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17、新衫裙
小說:| 作者:| 類別:

17、新衫裙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廚房忙活的三人就趕緊迎了出去,只見謝惠娘穿著褪了色半舊的蟹殼青粗布比甲,下著打了補丁的靛藍粗布裙,雖然粗陋,但是裙擺上巧手著一圈纏枝花草紋,給這個才二十七歲的婦人增添了些顏色。她懷裡抱著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襁褓,後面跟著兩個女孩子進了門。

謝王氏伸頭往門外看了看,問:「姑爺呢?」

謝惠娘臉上就露出難堪的神色來,低聲說道:「婆婆說家裡有活計,不讓他來,只得我帶著孩子們過來了。」

謝秋娘快人快語,恨恨的罵道:「這個老虔婆一點禮數都不懂,十里八村也沒見過這樣的惡婆婆……」

正咒罵著,就見堂屋裡謝青山他們迎了出來,聽謝秋娘的一番咒罵,就知道了事情經過。

謝青山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謝王氏忙攔住了謝秋娘,轉頭安慰謝惠娘道:「我才不稀罕他們李家的姑爺來不來,只要我的好閨女回來,我的乖外孫女兒外孫子回來,我就心滿意足了。」又去接過謝慧娘懷中的襁褓,瞧了瞧襁褓中熟睡的孩子,臉上露出憐愛的神色:「這孩子怎麼這麼瘦?是不是奶不夠吃?」

謝惠娘就黯然的點了點頭。

林氏說道:「來來來,趕緊進屋說話,外面這麼冷,站在這兒幹什麼?」

謝王氏就抱著孩子帶著謝惠娘進了東耳房,謝秋娘和謝萱跟了進去。一群孩子原本想要跟著進去,林氏以為他們娘三個要體己話,就將孩子哄勸進了廚房。

謝王氏將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用被子蓋的嚴嚴實實,語重心長的問道:「惠娘,你跟娘說實話,自打你生了盛林兒后,你婆婆對好點兒沒有?」

謝惠娘臉色黯淡道:「我自從生了盛林兒,婆婆倒是不罵我絕戶了,可是日常里依舊不待見我,月子里每日只吃些高粱稀粥,糜子饃饃,這奶水有些不足,盛林兒才長得這般瘦弱。要不是上次爹娘拿過來的一籃子雞蛋我藏起來不給他們拿走,恐怕盛林兒連奶水也吃不上……」

「姐姐,你就是性兒太好了,跟麵糰兒似得任她揉捏,她不讓你吃你就不能自去廚房裡尋摸?做飯時就不能自己先吃些?」謝秋娘恨鐵不成鋼。

「家裡的糧米油鹽都在公公婆婆屋裡,我與兩個妯娌輪流做飯,每日里做飯時婆婆才量些出來,每個人的糧食都是有數的,倘少了,就在院中喝罵,我如何受得住這個?」謝惠娘因說道。

「這個惡婆子怎地如此狠毒?沒有生孫兒之前她那般了,這生了孫兒,連個油水也不給吃,如何有奶?這盛林兒就不是她親孫子不成?她就是老太太吃柿子——專揀軟的捏,你也不要只為當賢惠媳婦兒,該吵就要和她吵,有我和你爹在,怕啥?1謝王氏聽說,忍不住又氣又恨,又心疼閨女:

「當初你嫁到李家之前,只聽說他們李家老三是個老實人,想著你性子和順,找個老實的兩個人和和美美不爭不吵的過日子,哪怕婆婆嚴厲些,敬著她也就是了。誰知女婿竟然不只是老實,竟是個窩囊的,恁婆婆更是個豆腐里找骨頭——沒事找事的……」

謝惠娘強笑著說:「娘,說這些做什麼?」

「我後悔呀1謝王氏忍不住抹淚,「後來,我就吃了教訓,給你妹妹秋娘找了戶沒有婆婆的人家,誰知嫁過去沒多久公公就生了病,生生的拖了這麼些年,年初才咽了氣,家也被拖垮了。我倆閨女怎麼就這麼命苦礙…」

謝秋娘一時也沒了言語,只是嘆氣。

娘兒三個悲從中來,忍不住低頭暗泣,謝秋娘身邊的周芹和謝惠娘身邊的兩個女孩子看大人哭,也忍不住哭起來。

謝萱就有些頭疼,按理說自己應該隨著他們哭,可是自己哭不出來啊!要是不哭吧,別人都在哭,就你呆立在那兒沒個動靜也不像話。

「姥姥,娘,小姨,你們別哭了,小弟弟快要被吵醒了!再說,我姥爺他們在外間聽見還以為發生啥事兒呢?」謝萱就勸道,「姥姥,我小姨家的問題好解決,咱幫扶著,不懶惰慢慢的也就過來了。」謝萱就給謝王氏使了個眼色。

謝王氏心中明白,就擦了眼淚,不再哭泣,發愁道:「可你娘這裡有什麼法子?」

「就不能分家另過么?」謝萱就問道。

謝惠娘就摸了摸謝萱細黃的頭髮,柔聲道:「傻孩子,如果父母不同意,兒女們哪兒能主動提出分家,要是去告,被官家知道了是要治不孝之罪的。」

謝萱這才意識到,這是封建愚昧、忠孝大過天的古代,而不是民風自由的二十一世紀,她熟知的那套解決事情的方法在這裡行不通的。

想到此,謝萱就有些喪氣,這封建古代對人性的轄制就如同千般束縛、萬重枷鎖在身,如果現代那些女孩子真的了解穿越的意義,恐怕就不會嚮往穿越了吧。

「娘,妹妹身上的衣裳真好看1忽聽得謝惠娘身邊的一個小姑娘說道。

謝萱看去,只見謝惠娘身邊兩個女孩子,一個個頭比謝萱高些,一個和謝萱差不多,兩人相貌和謝萱有幾分相似,都是細眉薄唇,兩人都瘦弱無比、頭髮焦黃,穿著破舊單保兩個女孩子看看這兒,看看那兒,看看謝王氏,又看看謝萱,最後眼光停留在謝萱的新襦裙上。

這應該就是謝萱的兩個姐姐李英和李蓮了,一個九歲,一個七歲。剛剛出聲的就是李蓮。

「娘,這是你給萱萱做的衣裳?」謝惠娘進門就看到了謝萱的新衣服,只不過沒來得及問,這時候才有時間問。

「是啊,萱萱往年的衣服都小了、破舊了,前幾日給全家做衣裳就扯了幾塊布料做了身新衣裙,我還專門跑到縣城成衣鋪子里看了人家的成衣樣子做的,說這八幅的裙子是新近時興的。」謝王氏就拉著謝萱,「萱萱,你轉個圈,讓你娘看看。」

「娘,穿的不冷就行了,何必花那麼多錢給她做新衣裳,你看這樣式得費多少布料啊?」謝惠娘就對謝王氏說,這是一番體貼娘家不要破費的心思。

「我這外孫女從小沒父母爺奶疼愛,倘我再不疼愛幾分,那也太可憐了1謝王氏就握著謝萱的手憐愛的說。

謝惠娘想起謝萱小時候那一番差點連命都丟掉的遭遇,再想想自己從未盡到母親的責任,就嘆了口氣,看謝萱衣裙上素凈沒有紋飾,就說:「娘也沒甚好東西與你,就針黹功夫還行,給你袖口裙擺些纏枝花草吧1

謝王氏也笑道:「那就正好,剛裁起的衣服,還沒來得及繡花,人家成衣鋪子衣裙上的繡花才真是好看,可惜圖案太複雜了,咱也不會,我還沒想好啥花呢1

說著,就讓謝萱回屋去換衣服,把那件蔥白色短襖也拿過來,讓謝惠娘給她繡花邊。

「娘,我也想穿新衣裙……」忽然,李蓮說道,眼睛死死的盯著謝萱的裙子。

謝惠娘皺了皺眉頭,低聲安撫道:「蓮兒乖,等過年了娘就給你做……」

「娘騙人!去年娘也是這麼說的,但過年的時候還是穿的舊衣裙1李蓮立刻打斷道,滿臉的不相信,「我想要跟妹妹身上一樣的新衣裙1

謝王氏就連忙說道:「放心,過段兒時間姥姥每人給你們做一身,芹兒,英兒,蓮兒,都有!鴻兒和盛林兒也做1

旁邊的周芹、李英、李蓮臉上都顯出驚喜的神色。

謝惠娘就勸道:「娘,咱家又不是啥富貴人家,蓮兒這孩子小,不懂事,向來是個沒夠的,你不要聽她胡咧咧1

李蓮聽了,頓時一臉不高興,臉拉的老長。

「你別管1謝王氏笑著說:「我願意給我外孫和外孫女兒做衣裳1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