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7、買文房
小說:| 作者:| 類別:

37、買文房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來到中大街,找到一處書坊,謝青山在書坊外躊躇良久,望著穿著儒服直裰的書生們進去出來,都有些不敢進去。

謝萱不太能體會他的心情,畢竟書店在後世跟其他做買賣的商鋪差不多,都是開門做生意而已,與別的生意所不同的,不過多沾染了一分文氣兒罷了。更何況她一般買書都是網上下單直送到家,後來乾脆買了電紙書,連紙書都不需要了……

雖然不能體諒,但是可以理解,畢竟古代封建社會中,讀書人的地位已經被拔高到非常高的高度,而讀書這件事也非普通人能夠有資格的去做的。

「別看了,姥爺,開門做生意,誰能趕咱們出來不成?咱們進去唄1謝萱就說,扯著謝青山粗糙的大手就往裡進,謝志遠和謝志誠笑嘻嘻的在後邊跟著。

只謝王氏心中揣揣,在後邊喊道:「恁只管進去,我和平安在這裡看著騾子和車哩1

進去門,見當堂一個木櫃檯,櫃檯后立著百寶閣,陳列著許多文房用具,筆墨紙硯、筆洗、筆筒、印泥、鎮紙、水滴、筆洗、臂擱、墨匣、筆架,讓人眼花繚亂。右邊當牆擺著一大溜楠木書架,上面整整齊齊擱著各類書籍,左邊放兩個櫸木官帽椅,中間放一個方几,都雕著雲雷紋,官帽椅後面牆上還懸著一幅山水畫兒。

櫃檯后一個三十多歲年紀的男人,拿著一個青花筆洗往百寶閣上放。左邊兒椅上正坐著一個身穿半舊靛藍直裰的老者,頭戴浩然巾,正低頭看書,旁邊方几上放著一碗清茶,裡面飄著幾根兒茶葉。

「大叔,我兩個哥哥要上書塾哩,能給我們推薦點上書塾需要的東西嗎?」謝萱才沒有那種對於這裡的一切都誠惶誠恐的感覺,看到櫃檯後面的男人,就笑眯眯的出聲兒問道。

這聲清甜脆嫩的話音兒讓櫃檯後面的男人轉過身來,官帽椅兒上的老者也抬頭看了他們一行人一眼,又低下頭去看書了。

「剛開蒙的小童,普通的筆墨紙硯就合用,也不必要那些好的。墨和硯台就用一般的桐油墨和石硯便可,剛學寫字要用硬毫,普通的馬毫毛筆足夠了,紙就用普通的元書紙……」那三十多歲的男人穿元青夾袍,頭戴四方平定巾,抬眼看了看謝青山和三個孫兒的穿戴,都是棉布粗衣,知是一般的人家,一邊說一邊低頭從櫃檯下面拿出兩方石硯和兩碇墨,又低頭拿出一疊厚厚的紙和四支大小毛筆,都放在櫃檯上。

謝萱努力踮起腳尖,扒著櫃檯去看上面的筆墨紙硯,謝志遠和謝志誠也有樣學樣去扒櫃檯,被謝青山一人在腦袋上給敲了了一下,低聲呵斥他們老實點。

因著後世日常生活中硯台和墨錠都極少見了,謝萱倒瞧不出好賴,只覺得硯台不像曾經網上看過的那般細膩華美,方方正正一塊兒,既無雕花也無款識,顯得有些粗糙。那墨錠也不夠細膩黝黑,細細摸著,還能摸到上面的細微顆粒。就是那元書紙看起來也略微發黃,呈蛋黃色,紙面上還帶著細細的草梗,跟後世那雪白細膩的紙差的太多了。那毛筆筆桿是用竹子做的,這掌柜的說是馬毛毛筆,謝萱也分辨不出什麼來。

「開蒙的書就是蒙求、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幾樣,書塾里一般是不發書的,你們是買官辦印刷書,還是手抄書?」掌柜的問。

事關孫兒的學習,謝青山就恭敬的問道:「請問先生,印刷書和手抄書?有什麼區別啊?哪個比較好?」

「官辦印刷書都是官府督造的,字跡清晰,錯誤遺漏較少,紙質也好些,但價格也貴;手抄書便宜,但其中或有遺漏、或有字跡不清處,但大體上還是合算的。比如千家詩,印刷書六錢銀子一本,手抄書只需四錢銀子。不過,絕版書籍的手抄本那可就貴了……」這掌柜的話頭兒一時沒收住,抬頭看了看謝青山一行人,自覺說這些無用,便收住了話頭,問道:「老人家要什麼書?」

原來此時不像後世,任何事物只要一掛上「手工」兩字,價格便倍增。蓋因後世工業發達,生產量越大越便宜,而在古代,人工成本是極便宜的,反而工業成本比人工貴。就如同此時從人牙子手中買一個丫鬟才五六兩銀子,而一架描金雕花拔步床反倒七八十兩,能買上十來個丫鬟。

「姥爺,那就買官辦印刷的,事關我兩個哥哥讀書哩,當然是印刷的好1謝萱就快言快語的說到。

「那……那就剛才你說的幾樣開蒙的書籍,一樣來一本吧1謝青山也是如此想的,就對掌柜說道,然後他低頭對兩個孫兒說:「一樣只買一本,回去你倆共看,倘學寫了字,自己再抄一本出來1

「知道了,爺爺1謝志遠謝志誠兩個看爺爺臉色嚴肅,就連忙答應了。

那掌柜從櫃檯後邊轉出來,從右邊書櫃下層各抽出五本書來,放到櫃檯上,用算盤一撥拉,口中不停念道:「蒙求、三字經、百家姓都是兩錢,千字文四錢,千家詩六錢,石硯六錢,墨錠七錢六分,大小毛筆四支七錢四分,一大疊元書紙五錢,一共四兩二錢1

謝萱雖然早已預料到文房不便宜,但這價格還是讓她有些驚訝。一個長工不算節令賞賜,一年工銀也才五六兩,這區區幾本薄薄的書冊和質量並不太好的文房四寶竟然都要四兩多,而且紙、墨錠、毛筆都是消耗品,用不了多長時間都得再買的,怪不得普通的貧家寒門讀不起書。

謝青山從袖中肘后口袋中,小心掏出五兩碎銀子,撿出四兩二錢遞給掌柜的。

謝萱一時想起來,開口道:「姥爺,我志遠哥和志誠哥剛學寫字,肯定寫的東倒西歪的,我聽人家說有現成的描紅,把紙蒙在上面照著臨摹,比自己瞎寫練的快哩1

那坐在官帽椅上的老者聽到謝萱說話,點了點頭,抬起頭仔細看了看謝家一行人,慢慢說道:「小姑娘倒是有見識,確實如此,初學寫字,還是臨摹顏真卿的《多寶塔碑》為好,其楷書結構方正、法度嚴謹、剛勁秀麗,最適合初學。」

「不知這什麼寶塔碑……多少錢?」謝青山就謝過老者,小心的問掌柜。

「一兩三錢。」

聽到此話,謝青山牙疼似得輕吸了口氣,然後望了望兩個懵懂的孫兒,一咬牙便又從袖中掏出一兩多碎銀子,仔細數出一兩三錢來遞給掌柜,「那就拿一本吧1

掌柜的接了銀子,自去書架上取書冊。

「改明兒去了柳樹屯上學,定要跟先生好好讀書,不要只顧耍子,你們這一季學費再加上文房書本,足夠咱家往時大半年生活哩1謝青山諄諄教導。

「知道了,爺爺!我定會聽先生的話,好好學習1謝志遠說道,謝志誠也忙點頭不迭。

這時那坐在官帽椅上的老者問道:「你們要去柳樹屯上學?」

「回老先生的話,正是柳樹屯沈大戶家的書塾。」謝青山見問,不敢怠慢,連忙做了個揖,回道。

那老者點了點頭,「即是如此,我便提點這兩個孩兒幾句。」於是,叫兩個孩子上前,板著臉仔細叮囑了:「你們在家中練習描紅時,謹記要先讀帖,然後書寫,先看準筆形、記住筆路,一筆寫成,不可中途停筆。也可在練習前先在半空里書寫,對運筆的輕重、快慢、起止等做到心中有數,等熟記於心再下筆,如此,練字可事半功倍。」志遠和志誠兩個,見這頭戴浩然巾的老者神態嚴肅、氣質儼然,便不覺有些唯唯諾諾的,那老者語氣更加嚴厲了:「要用心寫,不要只顧拈筆亂畫,只用手不用心,哪裡寫得好字?記住了?」

「記住了1志遠和志誠口中答應,正不知此人是誰,為何要教訓他們,便偷偷抬頭瞄他,又趕緊低了頭。

謝萱在傍邊仔細看這身穿靛藍直裰的老先生,心中已有所悟。

「多謝老先生指點1謝青山長揖到底,趕著兩個孫兒上前道謝。

又說了些道謝語,謝青山捧了用油紙包好的書本並紙墨筆硯,領著三個孫兒出得鋪來。

回去的路上,謝萱就同姥爺說道:「姥爺,我猜那文鋪里指點志遠哥他們的老先生,恐怕就是柳樹屯沈大戶家請的那個老秀才哩1

謝青山聽說,慌得跌腳:「你這妮子,咋不早說哩?我也好讓志遠志誠上前見禮1

「姥爺,我這也是猜的哩!再說,他自己沒有說破行藏,我要問他,還怕他不高興哩1謝萱就道,「不過我看他雖然嚴肅,但肯提點志遠志誠哥,相必是個誠心育人的好老師1

「那人就是夫子嗎?」志誠有些害怕的問,「看起來好嚴肅哩1

「嚴肅才好,正好治治你這皮猴兒1謝王氏就點了點他的額頭,笑道。

「聽說這先生教的好,手底下出了兩個秀才吶!要是咱家能出個秀才……」謝青山手裡的鞭子甩的輕快,扭頭看向兩個孫兒,臉上不由得露出笑意。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