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46、叫魂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46、叫魂兒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天一大早,後院的公雞剛打第一聲鳴,謝萱就聽外面東耳房「吱嘎」的開門聲,大約是姥爺和姥姥起來了。

謝萱看著窗紙外黑漆漆的夜色,估摸才凌晨四點,不僅嘆了口氣,繼續將被子裹的緊緊的,翻了身準備再睡個回籠覺。

剛揶好被角兒,就聽見東廂房的房門「吱嘎」又一聲,應該是謝平田和林氏起來了,隨後志遠志誠背誦三字經的聲音隱隱傳來。

謝萱又無聲的嘆了口氣,將被子蒙住頭,就當什麼都沒聽見。

但是,她對古代茅屋的隔音效果抱了過高的期望,隨後廚房門口響起抱柴火的「嘩啦」聲,然後是廚房裡燒火做飯、鍋碗瓢盆的奏鳴曲,最後西廂房的門也「咯吱」一聲,應該是謝平安也起床出門了。

謝萱將蒙頭的被子拉下來,無語的望著漆黑的屋頂,思考是再眯一會兒,還是乾脆起床。

房頂上是用編好的竹篾鋪了兩層,再上面是厚厚的茅草,天越來越冷,外面呵氣成冰,謝萱賴在床上,腦子裡胡思亂想,根本不想起床面對那股寒氣。

雞打第二遍鳴,謝王氏端著一盆熱水敲她的門:「萱萱,小懶貓兒,起來吃飯哩1

謝萱就搭著衣裳,迷迷糊糊的去開了門,原來不知不覺她又睡了一覺。

蘸著青鹽刷了牙,洗了臉,塗了香面脂,謝萱就來到堂屋。

林氏正在擺飯,一面喊志遠和志誠哥倆:「志遠,志誠,吃飯哩!吃完飯該上學去了1

就見志遠搖頭晃腦的出來,口中猶自喃喃不斷,後面志誠卻是拉頭籠腦,半眯著眼兒,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志誠哥,快看你身後,先生來了1謝萱突然喊道。

「先生,我再不敢打瞌睡了——」只見志誠一個激靈驀地跳起來,連忙轉向身後,口中不斷胡言亂語,「先生在哪兒?先生在哪兒?」

「哈哈哈——」謝萱笑的跌腳,指著一臉懵逼的志誠道:「大妗大舅,姥姥姥爺,你看給他嚇得,肯定是上課睡覺被先生抓住了……」

謝王氏看志誠呆愣愣的,連忙走到志誠身旁,一手摟著他,一手向四周半空中不斷抓,口中不住向四周喊:「志誠回來嘍——」喊一聲兒,半空中抓的那隻手便向志誠頭上按一下,如此喊了七遍才住手。

「奶奶,你這是幹啥?我啥事也沒哩1志誠被謝王氏這一番動作弄迷糊了。

林氏看志誠沒事,又想起他方才的話來,「志誠,你給我老實說,學堂里你不讀書,打瞌睡來?」

看志誠就有些支支吾吾的,林氏就扭頭問偷偷要躲的志遠:「你弟是不是上課打瞌睡叫先生罵了?」

謝王氏就向林氏揮揮手:「別嚇唬他,剛回過神來,緩緩再說1又扭身使勁兒點點謝萱的額頭,嗔道:「你這個小促狹鬼兒,以後可不興冷不丁兒的嚇唬人了!把人魂兒嚇跑了,可出大事哩!前一段兒你掉井裡,救上來咋都不醒,叫我借了一籮米,一邊撒一邊圍著那井喊了半日,你才慢慢醒過來,把咱們給嚇得……」

謝萱原本是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誰知魂歸此處,投在這小謝萱身體內,對著鬼神之說半信半疑,只得點頭稱是。

雞剛打過三鳴,謝家人飯罷,村中人也陸續扛著工具來到。

有與謝家向來交好的鄰居,馮嬸兒的丈夫和兩個兒子,周老麥父子三個,另有村裡其他四個勤快的漢子,都是幹活實誠不耍奸的好勞力。

謝青山叮囑林氏,等秋娘女婿、她娘家兄弟和侄兒來了,讓她帶到莊子上。謝青山就和謝平田帶人先往莊子上去了。

謝王氏和謝平安則趕著騾子,去葫蘆莊上買些兒鍋碗瓢盆、酒肉油鹽等東西。請人家來挖地屋,都是下力氣的活計,一日三餐不得少,好歹得見些肉星兒。都是親戚鄰里,不能怠慢了人家。

一時喧鬧的人群都走了個乾淨,志遠志誠早吃完飯就背著書包上學去了,家裡就剩下林氏和謝萱。

「唉——好無聊藹—」謝萱就看著林氏手中的梭子飛來飛去,織布機「」響個不停,她百無聊賴的問:「大妗,你天天織布心裡煩不煩啊?就不覺得無聊?」

「有啥無聊的?日子就是這麼過的唄!再說,咱家的日子不是越過越好?」林氏見她小小一個人兒,口中一直嚷嚷「無聊,沒意思」,不由得笑她:「你小小人兒,天天喊沒意思,像啥話?要真閑得慌,我那針線筐里有繃子,你去學著兩朵花兒去1

謝萱就興沖沖的去拿了針線,見裡面有個了一半的繡花繃子,筐里還放著些兒五顏六色的細棉線,整整齊齊的編成一條辮子,一看就知道是個仔細人。

拿起那個了一半的繃子,上面著一塊月白色的細棉布,上面著嬰戲石榴的紋樣,那胖胖的嬰孩兒已經成了,懷中抱著一個裂口的大石榴,只旁邊一棵石榴樹了半截兒。

工雖然算不上精緻細膩,但也針腳齊整,是做慣針線活的手筆。

「大妗,你這個準備做啥?」謝萱就問。

林氏因夏日裡幹活,皮膚並不白皙,被日頭曬的紫堂臉兒上微微紅了紅,手中梭子卻不停,笑道:「我做個抹胸哩1

「哦!繡的真好看……」謝萱就贊道。

「這算啥好看?你娘繡的才叫好看哩1林氏就笑道:「我針線功夫只是一般,你娘針黹功夫好。繡的那花兒啊,像剛從地上摘下來也似;繡的那鳥兒,活靈活現,像是會動哩!你睡那枕頭,枕面兒上一副喜鵲登枝兒,不就是你娘在家當閨女時繡的?」

「我說那枕頭繡的還挺好看,原來是我娘繡的啊1謝萱就隨口著,「大妗,你還有繃子沒了,我怕給你壞了,我自己弄個繃子弄塊兒布著玩兒。」

「裡屋床頭邊上掛著好幾個呢!都是你大舅閑的時候做的,自己拿去!柜子里有兩塊粗布,你先上,試著1林氏就打發她自己去拿。

謝萱就自己拿粗布在繃子上,又去廚房找了塊兒蘿蔔,拿刀削尖了,在粗布上隨便畫了枝梅花兒,粗布上便留下淡淡的青色汁液,她就穿了線拿起針,開始繡起來。

前世流行十字,她嫌十字沒技術含量,自己在淘寶買了蘇繡的套件,大小繃子、印好樣子的絲綢、配好顏色的絲線,連指導教程都給你發進電子郵箱里,就怕你學不會。

當初她還大張旗鼓的買了清末民初刺繡大師沈壽的《雪宧譜》,誓要出一副牌匾掛在堂屋裡。可惜只了一朵花兒,兩片葉兒,就嫌太慢太無聊半途而廢,來這裡之前,那套傢伙還壓在箱底兒不見天日。

正低頭跟針線較著勁兒,就見院門外傳來一聲高興的喊聲:「娘!我來了哩1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