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2、郭媒婆
小說:| 作者:| 類別:

32、郭媒婆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謝平田去將毛驢栓了,喂上乾草,大家迎著郭婆子進堂屋來。

謝萱好奇的隨著大家的腳步,見那媒婆臉塗的白白的,圓團團臉兒,笑吟吟眼兒,帶著銅絲髻,外罩皂色薄紗,斜插根一丈青銀簪子,髻旁插把雕花桃木梳篦,帶兩朵水紅絨花,四下露出的頭髮用刨花水梳的油光水滑,紋絲不亂。

郭婆子一進門,眼睛就朝屋裡溜了一圈,將所有景物都收進眼裡,見屋內簡陋,心下有些失望。

又一抹兒在周圍人身上溜了一圈,看到有些不自在的謝平安,連忙上前拉住胳膊,贊道:「這就是平安吧?真箇兒好後生!瞧這個子,瞧這體格!老哥哥老姐姐真是好福氣,生這麼個好兒子1

謝王氏聽見旁人誇自家兒子,自然是笑的開懷,口中不住謙虛道:「哪裡!哪裡!還請問保山,說的是哪家姑娘?」

謝平安一聽親娘問話,就更不自在了,但眼睛卻不由自主的望向郭婆子。

謝萱見了,忍不住心中暗笑。

郭婆子聽問,卻不回答,只是賣起了關子:「我說的這家姑娘今年一十有八,正與你家平安同年,只是小上幾個月。上面有個大姐,嫁於縣城裡賣餛飩的王家,下面有個小弟,才八九歲年紀,正在村塾上學……」

「哎呀,在哪裡上學,老師教的如何?我這兩個小孫兒也要送去學堂哩1謝王氏聽得上學兩字,不等她說完便插嘴問道。

在旁邊靜靜聽著的林氏也不由得提起心來,看向郭婆子。

「我這可是趕早不如趕巧!要是兩家孩子都在一個學堂,可不是能互相幫襯么?」郭婆子一拍巴掌,笑道。

看謝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她不慌不忙說道:

「那村塾正是在俺們柳樹屯,是村裡沈大戶家塾,沈大戶是個心善的,本是為自家子弟延請的先生,辦了個家塾,因看周圍村裡沒個像樣的學堂,就將自家的一處院子放開,作為書塾。周圍村鎮的孩子,只要給老師交了束侑都能去上學。那坐館的老師是個落第的老秀才,手底下也教出過兩個秀才,為人最是端方嚴肅的,村裡那些皮猴子們見了他跟鼠兒見了貓似得,一個個老實知禮不少哩……」

林氏聽郭婆子說話,眼睛越來越亮,見郭婆子住了口,趕忙上去添茶,添完茶又不由得扭頭去看公婆。

謝王氏聽了,不住點頭,謝青山也坐在傍邊微微頷首,有些滿意的模樣。

「志遠哥,志誠哥,嘿嘿……」謝萱朝兄弟兩人努了努嘴兒,不懷好意的笑起來。

謝志誠不由得苦了臉,他正是好動好玩的年歲,讓他老實坐一會兒都像殺了他一樣,何況坐一整天呢?

謝志遠反而笑出了花兒,以前看別人能上學識字,他是有些羨慕的。

「我郭婆子一口唾沫一個坑,從來不說大話的,不信你們自去打聽!趙家二姑娘那弟弟也在學堂里上學哩,倘若都進了學堂,那不是侄兒和小舅子一塊兒學習?就是將來長大了,也能互相幫襯哩1郭婆子又將話頭轉了回來。

「那姑娘家姓趙?性情如何?她父母為人如何?」謝王氏就問,已經得了學塾的消息,他們肯定以後還要去仔細打聽的,眼下還是先問問這趙家姑娘要緊。

「這趙二姐啊!生的長條身材,楊柳腰兒、瓜子臉兒、杏仁眼兒、櫻桃口兒,真是個花容月貌的!不只如此,趙二姐女工針指、廚上灶上都能拿的下來!最是個百伶百俐的人兒,正與你家二小子相配哩1

郭婆子一番誇獎,直把那趙家二姐誇的天上有、地下無,仿似個九天上的玄女、南海中的菩薩一般兒。

謝平安原本渾身不自在,耳朵里聽著郭婆子這番描述,不由得神思堯目光恍惚,仿似看到那趙眼前似得,連謝萱噓他都沒聽見。

「我小舅這是思春了!你看他,魂兒都飛了……」

噓了他兩聲沒得到回應,謝萱小聲跟謝志遠謝志誠兩人嘀咕道。

仔細想想,這個年紀在後世也是該上大學的青年了,理該身心萌動,不正是思春的時候?

「什麼是思春?」謝志誠還在低頭苦惱將來上學堂的事,聽得謝萱吐槽,不由得問道。

「傻二哥!問你哥去1謝萱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謝志遠面對弟弟的問詢,只是裝傻。

謝王氏卻不像她那傻兒子一樣,全信了郭婆子這一套說辭,只是問道:「倘若這趙二姐如此好煞人,怎地十八還沒嫁人?又怎會說與俺們謝家這樣寒家?」

「哎唷!老姐姐,你可別恁說,你挑人家,不興人家挑人?正是這趙二姐模樣、性情、針黹、廚灶樣樣都好,也沒個後生配得上,才多蹉跎了兩年。要我說啊,這不正是給你家二小子留的嘛!這是天定的姻緣,月老牽的線吶……」郭婆子一副你們佔了大便宜的表情。

謝王氏有些遲疑的旁敲側擊道:「倘真是如此,我家平安也不知能不能配得上,她那樣好閨女,彩禮想必不低吧?」

「哎,什麼彩禮不彩禮的,趙家說了,假如兩個孩子對上眼兒了,就算不要彩禮,只要兩個孩子過的和和睦睦,他們做父母的才是放心哩1郭婆子眼睛一轉,笑呵呵的說道。

謝青山和謝王氏聽得這話,不由得微笑著點頭稱是:

「正是這個理兒!咱也見過那等嫁閨女的,要上許多彩禮,恨不得把閨女給賣了,弄得男方借債虧空的,等閨女真嫁過去,還不是要閨女一起還債受苦么1

「正是如此1郭婆子笑的眯了眼,「這到底成不成還要相看相看,咱自把趙二姐說的花兒一樣,也還得貴家相得中才行,是不?我可不是那等口空白話、滿天胡扯硬撮合山……」

「那當然,郭保山向來是有一說一,不是那等三姑六婆,混口胡編,兩座山也要硬撮合到一塊兒的人……」謝王氏也笑著說著客套話。

於是兩下里商定了相看日期和地方,就在定在三日後上午半晌,在縣城長壽里的臭水巷,有個劉家茶局子,到時候去那裡相看。

謝王氏進房去拿了五十文錢做謝媒人的車驢錢,看郭婆子斜騎著毛驢兒搖搖晃晃的走了。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