「我磨的我姥爺沒辦法了,就把我帶上了。」謝萱說,她頓了頓,從夾襖口袋裡摸出兩塊包著油紙的麥芽糖,給周小巧一顆,自己吃了一顆,笑著說:「給,我姥爺昨兒在縣城給我買的麥芽糖,桂花味兒的,你嘗嘗。」

周小巧接過麥芽糖,臉上露出羨慕的神情,「你姥爺對你真好1說著,小心翼翼的揭了牛皮紙,周小巧的弟弟周小柱原本膩在母親身邊,看到糖立刻跑了過來,眼巴巴的看著周小巧。

周小巧看了看弟弟,就有些不捨得的對周小柱說,「咱倆分分,你先咬一口1就把手裡的糖遞到弟弟嘴前。

謝萱原本想給周小柱再掏一塊兒,就見周小柱一口把糖吞了,還差點咬到周小巧的手指,然後笑嘻嘻的跑到了母親身邊。周小巧看了看她娘,她娘明明看見了這一幕,臉上卻是不以為意的模樣。周小巧臉色黯淡下來,強笑著對謝萱說:「謝謝你萱萱,我知道這糖肯定是很好吃的。」

像他們這樣村裡的孩子,一年四季也只有逢年過節和走親戚的時候才能吃上糖果,誰家也不會沒事兒家裡備著糖果零食供孩子吃的,在大人看來,這是十分奢靡浪費的行為。周小巧的奶奶和娘又一向有些重男輕女,兩個孩子爭吃的,必是喊姐姐讓著弟弟的。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