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24、購田莊
小說:| 作者:| 類別:

24、購田莊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韓正業卻沒想到,謝青山這麼快就籌夠了銀子,來得如此之快,驚訝不已。

謝青山就解釋說:「韓老弟,我正擔心這莊子被別人搶了!咱們還是快些吧1

「正該如此,我剛還見馮牙儈租了馬車帶著一戶人家往莊子上去相看呢1

幾人也不廢話,韓正業喊了兒子韓宏才去叫一輛寬敞的馬車過來,幾人一同坐馬車,快馬加鞭趕到了那莊子上。

謝青山同謝平田約莫丈量了一下土地,又大約看了看土地土質,均感到十分滿意。

那莊子中正住著庄頭陳元忠,有老妻同二子二女,共一家五口,看有人來看田地,就一同出來站在門口,滿心不是滋味的看,看誰能成為莊子未來的主家。

看了謝家一家人的穿戴,知道是平民人家,眼中就有些看不起的意思。這陳元忠一家原本是李招宣的家奴,在這裡奉命看顧莊子。平日里誰家想要佃莊子上的田地,需得經過庄頭點頭,佃戶們都非常巴結,日子過得是極滋潤的。

誰知李招宣調任京城之後,把在臨漳縣的田地都給賣了,開了恩將有些庄頭們的身契也還了,只帶了些親近的僕從,準備輕車簡從拿了現銀去京城再買田地。

這些被還了身契的庄頭們猶如失群大雁,不知未來身世如何?陳元忠一家眼見謝家來看土地,因見他們衣著穿戴不像富貴人家,只是冷眼旁觀,並不說話。

謝家人也不管他們,看了田地之後覺得非常滿意,同韓正業又急急忙忙回去了,準備立刻簽下田契。之所以怎麼急匆匆的,是因為正在看土地的時候,就看到有其他人家前來看莊子和田地。

到了牙行,韓正業就喊兒子韓宏才去李招宣府上的請管家過來。又讓夥計奉了茶給謝青山父子,拿了點心給謝萱。

過了一會兒,就聽外面馬嘶人喧,李招宣府上管家到了。

那管家眼高於頂,見謝家只是穿兩截衣裳的平民人家,並不多說話,只是吩咐韓正業趕緊寫了契書,自顧說府中忙亂,需得他立刻回去主事。

韓正業陪笑著,連忙寫了契書,謝青山父子卻是不識字的,謝萱就裝作無意的去看了,只見契書上曰:

立典賣田地文契李修瑾,今將臨漳縣城東良田三十五畝,劣田四十畝,共七十五畝,帶瓦房三間,憑中人韓正業,議價出典,由謝青山管業,三面議明,時值五百兩,當日一併收足,並無短缺。其莊子田產並無重疊交易,亦無他人爭執,如有等情,由典賣人理論,與現業者無干。空口無憑,立此文契為證。

底下是售賣人簽字、買方簽字、牙儈簽字,並註明簽約日期。

這李修瑾應該是管家的名字,之前聽韓正業說,這莊子乃是落在李招宣管家身上的,因大明朝規定外放官員是不準在外放地購置私產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外放官員一般將田產商鋪等落在能控制的管家及親戚旁支身上,這都是公開的秘密。

簽了地契按了手印,李家管家拿了銀子之後兀自離開了。

韓正業就向他們介紹地契的分類,原來地契卻還分著白契和紅契,紅契就是官府承認並且有備案的地契,白契卻只有買賣雙方及保證人牙儈承認,倘若地契丟了,撿到地契的人完全有可能冒充契書上的人冒領了田地。

但紅契在官府備案是有償的,買賣雙方得去衙門購買官方印刷的格式合同,完了還得拿著簽好的格式合同去有關部門交契稅,稅率又很高,按情況從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十六不等。除了契稅,還得給胥吏送紅包,不然他們會拖著不辦。既要花錢,又要送禮,還得三番五次往衙門跑。再遇到那些口狠心黑的牙儈,明明向官府報備的是百分之三的契稅,他卻串通胥吏收你百分之十六,就比如他們五百兩銀子買了田產,如果要就要白白交契稅交上八十兩銀子,豈不是虧死。

幸好,遇到了韓正業這個劉一帖介紹的牙儈,做生意向來和氣生財,又看在劉一帖的面子上不會盤剝他們。

謝萱就和姥爺商量,把契書換成紅契,哪怕交些稅,也比契書不小心丟了或被人偷了日日提心弔膽強。

韓正業乃是正正經經的官牙,在官府處也有門路,就拍著胸脯保證,經他的手辦理紅契,定將契稅控制在百分之四到六之間,絕不會多收他們的。給胥吏的紅包也讓他們準備好三兩銀子,保證幫他們辦的乾淨利落。

謝青山大喜,看天已經麻麻黑了,謝青山就請韓正業去酒樓吃飯,這也是應有之意,韓正業也不推辭,同兒子韓宏才和謝青山幾人一同向臨漳縣有名的同福酒樓走去。

謝萱想了想,同謝青山說道:「姥爺,咱們能有今天都是沾了劉爺爺的光,這次請韓叔叔吃飯,不如去把劉爺爺也請過來,豈不是正好?」

謝青山聽了一拍腦袋:「還是我外孫女兒想得周到,正該如此1

韓正業也笑道:「能同劉一帖劉大夫一同吃飯,也是在下的榮幸1

於是就一同向百草堂走去,到了百草堂,正看到夥計上了門板準備關門。向劉一帖說明來意,劉一帖推辭了幾番被熱情的謝青山和韓正業拉扯著去了酒樓,謝萱只是在旁邊笑嘻嘻地。

到了同福酒樓,讓人整治了一桌三兩銀子的上好席面,要了兩壇金華酒,謝青山和韓正業都推劉一帖坐了上座,謝青山和韓正業打橫,謝平田和韓宏才在末位坐了,謝萱就跟在謝青山旁邊。

那酒樓夥計先上了六碟菜果,乃是鮮靈靈的荸薺、腌雪藕、透蜜的紅棗、黃洋洋的水梨、甜似蜜的蜜柑、開口的石榴;又上了六碟案鮮,紅彤彤流油鴨蛋,香噴噴油炸燒骨,禿肥肥干蒸劈曬雞,晶瑩瑩水晶蹄,青溜溜腌螃蟹,紅糟糟鵝胗掌;最後用白地描青花的瓷盤兒盛了四道佐餐大菜,乃是整隻燒鵝、滷雞,燉的忽忽顫顫的醬肘子,酸甜口的紅燒鯉魚,最後上了一盆兒酸辣開胃的雞絲湯。

酒桌之上,推杯換盞大家吃吃喝喝,笑鬧一番,只吃到華燈初上,宴席方散。

畢竟是莊戶人家,儉省慣了,謝青山讓夥計將果子和沒湯水的剩菜用油紙裹了,草繩拴著,提在手上。

下樓分別,這時謝青山將準備好的十兩銀子和另給胥吏的三兩銀子塞到韓正業手中,十兩銀子要比正常的牙儈抽成要多。謝青山雖然沒買過這麼大宗的田產,但人情世故上還是通曉的,情知如果遇到一個心黑手狠的牙儈,要在這麼大宗的買賣田產、辦理紅契中剋扣銀子,肯定不止一二十兩。

韓正業也不推辭,利落的接到手裡,口中只說到:「謝老哥,我看你們是有福之人,以後買田置地的地方想必很多,以後用得著我老韓的地方,儘管吩咐,我決不推辭1韓宏才就扶著喝的醉醺醺的父親,搖搖晃晃的回家去了。

將微醺的劉一帖送回百草堂,謝青山父子和謝萱才乘著騾車回了崗上村。

直到二更時候,幾人才回到崗上村。

先將騾車還給周老麥家,另給他們一包果子作為謝禮,謝青山父子才帶著謝萱回了家。

謝王氏和林氏兩人還沒有睡覺,正在燈下納鞋底、縫衣服,一邊做些閑活,一邊等著謝家父子和謝萱歸來,謝志遠和謝志誠兩人早已堅持不住,被謝王氏和林氏打發去睡覺了。

看到謝青山有些醉醺醺的,謝平田也有些酒氣,謝王氏和林氏按捺下心中的諸多問題,趕忙生火燒水,服侍了謝青山父子去歇息了。

大家忙累了一天,謝萱的小身板兒也堅持不住了,用青鹽刷了牙,凈了面塗了面脂,撲在床上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謝萱被謝王氏撈出被窩,給迷迷糊糊的謝萱打了熱水,凈了面。

進了堂屋,見謝青山父子三人坐在八仙桌旁邊說話。

謝王氏和林氏將昨日帶回來的肉菜蒸了,上了粥飯,家人都坐齊了,謝青山感嘆了一句說:「哎喲,我到現在還雲里霧裡的,昨兒個就一天,咱家底下居然多出了七十五畝地?現在還好像做夢一樣1

謝平田也說到:「是啊,睡了一覺起來就跟做了一個夢一樣,咱家居然也是有近百畝田產的人了1

謝平安,謝王氏和林氏也有些暈暈乎乎的模樣。

謝萱不由得笑了笑,說道:「姥姥姥爺,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就去看看昨天拿回來的地契。還不相信,再看一下,看著看著,慢慢就相信啦1

大家都不由得哈哈大笑。

謝志遠和謝志誠看到桌上的肉菜,得知昨天晚上爺爺和爹爹帶著謝萱吃了大席,就都有些後悔沒跟去,鬧了一番,謝青山就說下次吃席就帶他們去,兩人這才滿意。

這日的事情還有很多,大家高高興興地吃了早飯,一家就前往莊子上去看自家新購的田產,這輩子都沒有擁有過這麼多的田地,還不知這其中該是怎麼一個章程。

雖然莊子就在臨漳縣城邊上,但用雙腿去丈量的話,畢竟還有些距離。

謝萱感覺上輩子都沒有這輩子才幾天走的路多,就向謝青山建議道:「姥爺,咱們家有了這麼多地,以後還要經常去莊子上巡視,等些日子還要往縣城去賣菜,不如咱買一輛馬車吧,以後去哪兒也方便些!而且有了馬車,以後咱們出門啊種地啊也省些力氣……」

謝青山思慮了一番,點頭稱是,說:「也是,以後用到馬車的地方不少,應該買1

因縣城裡才有車馬行,普通鄉下也只有牛車、騾車、驢車,大家就租了一架不帶頂棚的騾車去往莊子上,因謝家人多,那騾車也不甚大,乘不下謝家一家人,就只得謝王氏林氏兩個女眷同三個孩子乘車,謝青山父子三個只在後面緊趕慢趕的跟著。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