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九界武神>第十章 酸澀的初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酸澀的初戀

小說:九界武神| 作者:龍竹| 類別:科幻小說

秦宇得到這樣一部功法,覺得自己可能會因此踏上不同的修鍊道路,頓時激動起來,似乎看到曙光。

他相信依靠自身力量,不必借用祭靈石像,也能夠築基成功。

寒冬臘月,蒼涼的北風依舊肆意呼嘯著,大雪封山,銀絮漫空,瓊瑤匝地,遠近的山脈和地表,都是白茫茫一片,銀裝素裹,有一種大自然的磅與無艮。

秦宇在外面僻靜山洞,修鍊了一天,黃昏時候,趕回村子,渾身穿著單薄的衣衫,步履如飛,腳尖點地,身體輕盈,嗖嗖嗖,一陣殘影在快速飛掠移動。

雖是黃昏,但是村外銀光素裹,光線仍是明亮,離著村頭還有一里許的時候,他忽然看到了一對身影迎面走出來。

男孩十六七歲,身材魁梧,神采飛揚,手裡牽著一位窈窕少女,穿著一身得體的鵝黃色棉布長裙,身材纖細,只有十三四歲的年紀,含苞待放,釋放著青春的活力,眉目精巧,臉蛋嬌美,竟然是部落小美人胚子沈櫻。

秦宇身子一僵,停住了腳步,注視著前面的滕越和沈櫻,臉微微變,感覺思維一片空白,心中好像有一種難名的酸澀滋味瀰漫全身。

這不是跟自己青梅竹馬,曾許了少年諾言的沈櫻嗎?他竟然還是選擇了滕越,走在了一起!

雖然秦宇的年級不大,十三四歲而已,但是,他也能夠知道,這是蘇櫻的選擇!

少年男女有說有笑著,剛開始沒有看到秦宇,直到臨近了,滕越才發現了他:「秦宇,你、你還活著1

「很失望吧?」秦宇很快冷靜下來,經過不滅經的各種幻境磨礪后,他的心志已經遠超過同齡孩子了。

沈櫻驚訝萬分,也抬起頭,看到秦宇的瞬間,臉也有些發僵。

「秦宇哥哥,我…你……」沈櫻更顯有些尷尬,不知要說些什麼。

秦宇面露苦笑,但是並沒有失態,忽然間,他意識到了什麼,自己似乎跟她有一段時間沒有相見了,自從自己築基失敗后,蘇櫻只找過他一次,然後就再沒有聯繫過;根本不知道,沈櫻和滕越什麼時候開始約會了。

可笑他還在暗中使勁,覺得自己過兩年突破築氣境,再給沈櫻一個驚喜,到那時,兩人都長大了,也許真的可以在一起,把兒時的情愫,繼續展開、升華。

現在看來,是自己太幼稚了。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秦宇心中有點酸澀,甚至多少有些難過,但他卻沒有失去理智,苦笑地問了一句。

沈櫻嚇得抽出了自己潔白的玉手,縮到了背後,忐忑地說:「我,我沒有……和他……這都是我阿爹阿娘的意……我抗拒不了……嗚嗚嗚……」

十三四歲的少女,此時也有些委屈,約會被抓個現行,感到無比屈辱。

滕越臉色一沉,雖然不知道,沈洛為何沒有死,但仍然無懼,站出來喝道:「秦宇,你個廢物,還有臉質問沈櫻?我早就說過,沈櫻將會是我的媳婦,滕家與沈家的長輩已經約定了親事,等我們長大之後,過了成人禮,就可以完婚了,你算什麼東西,一個無法築基的廢物,有什麼資格對我滕越的女人指手畫腳1

「我算什麼東西?」秦宇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盯著滕越道:「在我眼中,你連廢物都不如1

「放肆!秦宇,你口出狂言,不過是連築基都無法成功的沒用傢伙,這輩子,你都只能卡在淬體境界,成為一個粗野武夫,而我的修為會不斷提升,日後會成為先天高手,庇佑整個部落,你拿什麼跟我比1

「你的目光,只有一個部落這麼大,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井底之蛙而已1沈洛搖頭,自從知道外面廣袤的世界后,這裡的小部落,已經困不住他的騰飛之志,闖蕩之心。

「今天再教訓一下你1滕越兩天前那晚回家,覺得跟秦宇交手失利有些窩囊,特意向他父親討要,新學來一個高階玄法。

「蠻武大力拳1滕越大吼,周圍真氣鼓盪,能量攀升,施展了這種呢玄法武技之後,似乎在他身後浮現了一股蠻王的虛影,元氣凝形,聲隨拳出。

秦宇目光一冷,直接使出了大蠻巨靈拳,雖然沒有真氣加持,但是純肉身的力量調動,氣血如虹,彷彿有使不完的勁道。

「1

兩拳撞擊在一起,發出了悶哼聲,滕越的拳力,雖然有真氣加持,提高了力量,但是累加在一起,竟然還是不如秦宇純肉身單臂發出的力量。

「啊1一聲痛呼,滕越手臂差點斷折,被秦宇一拳的大力震開,身子倒飛出好幾米遠,摔倒在地。

「這……怎麼可能?」滕越難以置信,這秦宇比兩天前,更厲害了。

「這就是你囂張的本錢嗎?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即便我在淬體境,也能打趴你這自以為是的傢伙1秦宇冷冷丟下一句,轉身看了沈櫻一眼。

她的確比以前變得更水靈了,臉蛋兒脫去了幼年的稚嫩,變得成熟了一些,有了女孩子特的美感。

他心中一嘆,有些自嘲,也有些傷痛,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世,恐怕此刻,他真的要發狂了。

但是秦宇自從知道自己是大秦皇子,註定要離開這個部落,與青蠻山的族人,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後,此時的心,竟然沉靜不少。

「沈櫻妹妹,以後多保重了,哥哥我會永遠記著你,孩童時候的模樣,那個可愛的小丫頭,呵呵……」秦宇眼中有一點含淚,卻沒有滴出來,說完這一句,似乎心中有什麼東西裂開了。

「秦宇哥哥,我……嗚嗚……」沈櫻哭了起來,剛要撲過去。

秦宇身子一閃,離開了原地,揮手道:「我無法進入築氣境,這是事實,你要考慮清楚,面對現實,再決定吧。」

秦宇心中明白,即便沈櫻暫時對他還有一些好感,兒童時候的依賴和情誼,可畢竟擋不住現實的壓力,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今生是否能突破築基,即便突破,多少年之後?沈家和滕家長輩有了約定,難道任憑他來破壞?

最主要的是,沈櫻的心不堅,自己沒有突破築氣,才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不見,她就已經跟滕越牽手走在一起,黃昏出村約會,難道這是第一次嗎?

秦宇可以想象,也許二人已經不止一次這樣約會了吧,自己還蒙在骨里,這是無法接受的,他不需要一份不純潔的情誼,何況他只有十四歲,對感情還沒有那麼較真兒。

「秦宇……哥哥……」沈櫻臉發白,淚珠滾滾地下,不知說什麼才好,其實她也是矛盾的,不知如何選擇。

一方面是從小玩得很好的秦宇哥哥,曾經想著要嫁給她做新娘,可是他無法成功築基,從此仙凡之差,而滕越卻是同輩中出類拔萃的男孩子,日後會成為村部的同代大英雄!

這樣的選擇,對於一個接近十四歲的小姑娘而言,的確不好決定!

年紀過小,擔不起那個『愛』字!

只不過是一種喜歡,隨著年紀增長,在不斷地變化。

性格變了,環境變了,視野變了,曾經的喜歡,已經變得淡了,多少年之後來回顧,連自己都覺得可笑!

秦宇堅定邁步離開了,沒有回頭,這不是他想要的那種生死不渝的感情,何必留戀,不肯放手呢!

原地只留下沈櫻不知所措的身影,還有趴在地上吐血,卻眼神陰狠無比的滕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