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22、錢不夠
小說:| 作者:| 類別:

22、錢不夠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也是合該落在謝老哥這裡,您才托我打聽買賣田地的事,隔了幾天李招宣就要賣田,豈不是上天有意如此?」韓正業笑呵呵的說。

原來,臨漳縣宣撫使李招宣期任滿了,使人活動了個京城的差事,舉家遷往京城去。京城居,大不易,就將在臨漳縣城的幾個莊子要典賣出去,託付韓正業等幾個牙儈辦理此事。

其中有個莊子,帶著三十五畝良田,四十畝劣田,三間瓦房帶院子,是一戶庄頭在管,正正好就在崗上村附近。難能可貴的是這些田地都是連成一片的,附近也有河塘,灌溉也極是方便。李招宣管家明說了要賣五百兩銀子,一分不得少。

這價錢也算合理,田產市價是十兩銀子一畝良田,三兩銀子一畝劣田,總共下來是四百七十兩。再加上三間帶院子的瓦房,這七十五畝地還連片,附近也方便灌溉,賣上五百兩銀子不算貴。如果賣的不急,慢慢尋摸買家的話,足以買的上五百五十兩。

韓正業聽說就趕忙趕來謝家通知謝青山,問他能否湊夠銀子將這大好的莊子給買了。時間趕得緊,如果他不出手,有的是看上這一大片田地的富貴人家。

謝青山一時又喜又憂,所有賣的何首烏和其他藥材,總共才賣得了二百四十五兩銀,又買其他花用了五六兩,家裡滿打滿算,也只有二百四十兩銀子。還差整整二百六十兩,去哪兒弄這二百六十銀子?原本還覺得二百四十五兩銀已經是巨款了,仔細些即便這輩子也是花用不完的,誰知真正到用的時候才知這錢卻是算不得多。

謝青山問了韓正業,那莊子李招宣府上拆開賣不賣,韓正業說道:「謝老哥,李招宣府上那是官身,說一不二的,怎地會拆開賣?」

正當謝青山無奈想要推卻之時,謝萱朝謝青山使了個眼色,小聲說道:「姥爺你忘了?咱們前幾天才採的大蘑菇,這不正好該用得上了?」

謝青山就小聲問謝萱:「咱去把它賣了?」

謝萱就說:「眼下這麼好的機會,如果不買下這片兒地來,以後誰家賣這麼大的田地?前幾日傅家不是說,如果找到了上了年份的藥材,可以賣給他們家嗎?這回咱們就直接找他們去1

於是謝青山就對韓正業說:「韓老弟,咱家現在沒有現錢,我得去籌些銀子來,等到明天,不管能不能籌到銀子,明天一準給你回復1

韓正業就再三叮囑他儘快,無奈也就回去了。

於是謝青山就和謝平田帶著謝萱先上山將那兩隻大的黃芝也采了回來,謝萱將油紙中黃芝噴射出來的孢子仔細收了,三人一起下山來。

回來后,不敢耽擱時間,爺孫二人就換了謝王氏新做的出門衣裳,拿竹籃兜了那三大一小四支黃芝,準備去往清虛觀後山的傅家別墅。

清虛觀就在離臨漳縣不遠的城邊兒上,背靠太行山,而傅家的山間別墅就坐落在清虛觀後山上。

因為時間趕得緊,謝平田在村中周老麥家借了一輛騾車,急急趕到了清虛觀。向觀前守門的小道童打聽了一下傅家別墅的方向,留謝平田在山下看著騾車,爺孫倆便攀山越嶺朝山上爬去。

一路上高山秀麗,林麓幽深,丹崖怪石、削壁奇峰,林間偶見壽鹿仙狐,樹上隱然靈禽玄鶴。幽鳥啼聲隨人近,源泉響溜耳際清。

遠遠地便望見山頭雲霧繚繞,一座雕樑畫棟的建築隱藏其間,恍若仙人居所。

謝萱不由得在心內感嘆,不論是古代還是二十一世紀,還是那等有錢有勢的才能獨佔風光。

人們常說,大自然不會吝嗇自己的秀麗風光,不論是貴族貧民都能看得到無限景色,但是現實是,有錢有勢的才能日日觀賞那或高遠或壯闊的美景,而他們這些庶民百姓卻只能帶著艷羨的目光瞻仰他們投下的一兩幅剪影。

這山高林深的,雖有一路山川美景、奇花瑞草可以欣賞,但謝萱仍然累的滿頭大汗,謝青山要背她,被她拒絕了。

半個時辰后,終於爬到了那被雲霧環繞的山頂,向守門的老蒼頭說明了來意,老蒼頭請他們到門前的門亭里等候,喊了個未留頭的小廝進去通報,然後給他們上了一壺金橙菊花茶。

朱門酒肉臭!謝萱一邊心中暗含嫉妒的吐槽,一邊狠狠的灌了兩杯茶水,這才將心頭嗓眼兒的燥意給澆了下去。

轉頭看看四周景色,呼吸著山間雲霧的濕氣,現在已經是深秋時候,這山頂卻只見滿眼濃的淡的綠色鑽入眼中,謝萱不禁感嘆,有錢真好!

感嘆良久,不由得更加堅定了要掙錢的決心。

正在歇息的時候,小廝來引他們進去。

進入這座山間別墅之後,才真是移步換景、變換無窮,直讓謝萱看得應接不暇。園中的亭台樓閣、池塘小橋與山中原本的林壑山澗相結合,人行在園中,如行畫卷,既有中國傳統中國山水花鳥畫卷的情趣,處處透露唐詩宋詞的意境,真箇是移步換景目不暇,變幻無窮畫無荊

看著這裡的景色,謝萱不由的想起了王維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這是王維住在輞川鹿柴山間別墅所寫的。

當初謝萱還以為王維住在山裡的茅屋裡,生活慘兮兮的,沒想到後來才知道,他住的是正兒八經的山間別墅,而不是什麼小茅屋。

你別看他的詩寫得清淡又簡樸,好像生活在山中,似乎過著跟杜甫一樣「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實際上呢,人家住的是山間別墅,身邊伺候的是僕人,每天過著半隱半官的生活,別提有多爽了!

眼下這傅家不正是這過著這般半道半官的生活?在百草堂旁聽了幾句劉一帖與傅老道閑談,方知道這傅老道原是朝中顯貴,當官時曾來臨漳縣公幹,深慕太行山風景。告老還鄉之後,因心中慕道,來到這太行山,尋了個風景秀美的所在,蓋了這傅家別墅,以做參禪修道、立鼎煉丹之所。

看著這仙霧繚繞、樓閣掩映的別墅,謝萱不由得像貧苦大眾詛咒資產階級一樣,詛咒大明朝的官宦貴族階級,像個窮屌絲一樣,一邊在心中詛咒,一邊在心中嚮往過上這種生活。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