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49、早生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49、早生疑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天還未破曉,謝家又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早飯謝青山配著蘿蔔鹹菜喝了碗粟米粥,吃了一個高粱小麥黃米的合面饅頭,又在謝王氏的催促下吃了一個煮雞蛋。

吃完飯,又去棚子里割了五簍韭黃和蒜黃,趕著騾車去縣城時,天色依然未亮,寒霧瀰漫。謝青山卻等不得霧散了,和平安兩人趕著騾子走進濕冷的霧氣中。

到縣城時,天已經大亮,寒霧也散的差不多了。謝青山先帶平安去牙行找韓正業,送給他一簍鮮嫩嫩黃翠翠的新鮮菜蔬。

韓正業問了一番他家的菜棚子種的怎麼樣了,聽說謝青山請了二十個人一齊幹活,連連搖頭:「不夠!不夠!那幾個人挖到啥時候了?你那棚子里的菜只能供一個月,要是別家酒樓又訂,連半個月也供不上哩!我瞧遲早要斷貨,你趁早多找些人去幹活,要是錢不夠,就來找我1

謝青山就連忙推辭,說回去再雇些人幹活。

韓正業一時又說:「昨兒剩了一把蒜黃和韭黃,我讓家下做了,吃著倒比兩年前去京城時滋味還好些,沒有沖鼻子的辣味,也沒筋,脆滋滋的,倒有股子清香!普通人家是吃不起,那富貴人家才不差這些小錢兒哩1

又遣兒子宏才與他一起去訂菜的那三家酒樓,給他領領路、認認人,以後送菜也方便。

那三家酒樓分別是南城區金虎街旁的醉霄樓,每日訂四十斤,香粉巷的春風樓,銅雀街的雲來酒店,分別每日訂三十斤。

這三家酒樓差不多都沿著縣城中大街金虎街附近,不到半晌,謝青山趕著騾車很快就送完了,一點兒沒耽誤酒樓晌午迎客。

銀錢當場結清,是韓正業與酒樓商榷的價格,每斤三十五文,一個早上一共掙了三兩五錢,樂的謝青山不住的笑。平安也時不時的跑神一會兒,一臉的嚮往著什麼。

剩下一簍子菜要送去傅家,早就說好的,種好了菜要送傅老道爺孫倆嘗嘗,不能食言哩!

去的路上,謝青山輕快的甩著鞭子,邊趕著騾子,邊跟謝平安說:「才一百斤就賣恁些錢,比咱往年打一個秋天的山貨還掙錢哩!當初萱萱說讓種冬季菜,我還怕不成,只種了一畝,這回真是後悔了1

平安也笑呵呵的:「誰成想這普通的菜到了冬天賣恁貴哩,要是咱普通人家,誰肯花錢吃它?寧願多吃兩斤肉哩1

「就是,咱一是沒這技術,二是沒這樣眼光。萱萱那天跟我說,窮人的錢不好掙,即便掙也掙不了多少,要掙就掙富人的錢,他們的錢來的容易,去的也容易,果然說的不錯哩1

謝青山笑著說道,他甩著輕快的鞭子,讓騾子快步跑起來。

平安聽見此話,不知想到了什麼,面上有些欲言又止。

「爹,我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可別打我。」

謝青山扭頭斜瞟了他一眼:「你先說說,我聽聽再說。」

「自從那回萱萱醒過來,我看她咋像變了人兒一樣……跟原來完全不一樣了!就算跟她說的一樣,昏迷的時候在夢裡過了好些年,這些東西都是誰教她的?我總覺得這事兒透著邪性……」

謝平安話還沒說完,謝青山手裡的鞭子便沒頭沒腦的抽了過來。

「哎唷!爹!你住手,我都說了你別打我……」謝平安一邊躲,一邊求饒,可是騾車上地方不大,他饒是躲的快,也實實在在挨了幾鞭子。

「我讓你邪性!我看你才是邪性了,你沒事兒瞎琢磨啥哩?」謝青山狠狠在他背後衣服厚的地方抽了幾下,「沒萱萱,咱家能有今天?能買的起恁大莊子?恁倆侄兒能上的了學堂?能有媒婆不時來給你說媳婦?你個忘本的混賬東西……」

「爹!爹!我錯了!我就是心裡疑惑,哪裡就忘本了?要是李家敢動萱萱一下,我敢上去拚命哩1謝平安蹲在騾車上,頭朝後、雙手抱頭一邊躲閃,一邊喊道。

謝青山這才停了手裡的鞭子,將身子扭過去繼續趕騾子,口中淡淡說道:「你當我和你娘都是憨貨糊塗蛋?萱萱變化那麼大,我倆都沒看出來?你娘在萱萱剛醒就覺得不對勁兒了,那眼神兒跟萱萱一點都不一樣,說話口音不是咱這兒的,倒像是京都那邊的,嚇得你娘以為鬼上身了……」

「那你們還跟沒事兒人一樣?」謝平安不由得失聲問道。

「你個傻小子,你娘後來說話的時候試探她,問她小時候的事兒,一件件一宗宗都記得清清楚楚,鬼上身哪兒能知道這個?」謝青山瞪了他一眼,繼續說道:「後來萱萱說那日昏死過去后,魂兒不知飄到哪兒去了,在外頭飄了好些年,才慢慢回來。在外經歷恁些年,也夠一個人長大了……那人長大后能跟小時候還一模一樣?」

「她也就昏迷了兩三天,那魂兒去哪兒飄兩三年哩?」謝平安不解道。

「傻小子,你沒聽說過一句老話兒,人間一日,天上一年?」謝青山頭也不回,淡淡問道。

「你是說……萱萱昏迷的那三天,魂兒飄到天上去了?」謝平安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不知道……」謝青山遲疑了一會兒,才慢慢說道:「那天郎中也說了,能不能醒來,就聽天由命……不管萱萱昏迷那幾天經歷了什麼,那肯定也不是她自願的,誰人家那麼身嬌肉貴的閨女,連洗臉后不塗面脂都受不了,肯來咱這窮呵呵的人家兒……」

「那你不怕啥不幹凈的東西……」謝平安失聲問道,看到他爹充滿怒意的目光,下半截話兒不由得咽了回去。

「萱萱剛醒不久,你娘趁空兒在白雲觀上求了個驅邪符,縫在萱萱鞋裡,她天天踩著,如今也好好的,豈不是咱們多想了?」謝青山淡淡道:

「即便是萱萱真的是……那也是個好人家閨女,否則怎會告訴咱們恁些法子,對咱家人也是一心一意。就是普通人家,對咱一點兒恩情,也要記一輩子哩,何況她為咱家做了恁些哩!常言道:行事只看善心否,糊塗自有糊塗福。有些事,你何必一定要追根究底,傷了情面,讓人心裡不好受……」

騾車骨碌碌走在鄉間道上,謝青山的低語伴著騾子的馬蹄聲飄散在空中,慢慢的被寒風吹去了……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