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42、棚子菜
小說:| 作者:| 類別:

42、棚子菜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兩個孩子正偷眼瞄人,卻不妨被人家一眼看著,還大大方方的朝他們笑,兩人不由得大窘。

那小少年玉般俊臉兒上飛上兩朵紅雲,那小小少女卻蓮步走將過來,坐到謝萱旁邊的圈椅上,小聲問道:「我叫劉斯芸,劉大夫是我爺爺。你叫謝萱?」

「是啊,我叫謝萱。原來你是劉大夫的孫女,你幾歲了?怎麼以前沒見過你呢?」謝萱看這小姑娘,白凈凈蓮瓣臉兒,細彎彎柳葉眉兒,清凌凌杏仁眼兒,直挺挺瓊鼻兒,是個小美人兒胚子。

「我今年八歲了!前幾天才跟父親從京都回來看望爺爺,那是我二哥劉斯年1她指了指站在對面的小少年,謝萱望過去,就見那劍眉星目的小少年恢復了端正,看謝萱望過去,還微微點頭做見禮狀,謝萱忍不住一笑。

「我聽爺爺誇你有善心、明事理,還說你小小年紀就知大義,要我和哥哥多學學……」說著,她語氣中就有些不服氣的意思。

怪不得這倆小孩兒一直偷瞄她,敢情是對她不服氣呢!

於是謝萱就順著她的口風道:「我哪裡有那麼好?劉大夫那麼說,是故意說給你們聽,激勵你們上進哩1

「是這樣嗎?」劉斯芸就若有所思的問。

「當然了!你家裡大人有沒有經常在你們面前,說誰誰家的孩子有多優秀,然後說你們有多差勁兒?」謝萱就忍著笑問。

「有啊,經常這麼說我們1劉斯芸就氣哼哼的說。

「那不就是了1謝萱忍著笑一本正經的說,「大人們都是一樣的,他們總是說別人家的孩子有多多好,我們有多多差。其實他們是真的覺得別人家孩子比自家強嗎?不過是激勵兒女好好上進罷了!全部家長都用這一套,萬變不離其宗,你要知道了他們的用意,就不會再為此惱怒了1

「誒,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哩1劉斯芸就恍然大悟,「哼,他們以後再這麼說,我就不理他們,有什麼話兒不能明說,非要拐那麼大一個彎兒1

那小少年劉斯年看她倆說的熱乎,趁父親劉正壽沒有留意他們,偷偷的挪了過來,聽到謝萱這一番言論,瞧稀奇似得盯著她看。

正說話間,就見謝平安和夥計劉升抬著一簍菜進來,上面的乾草已經在外面拾掇乾淨,露出嫩黃鮮脆的韭黃和蒜黃來。

「這簍子韭黃蒜黃不多,給劉大夫嘗個鮮兒,也是俺們一片心意哩1謝青山被劉正壽問的正是忍不住抓耳撓腮,他哪裡知道炮製首烏為什麼一定要蒸夠十六個時辰哩?眼見把菜送進來了,連忙轉移話題。

「哦?韭黃和蒜黃?謝老丈家冬季里也能種這韭黃和蒜黃?」劉正壽看那一簍菜,忍不住讚歎道:「長的比京都的還好些1

謝青山一聽,連忙問道:「京都也有人賣這個?」

「是啊,每年到寒冬臘月,棚子菜都會上市,因為冬季種菜殊為不易,價格也是頗為高昂,一斤也得三四十文,跟豬肉的價格差不多了……」

「啊呀,真的能買上三四十文?」謝青山大喜過望,立刻站起身來。

「怎麼,謝老丈往年沒賣過?」劉正壽問。

「也是今年才開始種……」謝青山就瞄了眼謝萱,語焉不詳的說道。

謝萱就立刻接道:「劉二叔,種這個成本挺高哩!俺家也是挖到了百年首烏賣給恁家百草堂,才有餘錢種這個1

劉正壽就點點頭道:「也是,冬季種菜不但需要搭建菜棚,還需日日炭火不斷,糞肥催發,倘若天氣有變,菜蔬損失過半,得不償失礙…」

謝青山連連點頭:「正是如此哩1

「劉二叔,您對種菜還有研究?」謝萱就笑著問。

「京都居大不易,見笑了……」劉正壽就笑著說。

其實早在宋朝就已經有黃化蔬菜出現,宋朝孟元老《東京夢華錄》中記載,宋朝京都東京都臘月:「街市盡賣撒佛花、韭黃、生菜、蘭芽、勃荷、胡桃、澤州餳。」

元朝王禎《農書·百穀譜集之五·蔬屬》也有人們種植韭黃的記錄:「至冬,移根藏於地屋蔭中,培以馬糞,暖而即長,高可尺許,不見風日,其葉黃嫩,謂之韭黃。」韭黃較貴,「比常韭易利數倍」,北方人冬天把韭黃當作珍蔬。

明謝肇淛《五雜俎·物部三》記載:「京師隆冬有黃芽菜、韭黃,蓋富室地窖火炕中所成」。

當時北京城有錢人家會建地窖火炕,隆冬時節,也能吃上黃芽菜、韭黃。因為成本及技術門檻等原因,這些蔬菜只能是富貴家庭及官宦貴族才能吃得起,普通小康市民偶爾改善伙食也吃上一頓,寒門小戶人家是不捨得吃的。

「劉二叔,你來的時候京都有賣這個嗎?」謝萱就興緻勃勃的問。

「一般到臘月時候賣的多,因近年根兒,新鮮菜蔬也買的上價錢。此時剛入冬,倘賣了,比不上臘月掙錢哩1劉正壽說。

謝萱眼睛一亮:「他們的韭黃蒜黃只能割一茬兒嗎?」

「怎麼,你還想割幾茬兒啊?」劉正壽笑著問她,「臘月割完,再長出來的功夫也到春天了,萬物萌發,別的菜蔬也上市,就賣不上那麼高的價錢了……」

謝萱連連點頭,心中歡喜,只是臉上不露分毫。

說了會兒話,不見劉一帖回來,謝青山就要告辭,劉正壽連忙讓夥計拿銀兩過來,被謝青山有些生氣的推辭了。

「劉先生,你這是看不起俺哩!一簍子菜你也要和我客氣?」謝青山就喊住夥計,著臉對劉正壽道。

「老丈莫要生氣,並非如此。」劉正壽笑著解釋:「不說這一簍菜至少也得一兩銀子,往後隔三差五的我百草堂還要去貴家採買菜蔬,難道每次都不給錢不成?不能開此例哩1

「此時是此時,往後再說往後的事!這次說好是俺老漢送給劉大夫嘗鮮,怎能言而無信哩1說罷,招呼謝萱和平安便走。

謝萱就向劉斯芸和劉斯年笑著招招手,跟著姥爺走了。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