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5、趙二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35、趙二姐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日一大早,謝家就起了床,這日是謝平安相看的日子,雖然謝青山和謝王氏聽聞趙家夫妻是個重財不守諾的,心中早已打定主意相看后拒了這門親事,但面子功夫還是要做的。

另外就是帶三個孩子去縣城買些筆墨紙硯,預備謝志遠謝志誠讀書上學的事。於是就由謝青山和謝王氏帶了謝平安和三個孩子,謝平田和林氏在家裡忙活。

有了騾車就是方便省力許多,往日里去縣城還要趕個大早,甚至披星戴月的,現在,謝青山坐在車前,拿著長鞭輕輕的甩在騾子身上,謝王氏和謝平安帶三個孩子坐在車上,幾人笑呵呵的說著閑話兒,別說多輕鬆適意了。

約過了半個時辰,就到了臨漳縣城。

其實這縣城共分兩個城區,分別是南城區和北城區,那縣衙和貴族皇親都住的是北城,平民百姓住南城。皇親貴族和官員們住的區叫「戚里」,南城區有四大居民區,分別是長壽里、吉陽里、永平里、思忠里,那劉家茶局子就在長壽里的臭水巷,只要說得了里弄和巷子,不怕找不到地兒。

一路打聽著,幾人就摸踅到了臭水巷,看到劉家茶局子的流水簾迎風飄展,謝青山就將騾子栓在旁邊樹上,帶著幾人進了茶局子。

這茶局子雖然不大,還算潔凈,當街兩間門面,裡頭也放著四五張桌兒,裡頭是茶寮,煮茶備茶點都在茶寮子裡頭。

現下還早,茶局子里並無客人,他們選這個時間相看也是尋個清凈的意思。

見有客人,一個年約五六十的婆子迎了出來,頭上包著青布包頭,穿一身毛青布裙,見人先露三分笑,「客人快請坐,吃個什麼茶?」

「有甚泡茶?簡單的來三碗兒,我們等人哩!再有那果子果仁茶,給孩子們來三碗兒。」謝青山說。

原來宋代的點茶文化發展到明代時,因朱元璋認為點茶的團茶太過靡費,下詔廢除團茶,改為泡茶。兩宋時的鬥茶之風消失了,餅茶被散茶所代替,碾末沖飲的點茶法,變成了以沸水沖泡葉茶的瀹飲法。

不同於文人雅士注重自然天趣、清雅純樸的飲茶方式,市井大眾喜歡的是濃艷雜飲,飲茶時在茶中加入各種花朵、果仁、果子,甚至蔬菜。不論是各樣花朵:玫瑰、梔子、薔薇、桂花、茉莉、梅花,還是各類果仁:松子、榛子、栗子、橄欖、瓜仁、核桃仁、芝麻,還有各式果子蜜餞,甚至竹筍、芫荽、土豆、姜、鹽,萬物皆可泡茶。後世的擂茶可見這種飲茶遺風。

不過,這已經不只是茶了,茶只是個代稱而已,就像後世的奶茶,雖然也有一個茶字,卻與茶葉無甚關係了。

「大娘,恁這裡有甚果子茶?」謝萱對明朝的茶文化好奇已久,不由得問道。

「哎唷,這可多了,有桂花木樨茶、咸櫻桃茶、木樨金燈茶、蜜餞金橙子茶、玫瑰潑鹵茶,還有各類耐嚼用的果仁,隨你想吃甚的,只管給你點一碗來1那婆子笑呵呵的回道。

「那我要個玫瑰潑鹵松子核桃仁芝麻金橘蜜餞茶1謝萱眼睛一轉,說出一串來。

「我也要!我也要1謝志誠聽的眼睛都暈了,連忙喊到。

謝志遠就笑著說:「那我也要這個吧1

那婆子卻絲毫不為難,爽利的說到:「好,客人稍等1便往後麵茶寮子里去了。

「你這小促狹鬼兒1謝王氏笑著點了點謝萱的額頭。

須臾間,那婆子用個茶盤托著六個茶碗出來,給幾人面前放下茶碗,謝青山三人面前是普通的茉莉香茶,青黃色的茶湯上飄著幾片茶葉和茉莉花。謝萱三個孩子面前的卻是一碗濃艷艷的玫紅色茶湯,裡面沉沉浮浮著些松子仁、核桃仁、芝麻、金橘蜜餞,碗邊斜著木勺,一股香甜的玫瑰味伴著果仁鑽入鼻孔,讓人忍不住胃口大開。

「客人慢用1那婆子笑著退去了。

謝萱就拿起木勺攪了攪,先淺嘗了口玫紅色茶湯,香甜可口,又舀起一勺果仁,香脆耐嚼。

這哪裡是茶,這明明是粥啊!謝萱忍不住吐槽,除了不加藕粉,這跟後世的蓮子粥也沒什麼差嘛!

謝志誠早受不住那香甜茶湯的引誘,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卻是燙著了,又捨不得吐出來,只得狠狠的咽了下去,燙的眼睛都紅了,急的謝王氏一邊拍他背,一邊罵他「餓死鬼兒投胎」。

正在笑鬧間,只見門口停了一輛驢車,下來三個人,當頭一個就是媒婆郭婆子,後面跟一個四五十歲年紀男人,頭戴網巾,黃紺紺臉兒,穿緇色粗布薄襖,身量瘦高。再後面搖搖擺擺跟著一個妙齡女郎,身材細長,上身穿一件胭脂紅地纏枝牡丹梭布扣身衫子,下圍菊黃細棉布裙,邊巧手一圈彩碟戲花紋。

三人走茶局,郭婆子眼尖,早看見謝家人坐在裡頭,大老遠就高聲兒招呼:「謝老哥,謝嫂子,你們來的倒早,莫不是著急見趙家二姐哩1

謝青山和謝王氏看見外面人影兒,連忙同謝平安站起來,謝王氏聽郭婆子說話,就笑回道:「郭保山說笑哩1不由得看那趙家姑娘。

走的近了,方看仔細,只見趙二姐頭戴著馬鬃織就的雲髻,露著烏油油的四鬢,鬢旁插一根銅鎏金梅花簪,插兩朵茜紅色絹花,耳垂帶兩個銀丁香。俏生生瓜子臉、黑黝黝杏眼兒、直挺挺瓊鼻兒、殷紅紅櫻桃口兒,烏雲濃密,身材纖長,只除一樣不美,皮膚稍黃黑,兩頰點幾顆麻子,十分美貌減了四分。

因她知道自家短處,面上塗了妝粉遮掩,妝粉質量稍差,不甚細膩服帖。只塗了面,脖子還是原色,是以不甚精緻,但仍不失為一位佳人。

謝萱扭頭去看謝平安,只見他望著搖風擺柳而來的趙二姐,滿面通紅,眼睛像長在她身上似得,像個獃頭鵝似得怔住了。

「看看,看看,這就是俺們村裡一枝花趙二姐,閨名香蘭。這位是趙老弟趙木春兒,是趙二姐的爹。」郭婆子團團臉上笑的擠沒了眼,向謝青山幾人介紹道,又指著謝青山向趙氏父女倆道:「這就是最近大大出名的謝老哥和謝嫂子了!這高高壯壯的後生就是平田了……瞧瞧平田這高生生的個兒,跟二姐多般配1

謝青山和趙木春兩人相互作揖,趙二姐羞怯怯的道了個萬福,謝青山和謝王氏就將三個孩子趕到另一桌兒上去,又忙請對方坐下,喊茶婆子上茶。

郭婆子口裡說著吉祥話兒,冷眼兒著謝平田,瞧他想看又不敢看趙穆臉通紅,心中就有幾分知曉,頓時一連高聲兒笑道:「瞧瞧這後生,瞧瞧這閨女,一個高大壯實,一個有才有貌,可不是天定的姻緣嗎?老身瞧著,這段姻緣今兒就在這兒了吶1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