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51、種菜忙
小說:| 作者:| 類別:

51、種菜忙

小說:田園悠閑小日子| 作者:青笠蓑衣| 類別:其他小說

回到家后,說一番在傅家的經歷,大家自感嘆傅家爺孫的一番厚義。

那一包銀兩,裡面共有十兩銀子的謝錢,是那一簍子菜十倍的價格。謝青山將都銀子收了,原本家裡還剩四十餘兩,今日一天又得了十三兩銀,準備用作挖地屋請短工的本錢。

謝萱臉上雖笑笑的,心裡情知傅家家大勢大,哪怕說敬佩他家高義,依然不將他家平等看待。謝青山此番前去送菜,本是與傅老道前日之約,竟被人家當做拉關係打秋風的,否則哪裡會送十兩銀子來?

謝青山等人不覺得,是因為他們本就生活在這等級森嚴的社會,自知自家寒門小戶,與傅家高門大戶不是一等人,自然對傅家的作為不覺冒犯,視為理所當然。

謝萱內心裡向來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倘或是買賣便罷了,低聲下氣、委曲折節,都是交易手段,但平白的仰人鼻息,她卻不適應。

於是就跟謝青山說:「姥爺,咱們一簍子菜只值一兩多,他們酬謝錢倒有十兩銀。下次還是別往他家送菜了,省的他家再給錢,次數多了,還當咱們去打秋風哩!沒得惹人生厭1

「也是哩!他家好是好,我去他家卻覺得渾身不自在,不去也罷1謝青山也說道。

因得了十三餘兩銀子,手頭兒又寬裕了許多,謝青山就趕緊又去村裡請了十個老實的青壯年,一起去莊子上挖地屋。

三十來個短工都在莊子上打地鋪,因是青磚瓦房,密封性比茅屋好很多。又買了窗紙糊了窗戶,地上茅草和草席子鋪的厚厚的,飲食上從不苛刻,又個個都是火力十足的青壯年漢子,是以在這入冬的季節里並不覺得十分寒冷。

十來天下來,那小山丘就被挖通了一半。為了防止塌陷,裡面都是挖成弧形頂,然後將土壁開一個僅供一人通過的小門進行連通。除了開口,在山丘側面另設了幾個通氣窗,以保證裡面的空氣流通。

這十來天里,先是謝青山每日都帶著平安去縣城送貨,後來路走熟了之後,就讓平安每日送貨,謝青山就趁空趕去莊子上督促帶領工人們幹活。

如此三四天後,臨漳縣城裡泰和樓、杏花村、裕興酒樓三家,見醉霄樓、春風樓、雲來酒樓每日里都有新鮮菜蔬供客,客人們也喜歡去那三家。菜式雖然不多,但圖個新鮮。

那幾家酒樓不禁後悔拒的早了,紛紛又找到韓正業下訂單。於是謝家每日里也有二三百來斤菜蔬要送,每日也有六七兩銀子入賬,喜的謝家人整日介心裡美甘甘,臉上笑呵呵。

眼看不到七八天,菜棚子里的菜就要採摘殆盡,謝青山愈發著急,又在附近村裡請那名聲好、肯下死力氣的青壯年來。住的近的每日回家睡覺,住的遠的,都擠在莊子上那青磚瓦房三合院里。

謝萱跟著謝青山去縣城裡菜市收購了大批的蒜頭、蔥頭、菠菜、芫荽種子。又去糧鋪買了黃豆、綠豆、黑豆,準備在地屋裡發豆芽,增加些新菜蔬。

謝青山又去央韓正業聯繫幾個縣城裡的糞夫——城市掏糞工,買了是十來車的糞,又在附近村裡收了些豬糞、馬糞、雞糞,都運到謝家莊子的一個塘溝里。又趁著沒人看見,按謝萱所說的配比添加其他河淤、莊稼秸稈等,進行腐熟處理,到時候用作肥料。

大糞雖然不貴,但也是要錢的。在中國古代,糞肥一直都是莊稼肥料的主要來源,可不是能夠輕易浪費的東西。

這日,謝萱就跟隨謝青山來到莊子上,第一個是看看地屋挖的如何,第二個就是知道謝青山和謝平田按比例腐熟肥料。

從騾車上下來,謝萱就在地上跳了兩下。做騾車可是露天的,可不像前世的汽車,夏有空調東有暖氣,她坐了這一路,腳都凍麻了。

剛跟著謝青山進院,就見西廂房裡開著門,裡面傳來「哆哆哆」的切菜聲兒,林氏端著一盆髒水正出門往外潑,看見謝青山和謝萱兩人進來,不由得笑道:「爹,來啦!萱萱咋也來了?恁冷的天兒,在家烤火多好?」

「光聽說咱家莊子上請了好些人幹活,我還沒見過呢!跟姥爺過來瞧瞧1謝萱就笑道,「大妗,你和我小姨做中午飯吶?」

「是啊,剛洗刷完早上的鍋碗兒,又該做中午飯了,等吃完中午飯,洗洗刷刷,又該做晚飯了,一天都不得閑哩1林氏就笑道,趕緊招呼謝青山和謝萱:「爹,萱萱,趕緊進屋來暖和暖和,灶上燒著熱水,喝點兒熱水,外頭冷的很1

謝青山就和謝萱進屋去,見秋娘坐在小板凳上,前面足有桌面大小的菜板上堆滿了切好的蘿蔔和白菜,旁邊一個陶盆里還盛著半盆兒肥瘦參半的豬肉。

「萱萱,你不在家跟你周芹姐玩,這冷呵呵的天兒,來這兒幹啥?」秋娘一邊切菜,手裡的刀連成一片影兒,一邊抬頭笑問。

「看你和我大妗恁忙,來瞧瞧你們倆1謝萱就笑嘻嘻的說。

這半個月,謝家人是忙得團團轉,林氏和秋娘天不亮就早早的跟平田一起出門去莊子上給工人們做飯,直到天黑影影的,才和謝青山趕著騾車回來,著實是辛苦的很。

看了一巡,她又人小力微,啥忙也幫不上,就跟謝青山又來到挖好的地屋看。

只見地屋距離院子不遠,一座長圓形的小山丘,山腳上開著五個緊容兩個人並肩進出的門兒,裡面傳來嘈雜的幹活和說話聲。

謝青山帶謝萱進去看了一回,裡面相比外頭顯得溫暖濕潤多了,幹活的人都只穿著夾衣,有的甚至只穿一層單衣。在裡面呆著雖然有些悶氣,但出口開著口能進空氣,卻並不覺得難受。等到挖通的時候,前後通風,更不用擔心通風換氣。

裡面分作五班,一班人有六七人,每班負責挖一條通道。

每條通道牆壁上還燃著松油火把,照亮視線,挖地屋以來,光是燒松油,就燒了快有二兩銀子的了。

因為這些通道都是平行的,能看出哪班人的進度快慢,大家又都存著競爭的心思,怕別人說自家偷懶耍滑,都下了死力氣。所以進度很快。

謝萱在裡頭瞧了瞧,挖的面積大約有大半畝地,把這小山丘全挖通了,差不多有一畝多點兒。

「姥爺,這山丘挖的狠了,不會塌方吧?」謝萱看了看頂上黃黑色的泥土,有些擔心的問。

「放心,咱們操著心哩1謝青山笑道:「你看咱挖的都是細長的通道,兩邊都留著厚厚的泥牆哩,就跟螞蟻打洞一樣,咋打洞也不會把地搞塌方1

謝萱聽了,就放下心來。因為後世都是塑料大棚,冬季到嚴寒天氣就加蓋草簾,塑料棚內加暖風機。天氣晴好時,就拉開草簾。地屋這種完全不見陽光的環境,雖然保溫保濕,卻只能種植一些不見陽光的蔬菜,比後世的塑料大棚還是差些的。

不過專事專用,她要挖這地屋,一個方面是因地制宜,一個方面卻是她想專門來種那些不見陽光的菜蔬,除了韭黃蒜黃芹菜等不見陽光也能生長的菜蔬,更有許多菌菇類,也是不喜陽光的。

不過這個事只能慢慢圖謀,畢竟菌菇類的菌種還得培育,她現在還沒有這個條件。

在山洞裡看了一巡,謝萱就覺得有些悶,跟謝青山耳語說了兩句話,謝青山喊上謝平田,一同出去了。

父子兩個同謝萱一同來到盛糞的塘溝旁,謝萱大老遠就用準備好的汗巾捂住了口鼻。

「剛買的糞肥還沒堆糞哩!也不知道那些堆好的肥夠用不?」謝平田就說。

「堆好的肥都是啥肥?有多少斤?」謝萱捂著口鼻,問話的聲音嗡嗡的。

「有豬糞、雞糞、馬糞,還有各種混合糞……」謝平田仔細在心裡算了算,每種糞估計了一個大概重量。

謝萱仔細在心裡算了算,道:「一畝地想長好菜蔬,至少也得五六千斤哩,最好是一畝地施一萬斤腐熟肥,不過這些糞再加些碎草麥秸稈,差不多也夠了1說罷,又說了肥料配比,讓兩人記清楚了,就慌不迭的要回頭跑。

塘溝里都是糞,人糞、豬糞、雞糞、馬糞……生糞,熟糞,各種糞,不但沖鼻子,而且還辣眼睛!

一回頭要跑,就見身後山丘灌木叢旁有個人閃閃躲躲的,因為冬季灌木葉子都落光了,是以藏不住身形,一下兒被謝萱看著了。

「你是誰?在那兒躲躲藏藏的幹啥?」謝萱立刻就大喊起來。

正在說話的謝青山和謝平田連忙回頭,也看到那人。

眼瞅著謝家幾人發現他了,那人就有些遲疑的走過來。走近了,才發現是林氏的侄子,也就是林氏二哥的兒子,名兒叫林椿的,今年十七了,跟著他爹和大伯父子倆一起來幹活的。

「椿兒,你不跟著你爹和大伯,在這兒躲躲藏藏的幹啥?」謝平田就皺著眉頭問他。

他心裡不怎麼喜歡林椿這小夥子,年輕力壯的,總是偷懶耍滑的,幹活不踏實,吃飯倒是積極的很。一班幹活的兩人對他都有意見,他爹林海每每吵他都不管用,沒法子,他爹就和他大伯林山堂哥林柱下死力氣干,將他偷的懶兒補過來。

「姑父,我出來大解哩!原本想在那灌木後頭解決,剛退了褲子,就瞧你們在這邊,哪裡還好意思再屙?光著屁股,藏還來不及哩1林椿就嬉皮笑臉的說。

原來莊子上的工人多,白天大解小解都是來糞坑這邊。

「那你去那邊屙屎去!我和你爺正在這兒堆肥哩1謝平田就信了他的話,指了一個方向。

「誒,那你們忙,我憋不住哩1說罷,林椿就急匆匆的跑了。

謝萱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莊子跟眾人吃了飯,又待到晚上,謝萱就跟著林氏秋娘,由謝青山趕著騾車回了家。

一連幾天,謝家都忙得腳步著地。

就連謝王氏在家看著幾個孩子,還時常去菜棚子里看看菜,省的被凍了、被偷了。

平安每日去縣城給酒樓送菜,回來就去菜棚子里守著。

因為最近他們家頻頻的大動作驚動了附近幾個村落,有些潑皮破落戶見他家每日給縣城送一車車的菜,眼中就有些嫉妒。幾個潑皮無賴整天圍著他家菜棚子轉悠,心眼兒小的就想趁沒人偷菜,心眼兒多的卻是想偷技術。

謝青山就管的要多了,一邊顧著莊子上,一邊聯繫各處買糞,又一時去縣城裡收菜籽兒豆子,又一時莊子上的油鹽和糧食吃完了,松油燒完了,他還得趕著騾子去採買食物燃料,忙得腳不沾地團團轉,恨不得將自己掰成八瓣才好。

孩子們是最清閑的,志遠志誠每日只管上學,早早的去,天擦黑回來吃飯休息。謝萱則除了指點指點謝青山和平田幾人,大部分時候也是閑著的,每日就教周芹周鴻寫幾個字、念首詩,與周芹一起幾朵花兒,日子過的也算閑適。

當然,有些時候時候會覺得無聊。

Ps:書友們,我是青笠蓑衣,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