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九界武神>第三章 築基儀式(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築基儀式(下)

小說:九界武神| 作者:龍竹| 類別:科幻小說

祭靈神像正前方的廣場上,法陣浮現,構建完成,在場的淬體青少年們,都忽然覺的四周空氣一凝,似乎空氣中一下多出了些什麼東西,體會不一樣了。

秦宇略一遲疑后,嘗試著吸了一口氣,就頓時感到一股清新之感貫徹全身,毛孔張開,直透心靈,讓神都為之一振。

「是靈氣1秦宇從清那裡得知,空氣被抽離提取后,有一種極其微弱的靈氣,那是對修士非常有利的東西,天地華之氣,只有先天生靈,才能隨口吸收靈氣,服氣辟穀,不食人間煙火,可全憑吸收天地華為生。

先天生靈,百穴都相互吐納,可接引天地靈氣入體,妖有的甚至能化為人形了,被稱為大妖。

「全部坐下,接受法陣洗禮1老族長又吼了一聲,場左右部落子弟都盤膝坐下。

大祭司站出來,朗聲說道:「開闢命海,有一點危險,歷年中都有一些孩童,在接受洗禮中,身體承受不住,出現驟死、殘廢,神疾病等,這跟你們的根基和體質有關,進入其中,生死有命了,現在是否有人膽怯退出?」

眾多少男少女齊聲道:「沒有1

大荒孩子見慣了猛的兇狠,族人的生死,所以都很有膽量。

「很好,有志氣,開始吧1部落大祭司一揮手,一些族的築氣高手站出來,催動了陣法的關鍵點。

這時候,陣法加速運轉,靈紋更盛,光芒璀璨。

接著,老族長帶著一些人,縱身躍起,短暫地停滯在半空幾個呼吸時間,手持鐵盆,裡面存放著不少妖血,嘩啦啦灑在陣法表面,頓時穿出里啪啦的聲響。

陣法吸取了血,等若火上澆油,頓時裡面充斥著各種能量,金木水火土等等,不同妖血蘊含的五行氣肯定不同,對應著不同靈體的吸收,當然,這些血中還有一定的煞氣,經過陣法過濾,就減弱多了,可以被少年們直接吸收入體,丹田。

「按照事先教導你們的方法,閉目入定,氣沉丹田,尋找氣感,得到祭靈的認可,助你們開闢命海1大祭司渾厚的聲音響起來。

所有淬體八段、九段的少年、青年們都照做,閉上了眼睛,接受陣法洗禮,須臾,有些少年的臉微變,身體彷彿被錐子在刺骨,疼痛難當,經絡像是被鑿子在開闢,有的定力不足,腦海浮現出許多妖魔鬼怪的影子來,那是死去妖的煞氣。

「藹—」有孩子忍不住,張口,倒地不省人事了。

「田娃1他的家長頓時驚呼,瞅著干著急,卻無可奈何,一旦開啟,不允許任何人干涉、阻斷。

「啊藹—」先後不斷有少年忍受不住,不是昏了,就是趴在了地上,在抽搐著,有的在胡言亂語,瘋瘋癲癲。

「狗剩子1

「我家鐵蛋1

「滕飛1

「紫杉1

這些孩子的阿爹阿娘都在慘呼著,親眼看到自己的娃,都憂急如焚。

一些青年身體結實,多修鍊了近十年,所以穩如磐石,都在運轉這些年積攢在身體的氣勁和肉身能量,吸收這股外力靈氣、血氣,匯聚在丹田,要凝聚出自己的命海,生命之海。

不過這個過程,非常痛苦,等若用鐵椎在刺著臟一般,強行,非勇者不能也。

一股股靈光、血氣團向那些基礎紮實的少年、青年身體灌入,他們是最有希望突破的,不過,沒有靈體,也是白扯。

秦宇此刻就在痛苦磨練之中,他感覺入體的許多氣,並沒有被自己主導著去攻擊丹田,而是直接在血肉之中,身體就好像一個無底洞,進入的氣,來不及自己催動,就消散了,讓他驚愕,同時也有些擔憂,這樣下去,他就無法開闢命海了。

「嗡1一位二十歲的青年,身材高大,體忽然響起一股奇特聲音,甚至有泉水汩汩的聲音。

此刻,他臉上痛苦之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舒泰無比的神。

「我成功了1這位青年睜開眼,露出驚喜的表。

「快看,石威他成功開啟命海,成為築氣修士了。」石姓宗族的人看到之後都大喜過望,代表青蠻部落石氏一脈又添高手了,以後在部落的地位得到提升了。

「看,管薇那丫頭也成功了。」

「胡仲也成功了。」

開闢命海的人越來越多,七八人已經成功了,不過,多是那些二十多歲的青年,是上一批在十年前錯過的人,這次厚積薄發,率先突破。

有些少年為了保險,對自己信心不足,所以會推遲十年,等到下一批,成功率更高,不過,也會因為跨入築氣境過晚,年紀稍大,大多會卡在築氣後期,無法跨入先天境界了,有得也有失。

過了一刻,開始有這一代的少年突破,多是十五六歲的少年。

「吼1滕越一聲怒喝,身上氣血如虎,嗤的一聲,丹田開啟了命海,成功突破!

他睜開了眼睛,帶著幾分得意和戾氣,剛才是在太痛苦了,好在被他的大毅力,完成了蛻變。

命海一啟,就此仙凡兩隔,這是一個關卡!

滕越轉身尋找秦宇和蘇櫻的身影,嘴角帶著幾分冷笑,至少現在,他已經勝出了。

過了一會,又有一些孩子突破,二十多歲的青年有之,十四五的少年也有,不過男多女少,女孩子的抵抗力,比起男孩子,還是短板。

如此粗劣的開靈方式,多是在荒嶺部落中出現,尋常忍受不住,如果在外面的修真世界,開啟命海的方式會溫和不少,倒是會沖和一下男女修真比例。

「快看,沈鐵柱突破了1

「呀,沈櫻那孩子也成功了,沈氏一脈這次突破了兩個孩子1

青蠻山部的族人都在議論紛紛,畢竟這樣有一千多戶,近萬人的部落,不可能只有一個姓氏,也會有諸多不同姓氏,祖上有的是逃難過來,有的是迷失了來到村落,還有的祖上開始沒有姓氏,聽到外面哪個姓中聽,自己也起了這樣的姓,一代代傳下來。

築基儀式已經接近尾聲了,血和靈氣都在稀薄,後面的孩子,希望渺茫了。

秦宇此時仍沉浸其中,身體如鯨魚吸水,狂吸著周圍的能量氣,估計坐在他方圓十米的孩童都倒霉了,根本感應不到多少,紛紛失敗,而他,雖然比其它孩子吸收的能量氣多十倍以上,但丹田之,卻堅定穩固,沒有任何開闢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