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21、冬季菜
小說:| 作者:| 類別:

21、冬季菜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回到家后,謝青山向家人說明了情況,謝家人聽了果然是吳慶喜在後面跟蹤他們,偷學了手藝,挖了何首烏,心面都很氣憤。

又聽說賣了炮製的何首烏,和炮製好的其他藥材,總共賣了四十五兩銀子,並且從劉一帖處介紹了牙儈韓正業,以後買田置地,也不用再受其他人的欺瞞,心中也有些歡喜。又悲又喜之下,大家就決定以後去太行山上挖藥材,要小心一點。

謝青山並沒有說那個炮製何首烏的方子,劉一帖要給一百兩銀子,卻被謝萱白白的送出去了。這是怕人心隔肚皮,有些人心裡想不明白,反倒怪罪她窮大方。他自覺外孫女心善,雖白送了劉一帖一個炮製方子,但是得到了劉一帖介紹的牙儈,解了眼前之憂,簡直是意外之喜,卻沒有想到謝萱是故意如此。

第二日,謝家男丁繼續上山挖藥材,因之前謝萱說了何首烏的生長環境,喜濕喜陽、耐寒不耐澇,通常長在山谷灌叢、山坡林下、溝邊石隙。謝青山父子三個就依著謝萱說的地方找,果然比他們自己漫山遍野的瞎摸索,找到的多。

在回到村裡以後,卻看到村東大槐樹下磨盤旁邊圍了一堆人,正在笑呵呵的說話。

那大槐樹磨盤邊兒,是大家磨麥磨米的所在,大磨盤是是村裡公用的,時常有人排隊磨面磨米,通常都很熱鬧,大家沒甚事體時,都來此處談天說地。

走近了,看到圍在人群中間大聲聒噪的卻是吳慶喜。

只見吳慶喜被村人鄰居圍在中央,頭帶新裁巾幘,脫去了原本的補丁衣裳,換上了嶄新的青布直裰,腳蹬烏底陳橋鞋,臉上神色驕傲自豪,如同一隻炫耀羽毛的公雞。

只聽他得意洋洋誇耀:「我家祖上原本是個富戶,這兩年才敗落下來,到了我這一輩兒,卻是窮成這般破落戶。這不前幾日我在家裡面挖地窖,存那過蘿蔔,好傢夥!一不小心就挖到一個硬硬的東西,把我的鐵杴都給磕了一塊下來。我心裡尋思,還當是石頭呢,我就使勁兒挖下去,結果最後你猜怎麼著?」

說罷,他環顧四周,吊眾人的胃口。

村人鄰居們也都很捧場,就趕緊說道:「鐵公雞,不要吊人胃口,怎麼著?你倒是趕緊往下講呀1

吳進喜臉上就露出滿意的神色,大聲說道:「我就挖出來一個木匣子,裡面裝著明燦燦的幾十兩銀子1

看著眾人,羨慕的神色,他臉上卻又佯裝懊惱:「如果不是祖上把銀子和家產都給敗光了,我們家現如今不就跟張大戶家一樣,整日介啥也不幹,自有佃戶將那錢糧奉上,大魚大肉一日三餐的吃,還能呼奴使婢,娶上幾房小妾,那日子……」

大家「哄——」的笑了起來,也都笑著捧著他:「那你就是吳大戶了,我們說不得還得稱你吳大官人呢1

吳慶喜聽了這些追捧,臉上笑得更開懷了,一時得意無比。

也有那等知根知底的村人就笑他,「鐵公雞啊,我記得你們吳家往上數三輩兒,都是泥腿子,何時變成財主了?」

吳慶喜被落了面子,就滿臉不高興的與他理論。

忽地覷見了人群之外的謝家父子三人,臉上表情登時間凝固,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謝青山就在人群外大聲說道:「我前幾日聽得了一個新聞,說是河南府某武館外有些個潑皮,偷學人家武功招式,被館主抓住了,直接給砍了雙手,那潑皮告到縣官那裡,卻被縣官說砍的好!對於這偷學手藝的人潑皮無賴,我看不只得砍了他的雙手,連雙腳也要砍去才解恨1

眾人聽見謝青山的話都扭過頭來打招呼,紛紛打聽哪裡的消息,謝青山口中就胡編亂造,眼睛卻斜睨著那吳慶喜。

周圍人七嘴八舌道,偷學人家吃飯的手藝確實應該如此,那是報應。

吳慶喜臉上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不知說什麼好,最後隨便找了個借口灰溜溜的走開了。

謝家父子三人卻也不管他,每日早出晚歸,只管上山尋找藥材。附近的山頭都轉遍了,便往深處尋找,還是在謝王氏和林氏千叮嚀萬囑咐下,三人才不往深山去。主要是深山裡野獸遍布,萬一遇見什麼大蟲熊瞎子,出了什麼事那就得不償失了。

過了幾日,忽的聽村人說,吳慶喜婆娘娘家鄭家也發了財,原是在藥鋪賣何首烏時被人撞見,走漏了風聲。此事又有後續,說吳慶喜婆娘回娘家,告訴了鄭家太行山上有何首烏能賣錢,還拿了那何首烏的藤蔓去給鄭家認識。吳慶喜那幾十兩銀子,也不是什麼挖地窖挖出來的,而是挖何首烏賣的錢。就這麼一傳二,二傳三,人們都知曉了山上有何首烏,並且能賣大價錢的事情。村人都眼熱不已,紛紛上山尋摸,一時間太行山上人跡遍布,到處都是尋找何首烏的人。

這日,謝青山父子三人回來,面色都有些不愉。謝王氏就問他們何故,原來山上到處都是挖首烏的人,單單一上午就撞見了三四撥。

謝萱就說:「既然如此,那咱們也不要上山去尋了,人多粥少,何首烏又不是大白菜,遍地都是,咱們就不去跟他們搶了,咱們就在家好好搭棚子準備種冬季菜1

謝家其他人就應了。

因著附近山上人跡遍布,這日沒有什麼大的收穫,也就采了些連翹、黃連,謝青山就將背簍猛地一倒,除了榛子板栗等山貨,還有一些蘑菇,其中有一個蘑菇足有謝萱的臉大,馬蹄形,菌肉近白色至淡黃褐色,上面還有一層細細的粉末。

謝萱眼睛一亮,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連忙去撿了起來,握在手中仔細的看了看,神情由驚詫轉為欣喜,笑著問謝青山道:「這個是從哪兒採的?」

許青山看了看他手裡的蘑菇,笑回道:「那是在山澗底下草叢裡發現的,長得還硬邦邦的,不知道能吃不能,我看長的挺大,拿回來給你們玩兒1

謝萱一聽,心中暗道,還拿回來玩兒,就這麼鏟下來了,可惜呀!趕忙回屋,拿了牙刷子同一個小碗兒,把這個大蘑菇上的細細的粉末都給輕輕地掃了下來。

她又立刻讓謝青山帶著她去山中摘到大蘑菇的地方去,尋找還有沒有這種大蘑菇。

謝青山就問他:「你找這個幹嗎?山中那麼多蘑菇,你要是真喜歡吃,下回就專門給你采些回來1

謝萱神秘一笑,在謝青山耳邊悄悄的說:「姥爺,這是靈芝啊1

謝青山臉色猶有些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拿著那朵蘑菇上上下下仔仔細細觀看了一番,小聲問謝宣道:「萱萱,你看錯了吧?這怎麼是靈芝?跟那畫上的不一樣啊1

不像是何首烏,只有醫家知道模樣,靈芝從古至今一直被譽為仙草、瑞草,各種器物、書畫上都有靈芝的形狀,庶民小人也知道靈芝長什麼模樣。經常有傳說樵夫砍柴,採到千年靈芝服用之後成仙的神話傳說,靈芝那褐紅泛著漆光一樣光澤、形狀如雲朵一般的形象也深入人心。

而現在手中的這朵大蘑菇,履菌蓋,黃褐色粗糙的表皮,上面甚至還長了苔蘚!像狗尿苔多過像靈芝,這可實在跟人們意識中的仙草相差甚遠。

謝萱知道謝青山在想什麼,這種靈芝學名叫松針層孔菌,古代也叫黃芝,是一種真菌,生長在紅松、落葉松、雲杉等樹下厚厚的松針里,是針葉林的癌症,松樹染上這種真菌只有死路一條,但是對於人類卻是抑制腫瘤、治療癌症的一劑良藥。

而人們印象中那種菌蓋類似祥雲一樣,或是紫色、或是紅色的靈芝是靈芝中的紫芝和赤芝,最為人們所熟知,也是後世大規模種植的品種。而這種黃芝則比較少見,一般人也不認得,但是經過研究發現,這種黃芝的藥用價值才是最強大的,在謝萱來這裡之前,農學家們對這種黃芝的規模化種植已經研究出門道了,但是因為需要條件很苛刻,還沒有普遍宣傳開。

謝萱說:「姥爺,我還能騙你呀!你趕緊帶我回去看看,看看那附近還有沒有了?」

謝青山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喊上謝平田,就帶著謝萱準備上山。

謝萱想了想,回房間找了幾張包點心的油紙,跟上謝青山的腳步,趕忙往山裡去了。

到了那山澗中松樹下草叢裡,尋找了半天,果然又發現了三支黃褐色表皮粗糙的黃芝。

原來黃芝噴射孢子隨風飛舞,適合黃芝生長的環境,那自然也適合其他的孢子生長,所以在此處發現黃芝的話,又有很大的可能也在附近的地方發現其他黃芝。

眼看有兩支黃芝已經開始噴孢子了,謝萱就趕緊將那油紙,包裹成一個袋子狀,罩住了那兩支黃芝。另外那一隻黃芝年份還比較小,顏色還只是淡黃色。

謝萱苦惱良久,不知道是留在這兒生長,還是帶回去。留在這兒生長吧,怕有認識的人看見了,直接給采走,得不償失,如果採回家去年份不足,又覺得可惜。

思索良久,謝萱就讓謝青山把那支小的靈芝帶土給挖起來,剩餘那兩支用油紙罩起來的靈芝,用灌木枯葉給蓋的嚴嚴實實的掩蓋住了。

謝平田邊掩蓋邊問謝萱道:「咱們發現的靈芝還不趕快摘回家去,幹嘛在這裡遮遮掩掩的?這山上尋何首烏的人如此多,如被他們摘了去,咱們不是虧大發了?」

謝萱呵呵一笑,神秘道:「大舅,忍得一時饞,以後便叫你幾世不受窮。我這是給靈芝留種子呢1

謝青山父子簡直要驚喜的跳起來了,顫聲說道:「萱萱,你說的是真的,這靈芝還有種子,還能像糧食一樣種出來不成?」

謝萱卻道:「咱們也不要高興得太早,我也只是有個想法,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呢?而且這事兒需要的時間太長,幾年間也不一定能看到效果,咱們目前安排的事體該幹啥就先幹啥去,這個就慢慢弄吧1

兩人頭腦冷卻下來,就說道:「靈芝哪兒是能輕易種得的,別說幾年,就是幾十年上百年,能種出來,也算一件盛事。到時候你只管吩咐,咱們自去忙活就是1

一步三回頭的下了山,如此隔三差五就來看一看,有了前車之鑒,怕又被人跟蹤,每次來都小心觀察後面是否有人。

冬季種菜的事宜也緊鑼密鼓的開始了。

草棚子搭在哪兒?是個問題。

搭的遠了吧?怕人偷,搭的近了吧,又沒有那麼大的地方。最後決定在離家最近的一畝良田上,深翻土細耕作,這畝良田旁邊就是水塘,澆水也方便。

韭黃、蒜黃、還有豆苗,這些自家是不夠的,就在崗上村跟村民買一些湊夠了。

全家的豬糞、雞糞、人糞,摻合了柴禾垃圾,漚好了二千斤左右的農家肥,填進地里還不怎麼夠,只弄了半畝地。最後還是花了幾百文錢買了鄰居村人漚好的糞,才達到了一畝地施上一萬斤農家肥的標準。

因為謝家動靜太大,又是整地,又是買糞,又是搭棚子的。村人都知道了謝家要在冬天種菜,都不由得嘲笑起來,說他們異想天開,想錢想瘋了。想錢的話,就上山挖何首烏去,要知道,這幾天還真有人挖到了何首烏,賣得了幾十兩銀子。

這謝家居然開始在冬天種起菜來了,誰家聽說冬天還能種菜的?冰天雪地的,人都要凍死了,何況菜呢!就連謝家旁支的長輩、里長也來謝家打聽這件事兒,謝青山就推說試試,要是不行的話,明年還種田。旁支老人長輩都斥責他,平時很謹慎的一個人怎麼這回如此不穩重?里長也得到了謝青山承諾明年不會耽誤田地交稅的事兒,也就撒手不管了。

謝家人乾的熱火朝天,村民卻都冷眼看著,準備看謝家的笑話,看他們賠個底朝天。

一日正當謝家正忙活時,就見韓正業韓牙儈趕著馬車,來謝家尋謝青山。

「謝老哥,大喜事啊1韓正業遠遠看見謝青山就忍不住喜上眉梢,圓圓團團的一張臉上露出欣喜:「上次謝老哥托我留意誰家典賣田地的事兒,這回有眉目了1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