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50、門戶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50、門戶高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謝青山想著,趕緊將菜送到傅家,再回家不耽擱吃午飯,所以一路趕的很急。快到晌午時候就到了清虛觀後山腳下,距離傅家的山間別墅直線距離是近了,但垂直距離還隔著長長的石階,才能真正看到傅家別院的大門。

添了二十文香油錢,將騾車暫寄放在清虛觀中,平安背著那一簍菜蔬就開始爬山。

他們父子是走慣了山路的,何況這修好的整整齊齊的石階?不一會兒,就到了傅家大門口。

擦了擦頭上的薄汗,只見傅家別院正門緊閉,只旁邊開個角門供人出入。此時那角門邊正坐著個小廝,穿著青衣夾襖,帶著六合一統帽兒,正坐在門房裡喝茶,上一回看門的老叟倒不見蹤影。

謝青山上前陪著笑道:「小哥,煩請通報一聲兒,說謝家老漢送菜來了1

「送菜?買菜不是由后廚的張管事下山採買么?怎地送到正門來了?」那小廝捧著杯熱茶,懶洋洋的問。

「老漢不是專門送菜的,上次傅老爺說俺家的棚子菜種好了,要嘗嘗俺家的菜種的如何。這不,俺割了一簍子來,給傅老爺和孫少爺嘗嘗鮮。」謝青山就笑著說道。

「俺家老爺說的?」那小廝這才仔細打量了謝青山父子兩個,見他們穿青灰色棉布裋褐,頭帶網巾,是個平民人家模樣,就不甚在意道:「老爺正閉關煉丹呢!誰都不許打擾,你們回去吧1

「這位小哥,既然傅老爺忙著,那稟告孫少爺也是一樣的。」謝青山皺了皺眉頭,只得又陪下道:「上次孫少爺也說要嘗嘗俺家的菜哩1

「既然如此,你們先等著,我去稟告孫少爺1那小廝有點不情願的將茶放在桌兒上,起了身往裡面走,嘴裡還一邊嘟噥著:「什麼金菜銀菜,還巴巴的送來,俺傅家在京城什麼菜沒吃過……現在來巴結的人咋一點兒眼色都沒有……」

平安畢竟年輕氣盛,聽那小廝嘟噥的話兒,心中就有些不平,口中不由得怨,咱們來給他們送菜,反倒求著他們哩!咱這是圖個啥?」

「閻王好過,小鬼難纏。他這是嫌棄咱沒給他人情錢哩1謝青山這才反應過來,「傅老爺和傅家孫少爺都是極和善的人,咱不能因為他家一個不懂事的小廝就生氣……」

等了越有一刻時候,就見那小廝一溜煙兒小跑過來,看到謝青山和平安還在,就趕緊彎著腰笑道:「我是厥著屁股看天——有眼無珠,衝撞了兩位,還請兩位莫怪。孫少爺請兩位過去呢1

謝青山和平安被這小廝的前倨後恭弄的有些不解,連忙客氣道:「小哥兒過謙了!請小哥帶路吧……」

一路上假山流水、曲徑迴廊自不必提,更有那四季常開不敗的花草,在這萬物凋零的時候依然鬱鬱蔥蔥、葳蕤茂盛,極是罕異。

穿過儀門,轉過薔薇架,行過木香棚,九曲迴廊,走到一處暗香氤氳之處。謝青山定睛看去,卻是一棵虯枝古勁的綠萼梅,足有三丈多高,苔生古枝,滿樹梅花開的嬌嫩欲滴。古樹下一張古樸石桌,三張石凳,鋪著石青的錦緞褥子。

那傅小官人穿著茶白斜襟玉綢道袍,腳踏雲緞粉底靴,頭上戴著松花色逍遙巾,正坐在一張石凳上。石桌上古銅牛水火爐中正燃著銀骨炭,上面放著松竹梅銅壺,水已經開了,正咕嘟嘟的冒著熱氣兒,小官人卻渾然不覺,手中正拿著一本書看的入迷。

小廝走近了,腳步越發輕靈,小聲道:「孫少爺,客人小的帶來了1

傅君之扭頭看見謝青山父子,連忙放下書站起來,笑道:「謝老丈今日怎麼有空來此?可是又有什麼好藥材不成?」

謝青山上次已經知了這傅家在京城乃是為官的人家,真敢輕慢?見傅小官人起身相迎就要彎腰磕頭,平安也放下菜簍子,跟著磕頭。

傅君之趕忙上前兩步攙住了,「老丈怎行如此大禮?您將方子送給百草堂,行此高義,小輩敬佩不已,以後就不要再如此客氣了1

「不敢,不敢……」謝青山誠惶誠恐。「老漢這次來是送點棚子菜,給傅老神仙和小官人嘗嘗鮮。先前因說了要種冬季菜,老神仙說要嘗嘗俺家種的菜,這不,就給貴府送來了……」

傅君之就走到菜簍子邊看了看,笑道:「哎呀,你們家還真種出來了!長得比俺家莊子上還好些。」

謝青山問:「怎麼,小官人家裡也種菜?」

「奶奶在世時一向茹素,家裡蓋了暖棚,冬日裡種些菜蔬花草,給奶奶添個菜。」傅君之笑道:「我瞧著,那暖棚里的菜還沒你們種的好呢1

「僥倖,僥倖而已。」謝青山就連忙自謙。

「怎不見萱妹妹來?」傅君之看看謝青山身後,不見那靈巧的身影,不由得問道。

「唉,天寒地凍,小孫女懶怠出門,見笑了,見笑了……」謝青山就破不好意思的說,「小官人想見她?我下次再帶她來就是。」

「哈哈,原來如此。」傅君之笑說:「那下次一定帶她過來,我倒有幾句話兒想問她呢1

又問平安是誰,作何經紀,成親了不曾,謝青山都一一答了。末了,傅君之問道:「你們這一路趕來,吃飯了不曾?」

聽聞謝青山父子還沒來得及吃飯,就吩咐廚下做飯,讓小廝帶他們到醉霞閣內吃喝,好好服侍。

告辭了傅君之,謝青山和平安跟著小廝的腳步,去往醉霞閣中。

路上,小廝殷勤道:「先前不知老先生和孫少爺是舊識,衝撞了兩位,還請兩位不要與我一般見識哩1

謝青山見他也不過十四五歲,就笑道:「小哥兒說笑,哪裡有什麼衝撞!都是誤會罷了1

那小廝愈發歡喜,一路帶領謝青山父子二人來到醉霞閣,又是催飯,又是催酒,陪著小意兒服侍。

一時,慢慢的上了飯菜,先是上了四個果盒子,白生生雪藕兒,黃橙橙山東柑,焦脆脆瓜子兒,甜絲絲糖炒榛栗;又端上四盤兒現成冷盤,分別是香濃濃糟鵝胗掌、切片兒臘鴨、秋天腌的肥蟹、黃登登泰州鴨蛋。

謝青山和平安正為傅小官人厚意而感慨時,見小廝抱上一壇金華酒,親自拍開封泥,斟與謝青山和平安吃。

推辭了一番,就見外面又有小廝陸續端上四隻裡外青花瓷盤兒,裡面盛著整隻的燒鵝、晶瑩瑩荔枝豬肉、香嫩嫩清蒸魚、肥禿禿油炸燒骨,主食是一漚香米飯,另有一海碗酸甜湯佐食。

因那小廝只顧殷勤侍候,謝青山和平安兩人這頓飯吃的頗不自在,再三邀請那小廝上席同吃,那小廝只說不敢。

末了,謝青山和平安吃的肚兒溜圓,鬆了幾回腰帶,再撐不下了。

桌上飯食還剩下小半,只得勉強直起了腰,就要向主人告辭歸去。

聞說小官人上課去了,另有一個小廝拿著一包銀兩酬謝,謝青山再三推辭不過,只得收了,又遙遙拜了兩拜,背著空簍子下山歸家去。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