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九界武神>第七章 截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截殺

小說:九界武神| 作者:龍竹| 類別:科幻小說

晨陽初照,薄薄的淡白霧氣籠罩著山澗,許久不散,輕風吹過,忽然帶來一陣肉體接觸的悶響之聲。

在山澗的一道小瀑布前,外圍山林隱蔽,秦宇正穿了一件短褲的赤著背軀,接受最嚴厲的考驗。

方清寒一身青衣長裙,裹著玲瓏的身軀,清麗無雙,此時正在揮舞鐵板尺,打在秦宇的後背上。

啪啪啪!

整個後背、肩膀,都留下一道長長的青淤痕。

秦宇嘴角一陣劇烈的哆嗦,牙齒縫間吸了一口冷氣,這種火辣辣的疼痛直鑽入心,差點把他打得吶喊、栽倒。

不過,隨著這種劇痛臨身,秦宇的血肉之軀在蠕動著,發出點點微光,在自行療傷,甚至血肉在演化某種神秘的力量,在抗衡打擊力。

他的肉身抗擊在增強,一種蠻天勁流淌血肉和骨骼,一絲絲地進行著修復、強化!

「繼續,加強,我扛得住1

秦宇那稚嫩的小臉上,卻滿是執著與倔強,咬著牙喊道。

方清寒眼睛有些紅,但是她清楚秦宇心中的難受,所以不想手軟下來,斷了孩子心中的修行!

「砰,砰,砰……」

方清寒毫不手軟,響聲越來越大,秦宇硬是一聲不吭,這股韌勁兒,讓她也著實意外、吃驚!

完成了煎熬苦練,回去浸泡了藥液,彌補身體能量的消耗,補充氣血,秦宇明顯感覺到力量在一天天增長。

與此同時,村裡那些跨入築氣境的孩子們,也開始了他們新的修鍊,到部落存放的功法石洞,挑選了適合自己體質的功法和武技,接觸功與真正練氣了。

築氣修士,已經可是通過法決,一點點吸收天地靈氣,儲存於命海,轉化為後天氣,用於滋養身體和臟;如果通過武技、法術外放出來,那即是後天罡氣了。

一共二十多個青少年,成功晉級築氣境,等若一下子成為了村子的天之驕子般,身份地位大不相同了。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秦宇每天堅持外出苦訓,天未亮就出發,幕降臨才返回,有時候,除了自己苦練外,還去深山老林去磨礪,只要是淬體境的妖,不管什麼猛,他都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擊斃。

秦宇把巨靈蠻天功練得入手,天功符文開始凝聚血肉中,長期下去,能夠滋養肉體,奪天地造化,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即便青蠻山部,很少人可以真的凝聚出蠻紋符號來,這不只是苦功,還有驚人的天賦、理解力等等。

如今,秦宇已經從半年前的七千斤之力,到了單臂一萬五千斤了,吞食的妖血、一級靈草無數,可是身體仍然沒有飽和,讓老族長、方清寒都感動不可議。

寒冬時節,蒼涼的北風肆意呼嘯,銀絮飛天,瓊瑤匝地,四下里白茫茫一片,遠遠一望,遍地荒涼。

秦宇走在回村子的上,渾身穿著單薄的衣衫,步履堅定,雙眼光閃爍,露出少年的自信。

雖然是寒冬臘月,身穿薄衣,但卻絲毫不覺冷,因為渾身氣血旺盛,如同一個小火爐在體燃燒,腳步走過,地面冰雪直接化出了一個又一個腳櫻

今天的運氣不錯,他擊斃了一個築氣初期的雪麟豹子,二級妖獸,能放冰箭,渾身帶有妖元氣,殺傷力驚人,可是秦宇的肉身之軀太強大了,猶如寶體一般,拳印震開妖之術,近身搏殺,竟然把它給撕裂了,得到一枚二級妖核,可以回去熬練藥液了。

懂得修鍊的妖,是有等級的,從一階妖,一直劃分到九階,可是,這個大陸上,高階妖太少了,別說達到九階的那種妖仙了,就是八階級別的妖王,也非常罕見,都是一方霸主了。

南荒大陸,荒嶺森林,廣袤無邊,浩瀚無比,真正適合人族居住的陸地面積並不多。

不過原始森林分有淺區與深,就拿這一片區域而言,中間以一條巍峨的黑崑山脈為界,越過山脈,就是莽荒森林,往外就是普通的原始森林,相傳,在莽荒森林生長著許多凶家妖,甚至很多上古遺種,天生神通,吞雲吐雨,神通卓絕,進入的結丹修士都死在其中,不計其數。

而淺區原始森林,就安全許多,妖通常也就一到三階的妖,相當於修者淬體、築氣、先天三個階段!

而山林邊緣,則是沒有階品級數的妖,根本稱不上是妖,只能稱其為猛、野。

只要有了級數,哪怕是最低一階的妖,體有一定幾率存在妖核,是妖畢生精華所在,裡面蘊含著驚人狂暴的能量,對於這種狂暴能量,就算是一名結丹的修士,也不敢冒著爆體的危險,將之強行吸入。

妖核雖然並不能直接供人吸收,不過它卻是煉丹師、煉器師必不可缺的主材料,通過妖核的能量,製作各種靈丹妙藥,以及強化武器,不僅破壞力更勝一籌,而且還具備增幅元氣的人特效,深受大陸強者階層的追捧。

當然,除了武器法寶、飛劍法杖外,妖核也能加持在盔甲法衣等等物品之上,給主人帶來強悍的防力,讓人在面對危險之時,更多了幾分生命的保障。

雖是黃昏,但是村外銀光素裹,光線仍是明亮,離著村頭還有幾里許的時候,秦宇聽到叢林突然竄出了幾道身影破風聲。

「嗖嗖嗖1

有四五道身影堵住了秦宇的去路。

秦宇抬頭,目光冷冽望過去,發現帶頭的人正是滕越,身材魁梧,一臉的冷意。

「有事嗎?」

滕越冷哼道:「秦宇,聽人說你還不甘心,執意要通過苦修,自行突破築氣境,簡直痴人說夢,我勸你不要再嘗試了。」

「嘗試不嘗試,那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讓路1

「我看你是給臉不要臉了,還想著突破築氣境,然後跟蘇櫻在一起嗎?呵呵,我勸你死心吧,蘇家叔叔,已經答應將蘇櫻許給我,做未婚妻了,過兩年就可以完婚,至於你,一日不死心,終究是個不安因素1滕越說的倒是實情,他在這一代少年中,天賦不俗,幾乎要穩坐第一高手了,又築氣成功,前途很大。

不過滕越心中有疙瘩,知道蘇櫻有些喜歡秦宇,雖然因為秦宇築基失敗,蘇櫻有些變化了,但是,當滕越打聽到秦宇正在修鍊從老祖長哪裡得到的秘術后,還是有些擔心,故而,打算鋌而走險,徹底廢掉秦宇。

「不放棄,就斷你手筋腳筋,徹底成為廢物,看你還如何痴心妄想1

「滾1秦宇心中有火,憤怒咆哮。

滕越臉色陰沉,一步踏出,氣勢驟增,雙臂有了龍象巨力,要撕碎秦宇。

此刻,秦宇也奮力衝出,哪怕對方是築氣一層的修士,實力大增,他也無懼。

「砰1

兩人的拳頭轟在了一起,震響過後,滕越的身子迅速倒退,蹬蹬退了五六步,才穩住了身子,滿臉不可議地看著原地只是輕晃,卻沒有後退的秦宇,臉上的寒意更濃了。

秦宇越是表現不俗,他的危機感也就越大,殺機越濃。

滕越臉陰沉得恨,目光如凶一般,緊盯著秦宇,喝道:「別以為苦練淬體境,就能妄想超過築氣修士,你永遠都是井底之蛙,註定低微在下,而我就是那雄鷹,要展翅高飛,剛才沒有動用武技法術,只是隨便一拳,現在,讓你吃吃苦頭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