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6、撮合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36、撮合山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自己兒子的模樣落入謝青山和謝王氏眼中,當爹娘的,豈能不知兒子心裡在想什麼?坐在一旁的謝青山不由得心中嘆氣,只得暫時先改了原先的主意,將這次相看注重了。謝王氏看兒子那模樣恨鐵不成鋼,又嫌丟人,恨不得朝他腰上擰他幾下子,只是與謝平田隔著謝青山,也就罷了。

茶婆子前來問茶,郭婆子一疊聲的說:「我看先來盞兒和合湯,討個吉祥哩1這和合湯也叫陰陽和合湯,是用百合、紅棗、銀耳、桂圓等燉煮的茶飲,一般是新婚夫婦共喝。

聽得此話,謝平安和趙二姐都不由得羞紅了臉,謝平安偷眼望對面兒趙遠姐從袖口抽出一條石榴紅縐紗汗巾,遮了顏面,嬌聲兒道:「郭嬸兒,休要拿人取笑1

「怎地是取笑哩?我自喝我的和合湯,何曾取笑誰來?」郭婆子只做看不見聽不懂兩人情形,笑吟吟道。

「郭保山,他們小孩子,麵皮兒薄,饒他們一饒1謝王氏就笑著說。

「哎唷,這兒媳婦兒還沒過門就開始心疼起來咯!俗話說,新娘進了房,媒人丟過牆,這還沒進房,俺這做媒的就被嫌棄嘍1郭婆子裝作傷心模樣,一番插諢打科、唱作念打,桌兒上氣氛馬上就開懷起來。

謝萱看得佩服無比,這當媒婆的不只要能說會道,還得懂得看人眼色、活躍氣氛,還要不惹人討厭,著實不是誰都能當得的。

於是,郭婆子要了和合湯,趙木春要了芝麻薑茶,趙二姐要了梅桂潑鹵瓜仁泡茶,又要了幾盤細巧果子,黃米棗兒糕、果餡椒鹽金餅、素油薄脆,大家邊喝茶邊說話兒。

「不是我老身誇口,謝老哥家那莊子上足足有七八十畝良田,還不算那河塘荒地,就是那莊子上的三間青磚大瓦房,也值五六十兩銀子哩1郭婆子向趙家父女誇耀:

「咱這縣城裡王招宣家賣這莊子,一口咬定五百兩,一分銀子都不得少?恁滿眼看這縣城,能拿的出現銀五百兩的也就寥寥幾家,就是咱謝老哥眼快,將那白花花的銀子撒出去,要不然那莊子現在能姓謝?咱們柳樹屯還有人托我向謝老哥說情,要佃莊子上的田地哩1

謝萱聽這郭婆子誇得,都不由得臉紅,何況謝青山和謝王氏?那三間青磚瓦房在縣城還能賣上個五六十兩銀子,在遠不著村近不著店的田莊上,哪裡值得五六十兩?那莊子才三十五畝良田,其餘四十畝都是劣田,要全都是良田,五百兩誰肯賣你?還有謝家花了五百兩銀子,不說北城區的官宦貴戚,就是縣城裡那富庶的人家,誰家拿不出五百兩現銀?這郭婆子說得他家仿似家裡有金山銀山似得。

那趙木春卻聽得連連點頭,越看謝平安越滿意,就是趙二姐都不時拿杏眼兒時而溜謝平安一眼,謝平安被她那眼兒溜的渾身都酥麻了半邊。

「郭保山,誇的過了,自家情形自家知道,哪裡有恁說的那麼……那麼……」謝青山再聽不下去,老臉都被誇得羞慚了,不由得打斷她。

「哎喲喲,謝老哥太謙虛哩!門口栓的新騾車不是恁家新買的?我還聽說恁家有一手炮製首烏的絕活兒,連劉神醫的百草堂都不如哩!咱不說那莊子銀子,就憑這一手絕活,就讓人幾世都不受窮哩1郭婆子沒口子的誇讚,她人脈廣,消息靈通,倒是打聽了不少關於謝家的事。

謝青山慈愛的看了一眼謝萱,口中只顧謙虛:「僥倖,僥倖而已!咱不過是那貧門寒家,不敢自比人家豪門大戶……」

「謝老哥為人就是太過謙了,不好那些個虛名兒!平安這孩子為人也實誠哩,不像那些紈子弟,手裡有幾個錢兒就漫撒出去,不說遠的,就說俺們村上沈大戶家裡那幾個子弟,整天一群幫閑勤兒圍著架著,不是鬥雞走狗就是往院里去嫖婊子,哎唷,沈大老爺掙下的萬貫家財,就是金山銀山也要給他們敗光嘍……」郭婆子邊感嘆邊對比,誇的謝平安一時心中自滿,一時又不好意思,偷眼兒去望趙二姐。

只見趙二姐拿著茶碗兒喝茶,又用縐紗汗巾掩了掩口,臉上只是笑笑的不說話,喬模喬樣、做張做致,配上她那會說話的杏眼兒,時而溜謝平安一下兒,本是五六分顏色,配著她那神情態度,足足長到七八分,怎能不引得沒見過多少漂亮姑娘的謝平安神魂顛倒?

「咱們這趙二姐才貌,不說在村裡是獨一份,就是比這縣城裡那大門大戶的閨女也不差,你滿眼看看附近十里八村,誰家閨女能有二姐兒這相貌?再看看這縣城裡頭人家,一路過來,可有比得上二姐兒的?」郭婆子滿口的稱讚,正好那茶婆子拿把錫壺過來添茶水,就扯住問她,「柳姐姐,你說說,我時常領人來你這茶局子相看的,那麼多閨女娘子,可有比得上趙二姐才貌的?」

「哪兒能有哩?依我看來,就是那大戶人家的小姐,也多有比不上這二姐的哩1茶婆子就笑著奉承了一句,原來這茶婆子是柳樹屯出來,向來與郭婆子相熟,郭婆子時常帶人來她這茶局子相看,給她帶個生意,是以見多了相看場面。

「二姐,老身看你這裙子邊斕上繡的彩碟戲花真真兒好,前兒給縣城韓家雜貨鋪說成了親事,給老身布施了一套毛青布裙兒,夏布衫兒,想請二姐給上個花樣子,到明年夏天穿,不知沒有?」郭婆子顯擺自己的本事,也是逗引趙二姐說話,央及道。

「既是郭嬸兒相央,奴家怎能推辭?要不嫌奴家手藝粗陋,趕明兒得空只管送來俺家就是。」趙二姐嬌聲說道。

於是,郭婆子沒口子的稱讚,向謝青山和謝王氏道:「你瞅瞅?哪裡有這樣巧手閨女,性情賢惠,說話爽利,針黹女工又好,我聽說,在家廚上灶上的活計都好。」扭頭又問趙木春,「趙老弟,你每日吃著閨女做的飯菜,可還受用?」

「小閨女家家的,整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沒見過什麼大世面,也就做做家常飯菜罷了1趙木春口中就謙虛著,那話音兒里卻透出些自矜來。

「哎喲喲,趙老弟,你還想閨女做出啥山珍海味不成?居家過日子,不就是家常便飯么?要是日日給你濃油赤醬的潑天撒漫,哪裡是過日子的人?」說著,又問沒怎麼說話的謝王氏,「謝嫂子,你說是不是?」

「是哩!居家過日子才是正經。」謝王氏面上只是笑。

俗話說,高門嫁女,低門娶婦,以謝家現在的條件是足夠對兒媳婦挑挑揀揀的了。而且父母和孩子對女方的要求是不一樣的,謝青山和謝王氏只想娶個賢惠懂事的兒媳婦,像林氏一樣就好,至於相貌如何,一般的人兒就行,但是看兒子的模樣,似乎跟他們並不一條心埃

「謝嫂子說的才是真話兒哩!這媳婦娶進門,最主要的就是居家過日子,瞧二姐這針黹女工、這廚房灶上,難道不是個過日子的人兒?」郭婆子似乎感覺到了謝王氏似乎並不怎麼滿意趙二姐,就把話題引向賢惠的方向。

謝王氏只是笑著點頭,拿起桌兒上的泡茶吃,口中並不回應郭婆子的話兒。她內心裡不喜歡這喬模喬樣的閨女,穿著那緊緊的扣身衫子,將身條兒顯得曲線畢露,描眉抹粉兒倒是沒什麼,就是那走路跟風擺柳一般,神態上也不尊重,眼睛里像有鉤子似得勾人,瞧瞧她那沒見過世面的傻兒子,還沒說上話兒呢,魂兒就被勾了去。

「要我說呀,要是小兩口情投意合,比什麼都強,要是他們自己心裡頭願意,能把小日子過起來,豈不比父母在旁邊催著趕著他們上進強?」

郭婆子眼睛溜了一圈,早把周圍人神態看在眼裡,以她幾十年說媒的經驗,心裡頭早已將周圍人心思猜了個八九不離十,那謝家後生早已在看見趙二姐時就如了意,就是讓他立刻娶趙二姐過門兒都沒二話,那謝青山看兒子心裡喜歡,心頭早就鬆動了。剩下的就是那謝王氏,恐怕是個硬茬子,不好擺平。

「平安啊,你說郭嬸兒說的對不對?」於是,郭婆子就扭頭去問謝平安,謝平安雖然早已對趙二姐色授魂與,但耳朵眼兒里還仔細聽著他們說話兒,聽見郭婆子這一問,正中了他的心思,連忙將頭點的跟小雞叨米一般,口中不住的說:「是哩,是哩,郭嬸兒說的是哩1

謝王氏恨不得立刻就伸手扭他的耳朵,真是恨鐵不成鋼,丟人現眼啊!

郭婆子看謝王氏神態,也不敢撩撥得狠了,轉口說道:「老身做撮合山這麼多年了,撮合過多少夫妻,不怕誇口,就是沒有上萬,也有成千對兒哩!有頭婚的,也有和離再行嫁娶的,要保證這些夫妻個個都情投意合,老身也不敢打包票哩!恁們不知,這世上有千樣人,也有千樣脾性,更有千樣萬樣的要求。就說這姻緣吧,爹娘和兒女們的要求都不一樣哩,尋兒媳婦兒的父母要找賢惠能幹的,那男子娶媳婦要相貌美麗、知情知趣的,恁說說,這世上哪裡有恁些又賢惠又能幹,又美貌又知情知趣的雙全人兒?難哩1

郭婆子說出這一攤話兒來,有情有理,大家都點頭稱是。

郭婆子看大家都點了頭,就趁熱打鐵說道:「那些個再行嫁娶的,除了和離的,不是渾家死了成了鰥夫的、就是死了養家人成了寡婦的,這些且不說他,就只單單說那一種強扭的瓜不甜的。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的姻緣,公婆都歡喜,只因丈夫不喜歡,任她再賢惠能幹,那日子也過不下去,小兩口整日橫眉冷眼、相看兩厭,哪裡是過日子的樣子?有那沒和離的,成一輩子怨侶,怨對方不知情不知趣兒,怨父母當初強行嫁娶的;也有那和離了,再行嫁娶的,中間又生了多少事端,咱們哪裡知道呢?」

「所以呀,這嫁娶之事,還是要小兩口自己情投意合、稱心如意,日子才過的長久哩1郭婆子一錘定音,只見謝平安連連點頭,她眼睛溜向謝青山和謝王氏,只見他們也微微點頭,心頭就是一喜。

又說了一會兒子話,因謝志誠謝志遠吃飽了泡茶,早已在位兒上扭來扭去坐不住,跑到門口去瞧一迴路人,又跑到茶寮子里去看茶婆子泡茶,又見路邊有挑擔子賣玩意兒的,扯著謝萱跑去觀看,只是閑不祝謝王氏只得擔了兩份兒心,這人生地不熟的,怕孫兒被拍花子的拐了去,只得說了幾句話兒就散了。

謝青山花了二三百文錢結了茶錢,一行人就乘騾車往文房鋪去。

路上,謝王氏瞟一眼魂不守舍的謝平安,問道:「平安啊,你看這趙家二姐如何?」

謝平安猛然回過神來,結巴著道:「我看……挺……挺好的……」在娘親的注視下,臉色不由自主的又紅了。

謝萱不由得出言打趣道:「那不明顯的嗎?你看我小舅那魂不守舍的模樣,恐怕三魂七魄早跟人家回家去了哩1說罷,和謝志誠和謝志遠一起嘿嘿笑起來,惹得謝平安又急又惱,伸手就要彈她腦崩,謝萱就躲進謝王氏懷裡去了。

「你惱什麼,萱萱說中你心思了?我看啊,這還沒成呢,你就這副模樣,到時候要真成了親,恐怕有了媳婦忘了娘,她指東你不敢往西,要成個耙耳朵哩1謝王氏瞥他一眼,說道。

「哪能吶?我哪兒是那種沒用的男人,我要和媳婦一起孝順爹娘哩1謝平安就紅著臉說道。

「瞧瞧,還沒娶進門,這就護上了1謝王氏轉頭喊謝青山,「他爹,你瞅瞅,你瞅瞅,咱還沒決定要不要娶那趙二姐,平安這就惦記上了哩1

謝青山呵呵笑道:「平安長大啦,長大啦1

爹娘都這麼打趣他,謝平安只得將頭扭過去,任他們說笑。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