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九界武神>第十四章 被迫逃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被迫逃離

小說:九界武神| 作者:龍竹| 類別:女生小說

一名黑衣大漢看到了這一幕,嘴角露出陰狠的笑容,一步步走向秦宇的方位,雙手快速結印,施展巫法中的嗜靈術。

附近剛死過的野獸和人族,周圍帶著死氣和煞氣,有死之靈,可以被他的法力抽出,真元氣包裹,凝於一擊之中,威力大出數倍。

「嗡1

這個光團蘊含著爆破之力,這是嗜靈術可怕的地方,不但可以使施法人力量提升,還可以轉化為直接的攻擊能量。

秦宇從地上掄起一塊石板,橫掃砸下去,砰的一聲,烏黑的能量光團直接炸開,石板寸寸裂斷,把秦宇也給撞飛了。

好在他的體魄過人,只是輕傷,沒有大傷害。

那孤山部的黑衣大漢,露出驚訝之,沒想到一個淬體九段圓滿的修士,能擋住自己這一擊。

黑衣大漢催動了法器長刀,在頭頂盤旋,捏動法決,劈切虛空,快速斬過去,卻被秦宇一拳轟開。

「肉身極致1黑衣大漢暗暗心驚,當年他淬體九段圓滿的時候,只有八千斤的臂力,已經不俗了,所以迫不及待地突破了築基境,想不到這個少年,肉身已經像寶具一般厲害了,法器就斬不破它的肉皮,至少也得兩萬斤臂力,而且還修有特殊的煉體術,能凝聚肉身靈紋,抵消法力傷害。

黑衣大漢握住長刀,全力強攻,不想留下這個禍害少年,以後找孤山部復仇。

這個時候,滕越、蘇剛、石威、胡仲、韓蠻、柳一鳴這些青少年,也都在奮勇殺敵,不過,因為他們剛突破築氣境不久,根基不穩,很快被敵方几個老牌的築氣修士鎖定,扼殺了青蠻部少年俊傑。

「噗1滕越被震得臟裂,噴血倒地,非常不甘心,想不到自己剛突破築氣境半年,才築氣二層,本以為會成為部落的大英雄,卻要死在這裡了,自己還沒有娶沈櫻呢!

「越兒1先天境的滕飛衝過來,一斬落,劈了幾個築氣境敵人,解了滕越的危險。

不過,孤山部的先天強者也殺到了,催動了靈器,一起轟過來,有一把飛劍射穿了滕飛的口。

「大伯,不——」滕越看到大伯重傷,心灰意懶,這可是他從小的榜樣,努力超越的目標,卻為了救他而分心,受如此重傷。

「哧哧1

滕飛轉身揮,不顧傷勢,終於斬殺了一個先天強者,但是被另一名強者祭出了一支金骨箭,洞穿了他的頭顱,直接神魂俱滅了。

慘烈的大戰,仍在繼續,全部都瘋狂起來,展開了生死一戰!

尤其是剩下的先天強者,都使出了最強一擊,不惜用秘法激發血,燃燒潛能和壽元了,所有寶具齊出,上空風雲變,青蠻部震動不已,崩塌了不少房舍。

部落的房舍之間,有人在痛哭,有人在慘叫,孩童啼哭聲,不絕於縷,恍如末日一般。

「突圍1老族長殷青峰渾身是血,忽然不甘心地吼了一聲,因為他知道,青蠻部已經守護不住了,讓那些懂修鍊的人,立即帶著男童離開,保留村子血脈,在激戰的人,不足四分之一了,能逃掉多少是多少吧。

留下來血戰到底的,註定一死,許多勇士不甘心自己的妻兒老少,就這樣被掠走欺辱,被屠殺掉,那樣逃走了,有什麼意義,下輩子行屍走肉,生不如死,還不如現在堂堂做一回男兒,保護家園而陣亡,不當懦夫!

噗噗噗——

鮮血飛濺,殘肢亂飛,首級滾動,無頭的屍體噴著血柱,剛剛還在捨生忘死的屠殺著別人的,可能現在已是下亡魂,或被震碎成一灘肉泥。

滅族之戰,就是這麼殘酷,一旦發動,只有血拚到底。

這些修士的氣血強大,噴出來后,濃郁無比,凝聚在一起血威滔天,給整個部落的戰場更增添了一份沉重,使青蠻部上空濛上了一層濃濃的血氣。

「小輩們,你們突圍吧,好好活下去1

有中年叔伯輩分的人,不甘心退走,卻讓那些青少年逃命。因為這些青少年修士還小,有更遠的要走,家人一死,長輩傷亡,沒有牽挂,可以出去闖天涯了。

「帶他們突圍1

青蠻部有中年漢子,帶頭衝殺,讓小輩們跟隨,卻剛走幾十米,就被一位先天生靈以靈器轟中,巨山印砸下去,都成了一片肉泥。

秦宇此時調動了磅氣血之力一拳轟出,與那黑衣大漢同樣嘶吼一拳撞擊,在那轟鳴下,這孤山部黑衣大漢名索陵,嘴角溢出鮮血,神露出駭然,他的手臂要裂開了,身子不有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在他的退後時,秦宇驟然發力,繼續打出巨靈拳,一拳接連一拳,直接轟在那大漢索陵的身上,讓其嘴角的鮮血大量的出,內臟都震出裂痕了,當一下,軟到在地。

秦宇剛要上前斃掉他,卻感到一股勁風襲來,趕緊閃避,原來他被一個築氣後期的修士盯上了,使用骨斧法器劈下,那是件准靈器,能對他肉身造成傷害。

此刻,不斷有人喊著突圍,秦宇神一動,知道青蠻部不行了,他也要離開這裡了。

因為自己已經儘力,可以說,拼盡全力,但是他只不過是淬體勇士,最底層的修士,改變不了大局,再不走,他也要戰死在這了。

秦宇知道自己的大秦皇子的身世后,從清姨那裡聽到了當年大秦宮變,似乎隱藏著大秘密,他要回去揭開謎團,不肯就這樣陪青蠻部陪葬了。

「對不起,青蠻部,我儘力了,老族長,我要離開了。」秦宇當機立斷,立即逃走,後面有築氣後期的修士以風術追殺,好在他的肉身突破了幾次極限,速度非常快,騰挪閃避,躲開靈器斧頭,東奔西躥,就要接近提前與清姨商量好的方位了。

「咻1

方清寒手持青光劍,忽然從暗殺出來,襲擊那個孤山部築氣後期強者,噗的一聲,血光噴洒,襲得手了。

「走1方清寒沒有繼續刺第二劍,因為一旦陷入激斗、鏖戰,就逃不掉了。

「可是蘇櫻她——」

「這都什麼時候,你還顧得上她?」

她冷哼一聲,一襲青衣,手持青光劍,拉住秦宇的手臂,展開御風術,加快速度,不斷跳躍在房頂上,幾個起落已經從一巨木外郭的豁口衝出去。

「哪裡走1外圍也有人伏擊,看到有人逃出,立即催動法器攻擊。

鏘鏘鏘!

方清寒用劍撥開,拉住秦宇奔逃,一番廝殺,好在這裡的伏兵不多,太過分散,不可能有足夠人手全部包圍,築氣後期修士也有限,所以方清寒斬了兩名築氣期的敵人,重傷一個築氣後期修士,負傷逃脫了。

不過,她的身上也受了傷,血染長衫,但咬牙堅持,在山林中飛奔逃亡。

秦宇掉頭望了一眼青蠻部的方位,那裡火光衝天,在群山深林環抱之中,格外顯眼,那就是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曾經是他的家園,有許多夥伴和鄰居,這一夜之間,就此破滅了。

「若有一天,我若修鍊有成,定會為老族長,為那些族人,報了今夜之仇1秦宇眼角有淚,有不舍,有難過,腦海中,還浮現了那個清麗的少女身影,雙瞳漸漸被淚水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