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4、收莊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34、收莊子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又過了一日,只見韓正業的兒子韓宏才騎著馬進村找到謝家,說是莊子上的陳元忠已經搬了,讓他們趕緊去接收莊子。

原來,韓正業聽了謝青山說陳元忠一家賴在莊子上不走,立刻去請王招宣管家喝茶,在茶館里說了此事。

那管家聽說此事,聽韓正業口風透漏出的意思,這陳元忠竟然打著王招宣府上的旗號狐假虎威,竟然賴在他親手賣給人家的莊子里不離開,這不是打他的臉?

於是遣了幾個僕從,當天就凶神惡煞的去了,把那陳元忠一家給攆了出去。那些個僕人也都是賊不走空的,豈能空跑一趟?那陳元忠家裡積攢的金銀細軟不但被搶了個乾淨,連雞鴨都被招宣府上僕人左三隻右三隻的拿走大半兒。

這陳元忠一家,向來是欺軟怕硬的,在無權無勢的謝家面前硬氣耍無賴,在王招宣管家派來的僕從面前,卻是軟如鼻涕濃如醬,只是一味哭求不已。

他們心裡情知,得罪謝青山這樣的平民人家,最多就是挨幾句罵,不傷筋不動骨的,要是得罪了王招宣府上,那可是叫你家破人亡的。

誰知這次失了算,先前他明明打聽了,這謝家是個山上挖首烏髮了財的暴發戶而已,誰想竟能請動王招宣府上,只得收拾了家什零碎,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謝家聽得消息,怎不高興,連忙趕了騾子去莊子上。

謝青山在路上不住的向韓宏才道謝:「還是韓老弟有本事有門道,前兒那陳家死皮賴臉的硬是不挪窩兒。這明明是俺們買的莊子,反倒成了他家的。要不是韓老弟,我還真是沒法子哩1

「謝叔,這莊子既然是俺家牙行經辦的,怎能讓你們傷腦筋,下次再有此事,只管來找俺爹和我,保管給你辦的利利索索。」韓宏才也是個伶俐乖覺的後生,笑呵呵的答話。

說著話,一行人就來到崗上村三里地外的莊子上,將馬和騾子栓在門外槐樹上,進院中一看,果然已經人去屋空,只是到處都是丟棄的臟污雜物,好不礙眼。

院子頗大,比他們住的院里還稍大些,畢竟是在莊子上,四面都不挨村,離的最近的是北辛庄,只有半里地。院子是三合院,格局與北方大部分農家都差不離,也是一間正房坐南朝北隔成三間,堂屋和左右耳房,前面帶東西廂房。

比他們家住的房子還好,雖然有些破舊,但著實是青磚瓦房的屋子,堅固耐用,冬暖夏涼。

「這一家人是屬狗的?咋恁腌臢埋汰,看這屋裡,都沒個下腳地兒1謝平安進了屋,看著地上一片雜物,細聞著,還有股尿騷味,忍不住罵道。

「敢是那陳家人走時不甘心,在這屋裡溺尿,膈應咱咧1謝平田說罷,拿起院里一個禿頭掃帚就開始悶頭打掃起來。

韓宏才皺了眉頭,對謝青山道:「謝叔,這事兒我沒辦好,誰知這家兒人這樣不識抬舉……」

謝青山連忙說:「這咋能是你們的錯?遇到小人,也是沒法子的事兒。也不耽誤,打掃乾淨一樣住1

韓宏才就趕忙上去幫忙,扔破桌爛椅,邊和謝青山一一道來:「另外就是,那陳元忠走的匆忙,原本佃戶佃田事體也沒交接清楚。不過,這也不用擔心,王招宣府上賣莊子前將所有的佃戶田地都收了,地里的種好的麥子也折成現銀賠給了佃農,現在這田裡連地帶麥子全都是謝叔家的。也不用理他原來佃給誰,佃幾畝地,以後謝叔恁想佃給誰就佃給誰……」

謝青山怎能讓韓宏才動手?無奈幾次搶奪不下來,就也跟著拾掇起來。

他細思量了一回,將心中疑惑問他:「宏才,你見識的多,給老漢我出出主意。我見別的大戶人家佃田給別人,有的是五五分,還有『鐵板租』的,到底哪個合用?」

原來,此地地主將田佃給佃戶一般有兩種收租方式。一種為此年收成五五分,也就是地主和佃農各得一半,交糧稅也是各交一半,其他人頭稅等各自承擔;另外一種就是鐵板租,也就是不論豐災,地主固定拿走一定數額的糧食,其他的都歸佃農所有。前者是地主和佃農各自承擔一半風險,壞處是災年大家都虧損;後者是佃農承擔所有風險,遇上豐年還好,交夠地主的定額外,剩餘的全部是佃農的,要是哪年遇上災年,佃農顆粒無收,哪怕借高利貸也要交夠地主的定額。

「謝叔,我看咱家是那等忠厚人家,要是收鐵板租,萬一遇上災年,恁也硬不下心腸叫佃戶借貸破家的交租,還不如五五分,種得多收的多,種的少收的少,也不怕他荒廢了田地。」韓宏才笑著說。

「正是這個理兒哩1謝青山連連點頭,「我原本也是這個意思,就是怕周圍幾個大戶人家跟咱們不一樣,不小心衝撞了誰……」

「還是謝叔老成持重、想的周到1韓宏才贊道,「咱們這片兒大都是五五分,也有鐵板租的,不甚多,不過貪圖近幾年風調雨順收成好罷了1

四人打掃了一番,日頭就到了正上頭,韓宏才就要回去。謝青山父子三個硬拉著他不讓走,讓回家吃飯去,韓宏才胳膊擰不過大腿,只得隨了謝青山父子三個回家。

因出門時謝青山吩咐了採買菜蔬肉食,家中早已洗凈切好,只等他們回來下鍋。

將韓宏才迎進了堂屋,正中放了一張八仙桌,桌上早放了一壇燒酒,泥封還沒開。

桌上擺了炒的開口的榛栗、自家結的石榴棗子、晶瑩瑩蒜蓉香醋拌皮蛋、涼調豬頭肉、果餡椒鹽酥餅。熱菜還在廚房裡熱氣騰騰的炒著。

謝青山拍開燒酒泥封,先給韓宏才倒了一碗:「宏才,別嫌寒家簡陋,咱們慢慢先喝,等會兒你嬸兒她們就上熱菜1

韓宏才連忙站起來阻攔:「哪有讓謝叔給我斟酒的道理,該我敬謝叔才是1

四人在桌上吃酒說話,氣氛越來越熱乎。

謝萱端了熱氣騰騰的整隻燒雞往堂屋去送,那混合著香味的熱氣不住的往臉上撲,口水分泌了滿口腔,只得使勁兒的咽了下去。

這燒雞是在離崗上村不遠的大村鎮葫蘆莊上買的,葫蘆庄蔣家燒雞鋪做滷味是一絕,上午林氏就趕去葫蘆庄買了燒雞、豬頭肉、燒酒,又買了幾斤豬肉、豆腐,用來招待韓宏才。

可惜在這個時代,除非自家人吃飯,普通情形下男女是不能混坐的。家中有客,需得男一桌、女一桌,只有男客人時,女人和孩子是不能上桌的。

在廚房謝王氏留了豬頭肉和椒鹽酥餅給三個孩子,但這燒雞卻是不能拆的,要整隻的端上桌子才好看。

謝萱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吃什麼都香,更何況這噴噴香的燒雞呢?是以有些眼饞。

將燒雞端到堂屋八仙桌上,謝萱就磨蹭著聽了一會兒,知道那陳元忠一家已經跑了,莊子收了回來,就回了廚房,跟謝王氏和林氏說了。

謝王氏和林氏雖早已心有預料,但得了實信,如何不高興?炒菜時手上的鍋鏟子都揮舞的歡快些。

又炒了青翠翠蒜苗溜肉片、黃燦燦韭黃炒雞蛋、鮮嫩嫩雜箘溜肉片、脆滋滋油渣爆菜心,最後上盆兒酸辣開胃酸筍湯。除了葷食,都是自家種的菜蔬。

謝王氏每樣都留出一些來,婆媳兩個帶謝萱三個孩子在廚房裡自吃了。

謝青山父子三個陪韓宏才吃的盡興,直吃到半晌時候,將一壇燒酒都喝盡了。

韓宏才走時東倒西歪,謝青山不放心,讓謝平田和謝平安兩人一人趕著騾車帶著韓宏才,一人牽著馬,送他回縣城牙行。

謝青山畢竟年紀大了,謝王氏打發他去屋裡休息,來和林氏拾掇殘席。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