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19、偷手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19、偷手藝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看李蓮負氣跑出去了,李英臉上就有些不好意思。

「萱萱,來之前咱們被奶奶罵了一頓,你二姐心裡憋了氣,這才心情不好,你不要怪她……」李英臉上就有些微紅,溫聲解釋。

在家裡受了氣,來這裡發泄到我身上嗎?小小年紀就欺軟怕硬!謝萱在心裡吐槽,就沒答話。

發生了這一遭事,三人就在屋裡待不住了,一同去謝王氏的東耳房。

還未進門,就聽到李蓮連聲嬌聲嬌氣道:「姥姥,我也要住在姥姥家,奶奶整日打罵我們,讓我們干那麼多活兒還不讓我們吃飽,我不想回去……」

「蓮兒,你說什麼呢?姥姥家替咱們養著妹妹已經夠不好意思的了,你還……」謝惠娘怪責道。

「惠娘,這有啥不好意思的?萱萱身上沒留著咱們謝家的血?養她不是應該的么。」謝王氏又溫聲道:「蓮兒想在姥姥家住多久就住多久?要我說,今天乾脆你們娘幾個都別走了,好好住上些日子,省的你那婆婆整日介沒事找事。」

謝萱她們三個進了門,就見李蓮膩在謝王氏懷中,聽了謝王氏的話,臉上神色滿是期待。

「娘,要真這麼做,回去后我婆婆又要指桑罵槐,鬧騰個十天半個月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算了吧1謝惠娘拒絕道。

李蓮聽謝惠娘如此說,頓時泄了氣,滿臉的不高興。

看見謝萱進來,李蓮眼前一亮,忽然就急急的說:「娘,你走的時候把萱萱帶回去吧!來的時候四個人,走的時候還是四個人,把我和萱萱倆人換換不就得了1說罷,洋洋得意,滿是為自己的聰明而自得。

眾人聽了無不目瞪口呆。

「你怎麼能這麼說?」謝惠娘的臉拉了下來,看著李蓮,「你可知你奶奶有多討厭萱萱么?她要是看見萱萱回去,萱萱還有命在?你這孩子怎麼滿口胡話,心裡沒個思量。」

「可我不想回去,我想留在姥姥家!萱萱在這裡穿新衣裙,抹香香的面脂,還整日介吃點心果子,我才不要回去挨打受罵1她就抱住謝王氏的胳膊,扭股糖似得撒嬌道:「姥姥,我也想像萱萱一樣留在姥姥身邊……」

謝惠娘的臉色就嚴肅起來,「你不想回去挨打受罵,卻叫我與你姐姐妹妹回去挨打受罵?往日只當你掐尖要強,卻不知你這孩子怎地如此心狠?」

謝王氏與謝秋娘忙勸:「小孩子哪裡知道個好歹,只知道好吃的好玩的罷了,她哪裡想得許多……」

李蓮猶有些不服氣,但看謝惠娘生了氣,也不敢撒嬌耍賴,只得委屈的躲在謝王氏後頭骨朵著嘴巴不說話。

如此鬧了半晌,就見太陽漸漸的西斜了,謝惠娘快手快腳的給謝萱好了纏枝花草紋的花邊,與謝秋娘戀戀不捨的回去了,因著謝惠娘娘兒四個三個都是孩子,謝青山生怕不安全,遣了謝平安送她們回去,直送到崗下村村頭才回來。

晚間,一家人飯罷在院中圍坐,觀月吃月餅。

謝王氏想起白天的事,就感嘆道兩個女兒嫁的不好,謝秋娘也還罷了,雖然窮些,終究是沒受婆婆的氣,公公雖然病的拖垮了家境,但現在也去了,以後只要勤奮肯干,日子總會好起來的。

「就是惠娘,每每想起來,我這心裡就難受!我好好的閨女,在家裡雖說不上千愛萬寵的,但也沒受過一句苛責,沒聽過一句詈罵,到了他李家反倒天天被打罵斥責,連飯都沒吃飽過,女婿老實是老實,但也太窩囊廢了,在他娘跟前兒跟個木頭也似,屁也不敢放一個,也不敢為妻兒出頭……」謝王氏越說越難受,忍不住抹起淚來。

謝青山連聲嘆氣,手裡的月餅吃不下去,放下了。

「要我說,跟他們李家和離才好!他們李家一家沒一個好東西,也太欺辱人了1謝平安提起李家便心中冒火,謝惠娘性格溫柔和順,從小把他和秋娘姐弟倆帶大,最是親厚。

「哪裡有說的那樣簡單,如果能和離,早就離了,何必等到如今。當初你姐捨不得李英李蓮兩個孩子,現在還添了尚在襁褓中的盛林兒,那更捨不得了1謝青山氣悶,將杯中濁酒飲盡了,放下了瓷盅。

悶了半晌,大家也沒什麼心情閑談吃喝,早早回去睡了。

第二天,林氏和謝平田帶著謝志遠謝志誠回北上庄娘家串親戚去了,謝青山帶著謝平安繼續去後山上砍竹子、漚糞,準備過幾日就搭棚子種韭黃、蒜黃、豆苗等冬季蔬菜,謝王氏就和謝萱在家晾曬炮製好的何首烏,幹些餵豬餵雞的雜活。

等下午林氏和謝平田四口人回了家,臉上都有憤憤的神色,特別是謝平田,一向穩重,臉上居然很是憤然不已,就連謝志成與謝志遠兩人都噤若寒蟬,不敢說話。

謝王氏和謝青山就趕忙問,到底發生了何事。

謝平田悶悶的說不出話來,林氏就趕緊解釋道:「吳慶喜他婆娘娘家不是與我娘家同是北上庄嗎?只不過我嫌她嘴碎愛嚼舌根,平日里與她交往。早上我們回了娘家以後,發現吳慶喜他們家也回去串親戚,吳慶喜不知因何發了財,在北上庄大肆宣揚,顯擺的很。有鄉親偷偷的打聽他因何發了財,他倆卻神神秘秘的,只是不肯開口。後來有人拿糖哄他兒子吳飛虎,卻漏了口風,他那兒子說是上山挖寶貝發了財。前些日子咱們挖何首烏,不是被人跟蹤了嗎?我和平田疑心就是吳慶喜乾的,這一回就沒錯了。」

謝平田坐在那兒生悶氣,悶悶說道:「這吳慶喜偷學了咱家手藝,那日果然是來打探消息的,都怪我,沒有早點發現……」

謝平安聽說,拿起門邊的鋤頭,就要去吳慶喜家,被謝青山攔了下來,喝道:「你這是幹什麼?咱們親手抓住他偷學咱們挖何首烏了?你有啥理由去打人家去?」

謝平安憤怒說:「難道就這麼算了?我不服氣1

謝青山說:「不服氣也得憋著,平白無故上門打人家一頓,人家難道不會報官?你想吃官司下獄嗎?」

謝萱趕忙勸道:「算了算了,咱們不是早就猜測到了這個事兒嗎?現在真的發生了,也沒啥好說的。山上那麼多何首烏又不是咱們種的,難道只准咱們家挖,不準別人家挖嗎?這便罷了。也就是咱這一段時間趁機上山多挖一挖,能挖到的就當撿了錢,挖不到的也就算了,等冬天大雪封了山,咱們就好好的種菜賣菜,掙個長久的錢。」

大家雖然心中無奈,但幾輩子都是升斗小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得罷了,但心中都憋著一股勁兒。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