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九界武神>第一章 大荒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大荒少年

小說:九界武神| 作者:龍竹| 類別:歷史穿越

青蠻山,位於無盡南荒大陸西北角的群山峻岭中,四周高峰大壑,峰巒起伏,群山巍峨,茂林遮蔽,與世封閉。

在南面的荒林深,更是妖獸出沒,上古遺種縱橫兇猛,咆哮山河,萬木搖顫。

青蠻部是青蠻山腳下的一個大部落,足有千戶人家,土生土長在這裡,繁衍生息,外圍被重重山巒環繞著,極是偏僻。

部落被諸多巨木組建的圍牆環繞而成,外圍像是一個小城堡,有弓箭手、武士巡邏站崗,保衛部落的安全,不但要防範猛來襲,還有提防其它大部落的侵犯。

在這樣的原始部群的環境下,是沒有什麼王法可言,誰的拳頭大,力量強,就可以殺人奪寶,到其它部落去搶劫,掠奪奴隸等等,非常的血腥,遵從的事弱肉強食,叢林法則。

晨曦初露,霧氣朦朦,幾束陽光散射過來,化去朦朧的雲煙,清風怡人。

村落口的校場上,有青壯年在修鍊體術,一個個都是肌體健壯,穿著皮甲,皮膚都呈古銅,黑髮披散,孔武有力,近百人練習著古拳法:通背拳。

校場外,有一群孩子在觀看著,能修鍊體術和部落古法者,都能成為修士,日後保護部落,出去狩獵,打來食物,供養全村,這種修士,令人尊敬,也受到部落的青睞。

當青壯年男子練完早功后,開始組建隊伍,相互吆喝著,手持長兵、骨器,要進入大荒山林去打獵了。

山林深猛奇多,各種奇奇怪怪的荒,淺林區還好一些,越往深區,甚至會有山海經志上的妖獸,懂得修鍊,冰火,懂得玄通,變化成人形,飛天遁地,極其危險,異常可怖。

但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部落要存活下去,就需要族人入山,獵殺猛獸,尋找食物,收集精血修鍊,確保生存下去。

「朝祭壇的守護石像磕頭跪拜,禱告一番,祈求這次進山打獵順利。」老組長對著要出行的武士們提出訓言,眾人附和,然後跪拜神像,組隊離開。

進入蠻荒森林狩獵,乃是村裡的大事,所以,村裡的婦人、孩子都在圍觀、相送。

「等我們長大,也要成為像阿爹那樣的大力士、部落英雄1一個七八歲的壯實孩子在那自言自語。

「好孩子,你們至少要進入築氣境界才行。」有大人勸導和鼓勵。

按照部落所了解的修鍊層次,由低到高,分為淬體境、築氣境、先天境、紫府境!

淬體是基礎,磨練肉身,通過修鍊體術、拳法、道術,以及配合飲食、葯湯、古血等,熔煉身體,汲取更多的力量,不斷開拓身體的極限,把肉身當成寶體,心雕琢培養,最後能洗髓換血,達到淬體境的巔峰。

第二步就是築氣境,也被稱為凝氣築基,要在身體儲存真氣,不過,這不是輕鬆的事,因為需要肉身是靈體才能開啟寶體,在丹田開闢一個命海,來儲存生命氣和能量,發展壯大,只有積累到足夠多的能量,產生質變,才能由後天境,轉化為先天境界。

如果能到的先天境界,就能吸收天地間靈氣入體,延年益壽,開發腦域,強大無比,一些妖甚至能化為人形了,被稱為先天生靈。

紫府境修士,也稱氣宗,需要顛倒陰陽而起,在人體的命海,鑄造出紫府道宮來,使能量再次發生質變,化元氣為液,法力更純了。

至於再往上的境界,方圓十萬里的大部落,都很少有達到的,除非荒嶺之外的古城中,有的城主,或許能達到,那已經是上仙、靈師一般的人物,據說那種修士體,開始凝結了一顆法丹,開始儲存法力,劍飛行,逍遙天地了!

這群孩子當中,有一個十三歲的少年,名叫秦宇,面如冠玉,眉清目秀,外形跟校場外圍的這群少年相比,似乎有點格格不入。

最直白的可以看出,這個少年皮膚雪白,而校場邊緣的男孩們,都是發黃髮黑,完全像原始部落的土著孩子,而這個秦宇,卻像是古城的富家子弟一般。

由於他長得清秀,打小村裡許多小女孩都都他有好感,讓這些土著少年們都很嫉妒、怨恨。

「秦宇哥哥1有一道清脆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聞言轉身,秦宇看到了一個青衣少女走了過來,也是十二三歲的樣子,身材修長,由於注重保養,加上白衣襯托,顯得臉頰有些潔白,五官巧,柳眉大眼,十分水靈耐看,正是青蠻部人氣頗高的蘇櫻,在少年一輩中天賦和姿色都是極佳。

娉娉裊裊十三餘,豆寇梢頭二月,她穿著一身淡青長裙,臉蛋兒秀麗,身段兒頎長苗條,細細的腰桿兒挺拔柔韌,來回走動的時候,猶如一管柔韌的青竹迎風搖曳。

「蘇櫻,你也到了淬體九段1

「嗯,這些日子,我阿爹不斷請族築氣高手為我理順經絡,又服用幾滴百草液,鞏固修為,排出身體雜質」蘇櫻眉目含笑地說。

「過幾晚就是開啟築基儀式的日子,有沒有信心?」秦宇詢問。

「嗯,有信心能開靈成功,秦宇哥哥呢?」

「應該沒有問題1秦宇對自己還是抱有自信。

彼此一起長大,平時關係很好,算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就在這時,走過來幾個少年,都是十三四歲,把二人圍住了。

「滕越,你想幹什麼?」秦宇小臉沉著問。

「幹什麼,秦宇,你記住,蘇櫻以後會是我媳婦,用不了多久,我阿爹就要會去蘇櫻家提親了,你少跟她近乎。」

蘇櫻小臉一紅,嗔怒道:「滕越,你胡說什麼,誰要做你媳婦?」

滕越理直氣壯道:「我阿爹是村子的勇士,有可能突破先天境,是部落十大高手之一,狩獵三隊的隊頭,蘇叔蘇嬸都近乎我爹,難道以後你能反對不成?再說,他有什麼好,又瘦又弱,始終是個外人,以後保護不了你的1

「用不著你管1蘇櫻小臉氣的通紅,啐了一聲道。

滕越轉身對著秦宇道:「哼,咱們走著瞧,現在揍你也沒有用,過幾天就是部落的築基儀式,看誰先成為築氣修士吧!我爹常道,不入築氣境,都是廢柴,只能當底層武士,一輩子碌碌無為,成不了氣候,只有進入築氣境,才是真正修士,部落的高手1

秦宇開口道:「我等著,過幾天就是築基開靈儀式,看誰能突破1

等滕越走了之後,蘇櫻跺了跺腳,氣道:「這個滕越太狂妄了,秦宇哥哥,我相信你,一定會超過他1

「嗯1秦宇眼神一緊,他要在這個部落出人頭地,不被欺凌,必須要成為築氣修士。

與沈櫻分開,秦宇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門庭前站著一位看上去三十五六歲的女子,身材纖細,容貌清麗,面頰消瘦,目光看到他的時候,充滿關心和疼愛。

「清姨1

被秦宇稱為清姨的女子,全名方清寒,穿著荊麻布衣,插著木簪,全身樸實無華,但是仍給人一種內斂的美感,看上去絕非普通的部落的女子。

「宇兒,幾日後的月圓之夜,就是部落的築基儀式,十年才舉行一次,非常重要,有機會開闢命海,從此走上修鍊之路,我一直在等待這一日,明晚等你成功開闢命海,我會跟你說一些事,過完這個寒冬,我們就要離開青蠻部了。」

「哦,清姨,我們要去哪裡?」

「到外面的世界,回我們來的地方1

秦宇默然,其實他一直好奇,自己跟村子里的孩童外形都不一樣,缺少了土生土長的那種感覺。

儘管村子的老族長、叔公嬸嬸們對他都很關照,但是隨著他年齡增長,他逐漸明白,自己的根不屬於這裡,關於身世問題,他小時候詢問清姨,但是從沒有得到答案,也不許他發問,而這一次,是清姨主動提及,甚至要離開這裡了。

「那我的身世?」秦宇試探問。

「等你開闢命海,步入築氣境,我會告訴你的身世,還會傳授你一些上乘功法和武技,在這之前,不要問,不要想1方清寒對他這樣要求,也是變相的保護,不希望小小年紀時候,就知道血海深仇,就聽到許多人性的卑劣一面,讓他過一個純凈的童年,保持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