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48、忘憂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48、忘憂草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下午時候,謝王氏帶著三個孩子在家,林氏和秋娘去莊子上給工人們做飯。

謝王氏坐在東廂房裡織布,謝萱和周芹用繃子繡花玩兒,周鴻老老實實的拿著糖在啃,就聽到門外傳來喊聲:「謝叔在家不?」

謝萱抬頭說:「我聽著是牙行的韓叔,恐怕是棚子菜的事有結果了1

謝王氏就趕忙丟下梭子,出去迎人。

果然是韓宏才騎著馬來了,看謝王氏要去燒水泡茶,他趕忙去攔:「嬸兒,你別忙活了,既然謝叔他們在莊子上,我趕緊去告知他們。那三家酒樓要的急,明兒早上就得把菜給他們送去,不能耽擱他們生意哩1

原來有三家酒樓要這蒜黃和韭黃,要謝家每日送貨上門,韓正業得了消息,就趕緊讓韓宏才來通知謝家。

謝王氏留不住他,眼看著韓宏才騎著匹棕馬「」一溜煙兒跑了,口中不斷喃喃道:「這孩子,連口水都不喝……」

「姥姥,這可把心放回肚子里了吧,咱家的棚子菜有人訂了1謝萱就笑眯眯的說到,「這回沒憂慮了吧1

原來謝王氏雖聽謝青山轉述韓正業的話兒,說這棚子菜好賣,讓他們趕緊多種幾畝地,心裡是擔著憂的。尤其那棚子里的菜還一斤沒賣出去,就先花了恁些錢,又請了恁些人,架子鋪的太開,生怕牆頭上跑馬——轉不過彎,沒法收常

眼見著一下有三家酒樓要菜,還每日都要,算算那草棚子里的菜根本供不上多長時間就要斷貨。

「要是那三家酒樓每日每家都要三十斤,每日就是九十斤,咱那棚子里總共也才三千來斤,也就供上一個月,菜就沒了哩1

「哎呀!這可咋辦?」謝王氏倒慌起來,「咱那地屋才開始挖,時間咋算都不夠哩1

「細水長流唄!一口也吃不成個胖子。」謝萱說。

果然,晚上謝青山父子在莊子上跟工人一起吃過晚飯,回來時臉上笑呵呵的。林氏和秋娘也因為在莊子上做三餐,早得了消息,也是藏不住的笑。

家裡只謝王氏帶著謝萱、周芹、周鴻,還有下學歸來的志遠志誠吃飯。

越近冬天,天晚的就越早,謝青山他們回到家時已是黑漆漆的了,只有幾點星光,略微能看清地面。

堂屋裡點著油燈,謝青山安排了明日的日程:「咱爺兒仨明兒早起去割五十斤韭黃和韭菜。回來平田去莊子上領著工人幹活,我和平安趕車把菜送到縣城。宏才告訴我說,一家大酒樓每日訂四十斤,另外兩家訂三十斤,要是客人喜歡再加量。另外咱得多割出一簍來,給韓老弟送去,上次那簍子菜他給各個酒樓送去當樣品哩1

「咱們先前說給傅爺爺家送菜,還沒送哩1謝萱說道。

「對哩!都忙糊塗了,那就再多割一簍,明天從縣城回來咱給傅家送去。」謝青山想起傅家別墅那輝煌氣勢,一時有些心怯,就問謝萱道:「萱萱,你去不去?」

謝萱想了想,要去就得天不亮就起床,那天兒冷呵呵的,凍的人發抖,乾脆的搖搖頭:「起不來,不去1

謝青山和謝王氏不由得一齊笑起來。

志誠心中不平道:「為啥萱萱就能睡到大天亮,我和哥哥就得起那麼早?」

「萱萱是女娃,咱們是男子漢,當然得早起了1志遠就淡定的說。

「那你們把我當女孩吧!我也想睡懶覺1志誠眼睛一亮,立刻說道。

隨即,他腦門兒上挨了一個暴栗,「沒才料的皮猴子,我讓你當女孩!我讓你睡懶覺1林氏恨鐵不成鋼,「你個不爭氣的東西1

打的志誠哎哎直叫喚,平田在旁邊看著兒子被媳婦打,臉上笑呵呵的。晚上謝青山跟平安去西廂房睡去了,秋娘帶著周鴻跟謝王氏一起睡,周芹和謝萱兩人作伴。

謝萱向來是個夜貓子,曾經是不到12點是堅決不睡覺的,現在雖然睡的早了,但相比謝家其他人,仍然是睡的晚的。

晚上閑著無聊,她就點著油燈翻千家詩。書已經讀了兩遍了,現在無聊到已經開始背誦了。因為學堂里還沒學到詩詞,這本書現在是她的專用。等買菜掙了錢,她首先就是去買幾本書,要不空閑時間實在難熬。

「萱萱,你還識字啊?」周芹一臉羨慕的看著謝萱,能識字的人在她眼中都是極厲害有學問的人,沒想到萱萱這麼小就能看得懂書了。

「志遠哥和志誠哥不是在念書么,我跟著學了點兒1謝萱這話也就糊弄糊弄沒見識的小孩,志遠兄弟倆還在念三字經,才認得十來個簡單字,哪裡就能讀詩了。

「你想學嗎?我教你啊1謝萱看著她一臉羨慕的模樣,就問她。

「真的嗎?我想學哩1周芹一臉驚喜,噌的一聲從被窩裡坐起來。

「我騙你做什麼呢?來,我先教你寫你的名字……」謝萱就在桌上茶碗里用手指頭沾了水,在如豆的油燈下慢慢的寫了個「芹」字,一邊寫一邊跟她說:「咱倆的名字都是菜,你是芹菜,我是黃花菜!你看,這首詩里還有你的名字哩1

「真的?我的名字也能寫進詩里?」周芹一臉驚喜。

她的名字是爺爺在地里幹活時,聽說兒媳生了個丫頭,隨手指著溪邊的野芹取的。農家生了女兒,大部分都是如此取的名字,都是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植物,什麼花草樹木,梅蘭竹菊,都是常用的。周芹雖然內心並沒有對家人有什麼不滿,但潛意識中卻知道,自己是比不上弟弟的。

弟弟生出來時,爺爺要花十文錢找算命先生取個好名兒,後來接生婆說弟弟長得文弱,不如娶個賤名兒,圖個好養活,才喊做柱子的。

一聽說自己的名字在詩里也有,小小少女便覺得自己彷彿不是路邊隨便長的野菜,不但名字沾染了些文氣,甚至連自己都不那麼平常了。

「這首詩是宋朝一個叫朱翌的詩人寫的,我給你念念!

幽人本無肉食原,岸草溪毛躬自薦。

並堤有芹秀晚春,采掇歸來待朝膳。」

看到周芹一臉認真、恭恭敬敬的模樣,謝萱就也不再輕視,笑著給她讀了一遍,然後解釋道:「這寫的是一位幽居的隱士孤芳自賞,在晚春采芹做飯的詩。」

「啊?寫詩的人也喜歡吃野芹菜嗎?」周芹像發現一個稀奇的事兒一般,驚奇問道:「我以為那些會寫詩的人,天天都吃的是大魚大肉呢1

謝萱才不會給她解釋什麼詩人通過采芹表達歸隱之情之類破壞氣氛的話兒,只是笑道:「大魚大肉也會吃膩啊,吃野芹菜改善一下口味嘛1

「大魚大肉也能吃膩?要是我,天天吃,頓頓吃,也吃不膩1周芹就一臉嚮往道,然後回頭問謝萱,「萱萱,詩里有你的名字嗎?」

「有啊!萱草雖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亂葉中,一一勞心插。是宋朝大詩人蘇軾寫的呢!唐朝李商隱也寫過,應憐萱草淡,卻得號忘憂呢1

原來,萱草在農村就是黃花菜,也叫「金針」,晒乾後用來炒菜或者給湯當配菜,味道是極鮮的。不過文人喜歡把萱草叫「忘憂草」,或者「療愁」,《博物志》中記載:「萱草,食之令人好歡樂,忘憂思,故曰忘憂草。」

謝萱倒是希望這輩子真的能忘憂,平和喜樂的度過這一生——然後回到曾經的家。只當玩了一個真實度高達百分之百的遊戲,把號練到頂點,然後刪號退出,醒來依舊是老媽做好的飯,老爸拿著剪子修花枝的情形。

本是忘憂物,今夕憂重生。

細弱葉初長,孤秀花未盈。

亭亭蓬蒿立,瑟瑟風雨驚。

何時歸來處,安我心中寧。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