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41、少男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41、少男女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天漸漸的涼了,很快就到了霜降的日子,天氣漸冷、初霜乍白,地里的菜也蔫死了,這時候除了夏天積累的乾菜,還有秋天預備的腌菜,是沒什麼新鮮菜可吃的了。

平常農家也就是霜降前,將種好的蘿蔔和白菜收回家,放進地窖進行保鮮,這就是整個冬天的菜蔬了。

畢竟古代沒有溫室大棚,冬天想吃新鮮蔬菜,除了皇家富豪可以用溫泉地熱來種菜外,普通庶民想吃上鮮菜基本上很難。

即便是發豆芽也是需要一直保持溫度在20°的,古時沒有暖氣和空調,也不是誰家都能保持炭火不斷。

謝萱最近也往菜棚子里跑的勤,畢竟韭黃蒜黃馬上就要上市。

霜降一降,草棚子溫度驟然降了下來。雖然謝萱早已讓謝青山父子三個燃了幾個黃泥爐灶,又在灶上燒水散發蒸汽,防止乾燥失水,但草棚邊上的韭黃和蒜黃仍然受了凍,黃嫩嫩的韭黃蒜黃有些發蔫,心疼的謝青山跌腳不迭。

草帘子雖然蓋的厚厚的,但茅草畢竟縫隙很大,不但透風,如果下雨下雪還會滲透,實在不是密封防寒的好材料。古代又沒有塑料布,謝萱就想到油布傘上的布,那是用棉布和熟桐油製作的,防雨雪、防濕、耐鹼、防腐還有一定的保溫作用,但是成本太大了。

古代漆是很貴的,一罐五斤重的桐油漆也要二兩銀子,油布就更貴了,一匹油布約三十三米,得三兩多銀子,兩個草棚子怎麼也得五六匹布,算下來大約得近二十兩銀子。

謝青山覺得菜還沒賣出去,就先出去二十兩銀子,實在是打爛缸子作瓦片——不合算。

謝萱彎著腰,蹲在黑影影的草棚子里,端著油燈照著被霜打了的韭黃,聽謝青山不斷的道「可惜」。

謝萱勸他:「姥爺,明兒咱倆先去縣城各個菜市去看看,看有人賣這些沒有,如果有,就看看他們賣多少錢一斤,咱們也好定價哩1

謝青山點點頭,說道:「是這個理兒!往年反正是沒見過誰家賣這個的,都是吃些蘿蔔白菜、乾菜腌菜,冬天有個豆芽蒜苗,就算改善生活哩1

「那咱種這個不就掙大錢了?要是賣的多銷量好,咱就再增加幾畝地來種,現在再種還不遲哩!我又想起個降低成本的法子,要是成,回來咱再商量商量1謝萱就說。

「啥降低成本的法子?」謝青山一聽,也不心疼腳邊的韭黃了,趕緊問她。

謝萱嘿嘿笑道:「姥爺,你急啥呢?現在告訴你也沒用啊!明兒一大早咱先割兩筐韭黃和蒜黃,送一筐給劉大夫,剩下一筐再去菜市上試著賣一賣,看看情況!等過明兒再割一筐送到傅家別墅去,咱答應過傅爺爺給他送菜的。」

「還是我外孫女想得周到!這人情是不能斷,要不是劉大夫和傅老爺,咱家也不能過今天這好日子1謝青山連連點頭。

於是第二天天不亮,謝青山就帶著謝平田謝平安去菜棚子里割了兩大簍韭黃和蒜黃,用乾草蓋嚴實了,運回家。

這時候謝萱還在夢鄉里呢!被姥姥從暖烘烘的被窩裡撈出來,謝萱還猶有困意,從門縫裡看看外面的天,有些發白了,點點星辰也漸漸的隱覓不見了。

「我姥爺他們呢?」謝萱打了個哈欠,努力撐開眼皮子。

「小懶貓1謝王氏提著錫壺正給她盆里續熱水,「你姥爺他們都割了兩筐菜回來了,正洗手準備吃飯吶!志遠志誠也起來了,正在那兒溫書呢!就剩你這個瞌睡蟲了1

「我昨晚上睡的晚哩,這本《千家詩》背了不少!以後讓我教他倆,要是背不出來就打他倆手心兒,嘻嘻1謝萱忍不住笑。

「小促狹鬼兒1謝王氏也忍不住笑,又叮囑她:「以後晚上少看書,那油燈下看書多費眼!我年輕時候就是晚上在油燈下繡花,指望著補貼家用,現在老了,眼花了,不中用了1

「沒關係,我掙了大錢,給您賣上一副西洋眼鏡兒,帶上能讓老花眼近視眼看的清清楚楚1謝萱就笑說,眼鏡兒在明朝屬於舶來品,名字叫「」,明畫《南都繁會景物圖卷》就有人帶著眼鏡,還有帶墨鏡的。不過,這種舶來品的價錢實在不低。

「就你嘴甜會哄人1謝王氏用手點了點她的額頭,樂的合不攏嘴。

林氏早已將飯菜擺好,喊眾人吃飯。

早飯照常是熱騰騰的白面兒湯,糜子麥子高粱面做的炊餅,炒了兩個菜,一個白菜,一個蘿蔔,都是用豬油炒的,沾點葷味兒。因為志遠志誠還上學,謝萱身體又不怎麼好,單給三個孩子荷包了三個雞蛋,盛在碗里。雖是他家比從前富裕了,但日常飲食里並不奢侈,但這飯食已經是村裡頂尖的了。

吃了飯,天剛蒙蒙亮,志遠志誠背著書袋早早的去上學了,謝青山就帶著謝萱謝平安去縣城,另外就是讓謝平田也出去散散心,省得胡思亂想。

半個時辰后就到了縣城,先來到百草堂劉大夫處,那葯柜上的夥計叫劉升,還認得謝萱爺孫兩個。

「真是不巧,劉大夫去韓千戶府上出診去了!你們先等會兒,我去稟報二老爺1說著,就進了內堂。

須臾,從後堂走來一個四十左右多歲男子,頭戴逍遙巾,身著石藍斜襟紵絲直裰,腳踏登雲履,面目端正和善。

身後跟著兩個孩子,一個總角少年,頭上豎著髻兒,插白玉簪兒,穿月白蓮池水禽暗紋潞綢小夾袍,踏素緞粉底福字履,玉般俊臉兒,劍眉星目。

一個女孩小些,與小謝萱年紀相約。頭上梳著垂鬟分肖髻,兩邊各插兩個金鑲白玉蟾宮玉兔簪兒,小巧玲瓏的耳垂上帶兩個紅瑪瑙珠兒金丁香,穿一身襖裙,上面穿蓮紅纏枝寶相花偏襟玉綢襖兒,下穿竹青宮緞百蝶穿花紋留仙裙,端的是粉雕玉琢。

現下,兩人正在那男子身後好奇的看向謝青山一行三人。

「晚生劉正壽見過謝老丈,家父前去韓千戶府上問診,還請謝老丈且進內堂稍事歇息1那四十多歲深深做了個揖,以晚輩禮稱呼謝青山。

「不敢,不敢……」謝青山受寵若驚,連忙退後幾步避開劉正壽的禮節,「小老兒來這兒也沒別的事情,就是家裡種了點新鮮菜蔬,劉大夫幫扶我家甚多,就送來給劉大夫嘗嘗鮮1

「老丈太客氣了,老丈能將家中秘方告訴我百草堂,不求分文,實是對我百草堂幫扶良多。還請去內室喝杯茶,暫且休息一會兒1劉正壽說罷,轉頭向夥計吩咐:「劉升,去把謝老丈送來的菜蔬拿進來1

劉升應聲去了,謝平安趕緊跟了出去,幫他抬菜。

幾人往後堂去了,劉正壽請謝青山在黑漆圈椅上坐下,便問起了炮製首烏過程中的一些細節,因為在家裡謝青山也是親手炮製過首烏的,也能回答的上來,但對於這些細節造成的藥理現象就不懂了。

不過,劉正壽也不以為意,在古代各種秘方流傳中,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情況太多了。很多人家中都有一兩手秘方和手藝,只要按流傳的方法做就不會出錯,但為什麼這樣做,他們一般是不清楚的。

謝萱正在認真聽劉正壽和姥爺說話,就見四道目光若有似無的盯著她,她一扭頭,正看見那一男一女兩個孩子正偷偷打量她,於是她對著兩個孩子露出自以為大姐姐般溫暖的笑容。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