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39、學識字
小說:| 作者:| 類別:

39、學識字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見郭婆子走了,謝王氏就叫心中惴惴的平安到跟前兒,語重心長的說到:「平安,你也看到了,不是爹娘不讓你娶那趙二姐,是他家獅子大開口,將咱家當錢莊哩!咱手裡有幾分銀子你也知道,有多大的肚量捧多大碗兒,咱可娶不起她家這金子做的閨女啊1

謝青山也道:「你兩個侄兒也要上學哩,幸好前兒給他們買了書本文房。要是趙家同意,咱也正好把手頭的銀子花用的差不多了,要是冬季菜掙不了錢,等明年莊子上收了糧食,咱家才有餘錢給他們交下一季的束侑哩1

說著,他沉吟道:「這段時間,咱們父子三個再去山上轉轉,雖說山上首烏不剩啥了,看看能不能挖上幾味中藥……」

謝萱就道:「大部分中藥都要花莖葉入葯,都是春夏秋三季採的,這都馬上入冬了,山上荒草枯枝的,去哪裡挖中藥哩!再說,那山上首烏都被人家挖光了,可不是開始那時候了1

這方面謝萱了解的比他們多,謝青山就嘆了口氣,不再說上山的話。

「爹,娘,我知道你們的難處,咱也不是非那趙二姐不娶。她家要是同意便罷了,不同意就算了,我也不非要急著成親。咱家也有莊子了,我再下力氣干幾年,掙了銀子,我自己娶個媳婦1謝平安先是低著頭,說著說著,就仰起頭來,咬著牙、捏著拳頭狠狠道。

謝青山和謝王氏對視一眼,不由得笑了:「我兒好樣的,是那趙家有眼不識金鑲玉,看輕了咱家平安吶1

於是大家散了,謝青山帶著謝平安往菜地里去,這幾天那些蒜苗和韭黃都長得高高的了,再過幾日,就能賣了,謝平田整日泡在菜棚子里,生怕出什麼意外。

謝王氏就拿了鞋底子和針線,往右邊找馮嬸兒說話去了。

謝萱來到東廂房林氏的屋,這東廂房分兩間,裡頭一間是謝平田和林氏夫妻倆住著,外間睡著志遠志誠兄弟倆,床邊放著織布機。

進屋后,就看到林氏坐在織布機後頭織布,旁邊志遠志誠倆人趴在一個小飯桌兒上,身前放著兩個沙盤,那是謝平田連夜給他們倆做的,正照著那本《多寶塔碑》上面的字描畫呢!

「你們倆認識上面的字嗎?描的跟鬼畫符似得1謝萱就看了眼他們倆面前的沙盤,兩人寫字壁畫順序都是錯的,看上面亂七八糟的線條,忍不住哈哈笑道。

「自是不認得!娘非說閑著也是閑著,要俺倆不論認不認識,先描畫描畫,上學后也熟悉些兒。」志誠有點幽怨的看了一眼旁邊織布的林氏,對謝萱道。

「咋地?要你寫字還為難你了?」林氏手中梭子飛快,斜眼兒瞟了志誠一眼,「俗話說,磨刀不誤砍柴工,你這幾日多學學,明兒到學堂里認識了這個字兒,手底下也寫的利索些1

「是這個理兒,大妗說的是哩1謝萱就笑眯眯的對志誠說,「不過,我認得其中幾個字,今天不妨就把認識的字教給志遠哥和你吧1

志遠和志誠兩人懷疑的看著她:「你又沒上過學,怎麼會識字?」

林氏手中的梭子也停了停,扭頭跟謝萱說:「萱萱,你要也想識字,回頭讓你志遠哥學了回來教你……女孩子認幾個字沒壞處,也省的以後讓人蒙蔽了1

謝萱就知道他們三人不信,反正日後也瞞不住,於是她神秘一笑,偷偷兒的說:「我騙你們作甚?你們忘了?秋天我昏迷的時候,夢裡多經了好些時日,學了好多東西哩1

志遠就點點頭,說:「是啊,要不是萱萱教給咱們認識藥草,掙了些錢兒,咱們今天還上不起學哩1

志誠還是有些懷疑,他拿起那本《多寶塔碑》的描紅遞到謝萱眼前,「那你說說,上面都寫的啥?」

謝萱就拿過來,逐字逐句慢慢的看。因為都是古文繁體、又沒有標點符號,古人用字又有好多艱澀難懂的字詞,她看的極是困難,只能聯繫上下文又猜又蒙。

「這篇文章其實是一篇碑文,名字叫多寶塔碑,全稱為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寶佛塔感應碑文,是南陽人岑勛撰寫、唐玄宗時期一位大書法家顏真卿書寫。內容講的是一個叫程楚金的和尚從小有慧根,九歲就在龍興寺當了和尚,二十歲就向大眾宣講佛法。

有一天他在禪定的時候,看見一座寶塔立在眼前,滿屋有無數佛祖化身,於是他立志建立一座佛塔。遠處千福寺有一個懷忍和尚也看到一條河從龍興寺流到千福寺,還看到了一座寶塔。大家都聽說此事後,都捐錢獻物建這座塔。就連唐玄宗李隆基也夢見了這件事,於是賞賜了很多錢和東西,最後寶塔終於建成了。

建成之後,在每年春秋時都召集高僧舉行法會,楚金和尚還刺破手指寫了很多經書,和舍利子一起藏進寶塔地宮,皇帝賞賜給他一個大香爐。最後是讚歎這個寶塔多麼好看,還有一些佛法之類的詩……」

謝萱一邊看一邊說,看到最後那一篇玄而又玄的佛偈就開始蒙圈了,「反正大約就是這麼個意思吧1

志遠志誠崇拜的看著她:「萱萱,你竟然認識這麼多字啊?」

林氏也不織布了,拿著梭子望著謝萱,目瞪口呆。

「噓——不能出去亂說哩!要不然會被人家說三道四的1謝萱就裝模作樣,悄悄的叮囑。

「就是哩!志遠志誠,你倆可千萬不在外面亂說萱萱的事兒,聽見了嗎?」林氏就回了神,紫堂堂臉兒上擺出鄭重的神色。

「娘,我倆又不是傻子1志誠就道。

林氏就放下梭子,起身來到三人身邊,看了兩眼那天書一樣難懂的描紅字上,又看兩眼謝萱,眼中就有些激動,「萱萱,既然你認得了這些字兒,就教教你兩個哥哥,日後他們倆上學也輕鬆些哩1

「大妗,我不教給他倆,還能教誰1謝萱就笑著說,「再說,日後他倆學堂上學了東西,回來還能教給我哩1

於是,謝萱就開始教他們寫字,從簡單的開始,先說明這個字的意思,再一筆一劃,按照筆劃順序,慢慢教給他們。

她選的都是《多寶塔碑》上那些簡單的字,好讓他們照著上面摹寫,因為謝萱不會寫毛筆字,最多只能寫的工整,教給他們字形字義,最終練字還是得學顏真卿。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