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27、耳刮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27、耳刮子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聽得這句話,吳慶喜手是停了下來,尖瘦的臉上卻嘲笑道:「你個小死妮子,居然也敢說這樣的大話!你們謝家人可真是有本事呀1

剛才他住了手,主要是謝萱臉上的冷意不像個小孩子,居然能說出這樣讓人渾身發冷的話,那神情也讓人心裡怵得很,才一時愣住了。

回過神兒來,心頭更是惱羞成怒,前一次被謝家父子三人揍了一頓,身上如今還疼著,現在居然被一個小女娃給鎮住了。

他心頭惱恨,伸手就要打謝萱:「看我今天不替你家大人教訓一下你這個死妮子1

李老二隻是笑嘻嘻地看著,扭著謝萱胳膊的手一絲兒也不肯松。

剛才被謝萱咬了一口,他心頭也正是恨這妮子下手忒狠,但他作為這謝萱的二叔,卻不好在眾人面前揍她一頓。眼下有人替他打謝萱,心裡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阻攔呢?於是就扭著謝萱的胳膊不讓她動。

謝萱這輩子都沒有受過這樣無禮粗暴地對待,心中恨極,壓低了嗓音冷冷看著吳慶喜,一字一頓說道:「吳慶喜,你今天再敢動我一根毫毛,明天我家就會上臨漳縣縣衙,告你偷學手藝、尋滋生事,縣衙皂隸拶人打板子,可沒我家下手這麼輕1

吳慶喜被謝萱的神情給一震,要打下去的手就停在了半空。

李老二聽謝萱威脅的話,又看吳慶喜發怔,嘲諷道:「啊呀!堂堂一個漢子,還怕一個小妮子的威脅,真是個窩囊廢1

吳慶喜向來愛面子,又心思狹窄,怎麼能受的住李老二這麼一激,停在半空的手又忽地揚高,狠狠地就打了下去。

「啪——」謝萱的臉被打的偏向一邊,臉頰火辣辣的腫了起來。她眼淚在眼眶中滴溜轉了一圈兒,卻沒掉下來,只是冷冷的看著吳慶喜不說話。

那吳慶喜被一個小姑娘這樣看,著惱了,覺得沒面子,又要揚手打。

旁邊兒幾個村人走了過來,見吳慶喜和李老二如此對待一個小姑娘,看不過眼,旁邊李大娘就上來攔:

「你們兩個漢子要不要點兒臉面,八哥吃柿子,雷公打豆腐專撿軟的欺!下這樣狠手打一個五六歲的孩子,丟不丟人?」

李老二嘻皮笑臉的說道:「這是俺家的事兒,俺教訓自家不聽話的孩子,恁外人管什麼管?自家大人教訓孩子,有什麼可丟人的?」

謝萱冷冷說道:「誰是你們家孩子?有哪家狠心無恥的人家能將剛出生出來的嬰孩要給活生生的溺死,再丟到橋下千人踩萬人踏的?我沒有這樣狠毒的家人?崗上村的謝家才是我家人,你們李家算什麼東西?」

她情知說出這番話就要激怒李老二,逞了口頭之快,肯定要遭皮肉之苦,但是心頭怒火沸騰,不吐不快,哪裡忍得住?!

李老二頓時臉色鐵青,冷笑道:「喲呵,你這死妮子嘴皮子挺硬!不管你承不承認是不是我們李家的人,不管你吃哪家的飯長大,你身上就是留著我們李家的血,今天我還就是教訓你了,怎麼著?」

說著,高高的揚起右手就要甩她耳刮子。

謝萱閉眼,準備硬挨過這一掌,心中把這日所有的細節都給死死記在心裡,心中暗暗發誓:此仇不報,我謝萱就誓不為人!

忽然聽到遠處一聲怒喝傳來:「住手!誰敢打我家萱萱?今天我謝老漢就跟誰拚命1

謝萱睜開眼睛一看,謝青山和謝平田謝平安三人飛快地奔了過來,後面還跟著謝志遠謝志誠兩個。

看到謝青山怒火衝天的模樣,謝萱一直強忍著的淚意,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來這裡這麼久,這是她第一次覺得這張熟悉的臉如此親切和藹。

吳慶喜看到謝家父子,想到前日挨的那頓打,渾身又開始疼起來,轉身想要逃回家去,被謝平田謝平安圍住了。

李老二看到謝青山怒極了的臉,不自覺放開了謝萱的雙臂,謝萱站在原地揉了揉被李老二扭得生疼的手腕兒,冷冷的看著李老二和吳慶喜不說話。

謝青山來到跟前,看到謝萱小臉上兩個紅紅的巴掌印,腫得高高的臉龐,向吳慶喜和李老二怒問到:「這是誰打的?」

「是吳慶喜1李老二臉上立刻露出諂笑,「我是她親二叔,疼她還來不及,怎麼會打她呢?」

「李老二,明明是你打的,是你追萱妮兒,讓我幫你攔下來,我才幫你攔下的,怎地全賴在我身上?」

吳慶喜看著謝青山怒極鐵青的臉,不覺心中發,今天再在眾人面前被打一頓,不止身上疼,面子裡子可真是丟光了。

「姥爺,他倆都打我了1謝萱忍著濕熱的眼眶,冷聲說道。

「好生生不在家中坐得,跑俺家來打人,真是鐵匠鋪的料兒——欠打!看來,不教訓教訓恁倆,你們兩個還嫌白來一趟哩1謝青山氣的眼睛發紅,瞪著李老二又看看吳慶喜,怒喝道。

李老二有些色厲內荏地說道:「我是她二叔,你看看這死妮子把我這手給咬的,我教訓教訓她怎地了?」

謝青山怒聲道:「俺謝家孩子,憑什麼被你教訓?你是哪根蔥?」

看著謝萱強忍著不落下的淚,還有臉上兩個高高的手掌印兒,謝青山對謝平田謝平安喝道:「還愣著幹什麼?先給我揍吳慶喜!給我狠狠的揍1

謝平田和謝平安對吳慶喜早就恨得牙痒痒,舉起缽大的拳頭就往吳慶喜身上打去。

吳慶喜要跑,就被扯住身子在原地打了個轉兒,他身材幹瘦,怎敵得過過謝平安這個壯小夥子和謝平田這個壯漢子?當下就被打的「哎喲哎喲」叫個不停。

謝青山轉過頭來看向李老二,怒聲喝問道:「李老二,人人有面,樹樹有皮,倘使你在家好好獃著也就罷了,既然今天你是專門惹事來了,俺家也不怕!為啥打俺家萱萱,今天不給我說清楚,你別想回去1

李老二看著被謝家兄弟打得嚎喪個不停的吳慶喜,心中不由得有些害怕,一時不敢直說真實來意。

他也見風使舵的快,立刻彎腰作了個揖,臉上扯著笑賠禮道:

「是我的錯!我不該打萱萱!原是今兒我和我娘、我大哥來瞧瞧萱妮兒這孩子過得怎麼樣?因被她咬了,這才失了理智……」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