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1、網巾圈
小說:| 作者:| 類別:

31、網巾圈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我就知道,你們倆把姥姥前幾日給的零花錢都花用了,今天再要,姥姥肯定不給!志遠哥,志誠哥,你們想買什麼?我要了整整十文呢1謝萱就笑眯眯的向謝志遠兄弟倆炫耀。

「我要彈弓1謝志誠立刻大叫一聲,「我要打鳥1

謝志遠就穩重的多了,他搖搖頭說:「萱萱你買吧!我就不要了……」

「別呀志遠哥,咱再瞧瞧,你要是相中的東西貴,我還買不起哩1謝萱就和謝志誠兩人一邊一個拉著謝志遠的手,走到貨郎身邊去看那琳琅滿目的貨物。

「彈弓1謝志誠興奮的大叫一聲,忙問貨郎:「彈弓多少錢?」

「我這彈弓可是用柞木和牛筋做的好彈弓,用的魚膠塗的弓身,可不是那等竹子做的,一個要八文錢呢1貨郎就笑呵呵的說,他瞅見了謝王氏給了謝萱十文錢,知道這筆生意今天是做得了,臉上的笑意也就分外熱情。

「啊?這麼貴啊1謝志誠臉上有些失望,他原本想著他自己最多花用四五文,剩下的讓哥哥和妹妹再買些子東西的。

謝萱仔細看去,那彈弓卻和後世的不同,不是Y形的,而是跟弓一個模樣,弓弦中間卻是個碗狀的動物皮,用來扣彈。

原來Y形的彈弓是後世發明橡膠皮筋兒后才有的。皮筋兒發明前,根本沒有伸縮性那麼好的材料做Y形彈弓。

元明時形容遊手好閒的紈子弟,就有「挾彈王孫」一詞,指的就是這種類似弓的彈弓。

「怎麼這麼貴啊,大叔,是不是你瞅見姥姥給我十文錢,就想都給掙走啊1謝萱笑著問。

「哎喲喲,小妮子真是冤枉我嘍,我楊貨郎可是十里八村信譽最好的,從來不幹那些個虛報貨價、欺騙婦孺的事體,不信你去問問別家,哪裡有這樣好彈弓?」貨郎叫起冤屈來,又信誓旦旦的打包票。

「萱萱,要不……不買了?」謝志誠眼巴巴的望著謝萱,口裡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看謝志誠明顯不捨得的模樣,謝萱哪兒能說個「不」字,就向謝志遠說道:「志遠哥,今天看來是沒辦法給你買東西了1

「沒事兒,這彈弓我和志誠都能玩1謝志遠大度的說。

於是,謝萱就轉向貨郎,卻不說要買彈弓,只是問其他貨物價格:「大叔,你這雕靈芝的木簪子是什麼木頭做的?多少錢?」

「五十年桃木做的,賣五文錢1

「那繡花樣子呢?」

「三文一張,五文兩張1

「那這一對兒網巾圈呢?」

「那是銅的,四文一對兒1

「那我給你十文錢,你給我一個彈弓和一個桃木簪子或者兩張繡花樣子1謝萱小嘴問的快,那貨郎回的也快,兩人一遞一句都沒個空隙。

「哎唷唷,你這個小妮子太會買東西,這樣子我是要賠的哩!要不十文錢,我給你一個彈弓和三塊山楂糖?」貨郎一臉要賠錢的模樣,邊搖頭邊問她。

「我可不想吃糖1謝萱笑眯眯的說:「那要不,彈弓加一對烏銀的網巾圈1

「我的小姑奶奶咧,這烏銀的網巾圈要一錢銀子吶,要給了你,我不賠透了?1那貨郎苦巴巴的皺了麵皮,也不生氣,只是叫屈。

「那就給我彈弓和桃木簪子啊1謝萱理所當然的說到。

「小姑奶奶,我也不和你繞圈子了,十文錢給你一個彈弓和一對銅網巾圈,我賠兩文錢,行了吧1貨郎做出一副肉疼的模樣,說道。

謝萱也裝模作樣的嘆口氣,說:「唉,看你挑著擔子來來往往也不容易,就讓你賺上幾文吧1

旁邊圍著貨攤的街坊鄰居嬸嬸嫂子,不由得都笑起來。

貨郎空點了點她,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接了那十文錢,將彈弓遞給她,又將那一對比戒指還小點的銅網巾圈用油紙包了,遞給她。

謝萱笑呵呵的,將彈弓給了早已垂涎欲滴的謝志誠,拿了那油紙包興沖沖的朝家裡跑去。

到家裡,見廚房炊煙裊裊,謝王氏和林氏正在給他們做午飯。

「姥姥,大妗,我姥爺呢?」她喊了聲。

「跟你舅舅在後院給騾子搭棚哩?」姥姥也不出門,隨口在廚房裡答道。

謝萱就騰騰跑到後院,見謝青山和謝平田謝平安三人正抬木杆搭棚子。

「姥爺,我有禮物要送給你1她跑上前去,將手裡的小油紙包遞給謝青山。

「還是我乖孫女懂事,來我瞧瞧送姥爺啥好東西?1謝青山還沒接過來,聞言就先笑出了滿臉菊花。他剝開油紙包,看到那對兒銅圈,不由得笑的更開懷了。

「等過會兒子讓我姥姥給縫上1謝萱就笑眯眯的說。

「好好好,我這網巾帶了大半輩子了,也只有我孫女想起來給我買對兒網巾圈來帶……」謝青山老懷甚慰,摩挲著謝萱的頭髮。

明朝的男子只要成年,不論貴賤都是要帶網巾的。最初乃是開過皇帝朱元璋規定的,取個「盡收鬃中發華、一統天下」的意思。誰出門不帶網巾是非常失禮的,就像出門不穿衣服一樣,正式場合還要在網巾外面帶巾幘冠帽。像後世的電視劇里男人直接束個頭髮插根簪子就出門晃,在真實的古代是不可能的。網巾圈就是網巾上面用來收繩子時勒緊網巾邊用的。

「萱萱,小舅的網巾上也沒有圈兒哩?」謝平安過來笑嘻嘻的向謝萱伸手討要。

「那簡單啊,讓我將來的嬸嬸給你買啊,到時候要金的還是要銀的,都隨你開口1

眼看著謝平安作勢要打,謝萱就笑著跑開了。

「平安也大了,是該娶婆姨了……」謝青山就看著謝平安,笑著說。

謝平安有點不好意思,就連忙裝作很忙的模樣去給大哥幫忙了。

謝青山看著跑遠的外孫女,再想想這段時間家裡增加的收入和田地,覺得這日子越過越有勁兒。

因為回來的晚,他們剛吃完午飯已經快到半晌了,就聽門外有人喊道:「有人在家嗎?謝老哥,王嫂子在嗎?」

謝王氏聽見,就迎了出去。見院門內已經走進來一個四五十歲的半老婦人,五短身材,穿著赭紅喜鵲登梅紋綢襖,下著石藍松江布棉裙,腿下圍著鴨卵青膝褲,蓋著一雙小腳,顫悠悠的扶著門框往裡張望,身後一頭毛驢兒踢著蹄子。

「老身就是謝王氏,您是哪位?來寒家何事?」謝王氏疑惑的問。

「哎喲喲,這就是老夫人啊!我是柳樹屯的郭婆子,是來跟你們家二小子說親的1

「原來是郭保山啊!快請進1謝王氏一聽笑逐顏開,連忙讓進屋來,口中喚道:「當家的,平安,快出來,柳樹屯的郭保山來家說親哩1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