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28、潑婦罵
小說:| 作者:| 類別:

28、潑婦罵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謝萱在旁邊揉著自己被扭的生痛的手腕,冷冷的打斷他:「姥爺,李章氏帶著兩個兒子來,說要把我領回去賣給人牙子,說他們家缺錢,要把我賣上幾兩銀子花用。」

她認真看著謝青山,問道:「姥爺,我從小在謝家長大,沒吃過他們李家一口飯,他們有什麼資格來把我給賣了?」

謝青山看向李老二的眼神越來越不善,指著李老二怒罵道:「你們李家辦的事,我都不稀罕說!你們還要不要臉?我謝青山真是瞎了眼,把閨女嫁到你們這狼心狗肺的人家去!咱們就回去好好把這事兒說道說道,看看誰敢賣我家萱萱?1

說著就讓謝平田兄弟倆停了手,指著賴在地上的吳慶喜喝道:「吳慶喜,今天的事兒沒完,你給我等著1

周圍的村人見向來好脾氣的謝老漢發了怒,有人就在背地裡嘀咕:「這果然有錢的人就是有底氣,這謝老漢發了財、買了地,脾氣見長啊!以前沒見發過這麼大的火……」

但也只是背地裡嘀咕罷了,人前並不敢大聲。

謝青山也不管他們,徑直就領著謝萱帶著兒子和孫子回了家,李老二遠遠的綴在後面跟著。

還沒進門兒,就聽到院子里傳來李章氏破口大罵的聲音,還有謝王氏和林氏兩人不甘示弱的對罵。

「俺們李家咋對待孫子孫女兒,管你們屁事?焦尾巴、絕後代的龜孫,哪怕我就是把她溺死在尿桶里,那也是俺李家血脈,和你們謝家有啥關係?俺李家的孫女白白讓你們養了這麼多年,我還沒朝你們要銀子哩!就是城裡大戶人家的丫頭,每年還有幾兩銀子拿,白給你們家養了五六年,反倒說俺李家沒良心!我看恁是毒蛇鑽進竹筒里--假裝正直,一家兒黑了心肝兒的王八羔子1這李章氏顛倒黑白,理直氣壯。

謝王氏不甘示弱,回罵道:「賊老咬蟲,顛倒黑白不講理,你是豬八戒敗了陣——倒打一耙,還要不要臉?要把親孫女兒活生生溺死,賣給人牙子,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兒?恁就是那烏雞——黑心黑肝兒黑腸肚,死了也要下十八層地獄,叫閻羅拔了舌頭下油鍋……」

李章氏平日里頗有些迷信神鬼之事,年紀又大了,最是忌諱地獄閻羅之類的話頭,聽得謝王氏這樣罵,正像是點著了炮仗,跳腳罵道:「老豬狗,和尚道士肏的,我今天非要撕了你那*嘴……」

謝青山再也聽不下去,一腳踹開半掩的院門,大聲喝道:「李章氏,你嘴裡不乾不淨噴的啥話?你再罵一聲給我看看1

李章氏正叉腰跳腳的,見謝青山父子三個滿臉猙獰之色的走進來,心氣兒頓時短了三分。

又看看身旁的大兒子和正走入院中的二兒子,心中又恢復了些底氣,一手叉腰一手指著謝青山罵道:「我就是罵的恁家,雞窩裡裝石頭——一窩混蛋1

謝青山卻不好跟一個婦人動手,只是呵斥道:「你這潑婦,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要是罵街你就回家去罵,別在俺家院兒里,平白髒了俺家的地兒1

李章氏聽得這話,怒火上頭,就要上去撕扯,被大兒子給扯了一下使了個眼色,終於想起今天的來意。

她就暫時壓下氣性,用袖子擦了擦嘴角噴出來的唾沫,抻了抻衣服下擺,裝模作樣的說道:「今天來也不為別的,就是萱萱這死妮子在你家也住夠了,我現在就領走了,直接領到縣城賣個幾兩銀子,換得幾個家用。」

覷見謝家人鐵青的臉色,李章氏冷笑一聲,撇嘴道:「俺家不比恁家,不知幹了啥腌臢事發了大財,幾百兩銀子買了莊子!俺家缺衣少食,只能把孫女賣與別人掙得幾個錢兒1說道此處,她眼中嫉妒之色掩飾不祝

謝青山聽她說這話,心裡品出味兒來,這李章氏敢情是聽說他們家買了莊子,覺得他家發了財,這才帶著兩個兒子,是想借著賣謝萱來威脅他們,打他們家秋風來了!

他內心中對李章氏厭惡至極,對李家更沒啥好印象,直接說道:「萱萱我是不會讓你領回去的!恁打哪兒來還打哪兒回去吧1

李章氏使勁兒瞪著那雙細眯眼:「你憑什麼不讓我領回去,那死妮子流的是俺李家的血!恁不讓我領走,我就告到官老爺那兒,那是俺李家的骨肉,我看縣太爺咋判?1

謝青山給氣笑了,說到:「你還知道萱萱流著你們家的血呀?你去睜眼看看,天底下有哪一家,把自家的孫女兒剛生出來就扔出去,等到別人家好生生地養大了,你們家又要去賣?就算告到縣太爺那兒,也是你們沒理!要告你就告去,別說今天,不管啥時候你也休想把萱萱給領走1

李章氏氣的跳腳,叫身邊兩個兒子:「還看啥?給我上去把那死妮子搶回來1

「搶人?我看誰敢再上前一步,俺家萱萱要掉了一根毫毛,別怪我謝家不客氣1

謝青山大喝一聲,謝平田和謝平安上前一步,對李家母子三個怒目而視。

李家兄弟畢竟氣短,懾於謝家威勢,一時不敢上前。

李章氏一時沒了法子,頓時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污言穢語的噦罵。

慢慢的,周圍的村人又都圍了過來看熱鬧。

兩三天的功夫謝家就發生兩件丟臉面的事兒,謝家人都覺得沒面子。

謝青山看著實在不像樣子,就呵斥李老大和李老二:「恁娘不嫌丟人,你們倆不嫌不丟人?這丟的是恁李家的臉面,還不快把恁娘給攙起來1

李老大倒還有些羞恥心,聽到他娘罵的話臟,周圍還有人指指點點,臉上有些臊的慌。李老二卻嘻皮笑臉地在旁邊兒看著。直到聽謝青山的話,兩人就勢將李章氏給拉扯起來。

謝青山讓謝平田和謝平安拿鋤頭鐵杴,將李家母子三人趕出院子。關上院門,回頭對家人說:「咱們不管他,回屋歇著去,只當沒這仨人1

李章氏在門外撒潑罵人,李老大、李老二干站了半個時辰,打架又打不過謝家父子三個,罵人謝家當沒聽見。

李章氏口中污言穢語不停,旁邊崗上村村民只是指指點點,嗤嗤發笑,卻沒有人接話。

這罵人必須有人對罵才能越罵越來勁,一個人對著門和空氣罵有甚意思?

慢慢的,李章氏就有些口乾舌燥,謝家自然不會給她一口水,李章氏到底沒法子,思量著回家找謝惠娘出了胸中這口悶氣。

只得同李老大、李老二起了身,邊罵邊唾的回家去了。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