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23、瞎胡謅
小說:| 作者:| 類別:

23、瞎胡謅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正在心中吐槽時,跟著小廝,走到了一間屋頂煙囪冒著青煙的堂廈之中,只見堂內當堂中央放了一個大如人形的煉丹爐,旁邊兩個正在忙活的小廝,一個在往爐中添炭火,另一個在拿著扇子扇火,傅老道在旁邊紫檀矮榻上打坐。

聞聽到小廝通報來客,傅老道緩緩睜開雙目,就看見謝萱和謝青山走進來,因笑道:「謝老丈爺孫今日來此,可是又採到了什麼好藥材?」

謝萱一進來,就被那個冒著煙的三足煉丹爐給吸引住了!正仔細觀察著,就聽傅老道問話。

謝青山因知了謝老道的身份,再加上這一路上看傅家這番聲勢,心中有些怯意,就不能像在百草堂中一樣平常待之,囁嚅著不知該怎麼回話。

謝萱就笑著接道:「傅爺爺,無事不敢登三寶殿,當然是採到好東西了才敢來打攪您的清修1說著,就從謝青山手中竹籃拿出那四支黃芝,遞給旁邊侍候的小廝,小廝接過去,遞給了傅老道。

傅老道接過,仔仔細細翻來覆去的看了一遍,慢慢皺起了眉頭,半晌才說道:「謝家小女童,這次莫不是看走眼了?這不就是桑黃嗎?」

謝萱卻笑著說道:「傅爺爺,您再仔細看一看呀1

那傅老道經過前兩次的相遇,知道謝萱不能與一般小童以蓋之,只得低頭仔細看了看,還是有些不明所以,最後它放在鼻子上聞了聞,才發現和桑黃的味道卻有所差別,遲疑說道:「這不是桑黃,味道不像!難道是……」然後他臉上突然露出驚喜的神色,看向謝萱,「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黃芝1

謝萱笑了笑,回答道:「傅爺爺,您的眼光可真好1

正說話間,廊外傅君之的聲音傳來:「爺爺,我聽說謝老伯和謝家妹妹來了?難道是又找到了什麼好藥材不成?」

謝萱轉頭看去,只見一個頭上綰著碧玉簪,身著湖色流雲萬福紋緙絲直裰、腳踏紵絲烏覆的小少年走了進來,真箇是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少年。

謝萱畢竟不是小謝萱,看到這漂亮的小少年,怪阿姨之心不由得蠢蠢欲動。

「謝家妹妹,你今日來難道又採到了什麼好藥材不成?」

謝萱喜笑咪咪的打招呼:「是啊,傅家小哥哥1

傅老道笑著向傅君之招手道:「來來來,孫兒,看看謝家爺孫倆採到了什麼好東西?能認得出來嗎?」

傅君之就上前接過爺爺手中的黃芝仔細瞧了瞧,沒頭緒,又思索了半天,有些遲疑的問道:「難道這是桑黃?前幾日爺爺給我的《太平聖惠方》中,記載桑黃長得就是如此模樣,可是這桑黃也算不得珍貴礙…」說著,轉頭望向謝萱,謝萱只是笑眯眯的不言語。

看著她,傅君之就覺得大概是自己說錯了,又仔細將那黃芝翻來覆去的看。

傅老道爺捏著鬍鬚,微笑著望著孫兒。

傅君之往鼻子上嗅了嗅,然後臉上露出一個微笑:「和桑黃長得幾乎幾乎一模一樣的,不就是黃芝嗎?難道這就是黃芝?」

謝萱臉上不由得露出一個讚歎的笑,謝青山聽傅君之說對了,也憨厚的笑著,兀自點頭稱是。

傅老道捻著鬍鬚哈哈大笑,說道:「果然不愧是我傅明德的孫兒,哪怕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根據隻言片語也能推測出來,機智1

傅君之卻被傅老道誇得有些不好意思,說道:「爺爺,您太謬讚了,這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推測而已1

傅老道看孫兒不好意思的模樣,只是哈哈大笑。

說了一會兒話,傅老道向謝青山謝萱兩人說道:「這黃芝也只在古書中記載,見之者甚少,也不知藥效如何?我就一百兩一支向你買下,四支四百兩,如何?」那四支黃芝中有一支是個小的,傅老道這是照顧他們的意思。

謝萱笑著說:「實話不瞞您說,我們正缺銀兩買田,才來您這裡賣這黃芝。前幾日劉爺爺不是介紹給我們一個牙儈嘛,今日牙儈說臨漳縣李招宣調任京城去了,要把俺們崗上村附近的一個莊子給賣了,要價整整五百兩,我們想把這個莊子給買下來,可是我們家算上前些日子賣藥材得的銀子,滿打滿算還缺整整二百六十兩呢!而且我們還要搭棚子種冬季蔬菜,錢實在有些不夠了,這才尋到你們這兒來。傅爺爺不要怪我們來打秋風就好1謝萱實話相告,一點兒隱瞞都沒有的說了。

傅老道聽了哈哈大笑,覺得謝萱雖然早慧,在人事上卻還是稚嫩,人剛一問她就什麼都說了,一點兒都不給自己遮掩。卻不想,謝萱早知自家那點資產在他們傅家這裡就是毛毛雨,人家也不稀罕她那點東西,乾脆大大方方的說了,還顯得磊落些。

傅老道吩咐小廝去取銀兩來,因聽謝萱說冬季種菜,問道:「冬季種菜?我只聽說宮苑中冬季種到溫泉地熱旁邊,藉助地熱種菜;另外就是搭建溫室日日以炭火相供,所需耗費奢費?你們如何種的呀?」

謝萱眼睛咕嚕嚕一轉,笑著對傅老道說:「傅爺爺,如果我們冬天種出蔬菜來了,你們要不要嘗一嘗呀?」

傅老道說:「能在冬天吃到新鮮蔬菜,自然會去你們家買!你且先告訴我,你準備種什麼菜?」

謝萱說:「先種些韭菜、蒜苗、豆苗這三樣兒,如果種得好的話以後還會擴大規模,增加別的品種。」

傅老道驚奇地看著這個小姑娘,因問道:「你這小姑娘,這些點子都是跟誰學的呀?」

謝萱看了看傅老道屋內黃花梨書架上的各種道藏和書卷,又看了看傅君之好奇的眼神,漫天胡扯:「我跟一個白鬍子老爺爺學的呀,曾經有個白鬍子老爺爺化緣,經過我家門前,我就給了他幾個糜子饃饃,他說和我有緣,就拍了拍我的腦袋,我就覺得腦子裡好像有許多東西。然後他就唱著歌走啦,以後再也沒有見過他。」

傅老道挑了挑眉毛,半信半疑,不置可否,問:「你可還記得他唱什麼歌?」

謝萱想了想,就胡謅幾句:「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還有幾句,我也記不得了1

傅老道聽了暗自低頭尋思,半晌方讚歎道:「如今才敢信天下有這等奇人異士1

傅君之也驚奇的看著謝萱。

說了一會兒話,小廝取來銀子,謝青山收了放入放入竹籃,蓋上布簾,準備同謝萱一起回去。

下了山,謝平田在山下等候,大家也不耽擱,坐了騾車一邊向謝平田說來龍去脈,一邊趕緊向臨漳縣城趕去。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