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九界武神>第二十八章 初露鋒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初露鋒芒

小說:九界武神| 作者:龍竹| 類別:科幻小說

秦宇臉色一寒,冷笑道:「你們聽著,洞府不錯,我沒打算讓與他人,現在你們離開,我當什麼事都沒發生,否則,前來叨擾我修行,傷到你們,可別說我提醒過1

「我去,好狂妄的小子1

「一個新人,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哼,只有築氣中期,竟敢在我們築氣境後期的師兄面前,如此目無長者,當廢掉修為,嚴懲不貸1一個三十歲的瘦長男子起身,背著一把寬劍,眼神如鷹一般,銳利刁鑽,說話狠毒無比。

「實話跟你說吧,百強之中,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丟掉了洞府,別說你排名第五十二,就是第四十那位,也被人收拾得很慘,差一點擊碎命海,毀了修行之路,你難道也要吃盡苦頭,才肯放棄嗎?」有一個中年男子起身,他卡在築氣大圓滿的境界,已經十年之久,再不突破,就沒機會了,所以也不擇手段。

「你們倒是很有耐心,一直在這堵了我多日1秦宇冷笑。

「自從三日前你進入洞府,我們就追過來,守株待兔了,這次,你將插翅難飛。」

「三日前?」秦宇愣了一下,自己都糊塗了,心忖:我閉關兩日,在第二天進入進入了古塔空間待了十日,累加一共十二日,怎麼會只有三日?難道說,最後一天,竟然相當於十天?古塔空間的時間規律,跟外面真實時間有差別?一比十的時間差?

這十多位築氣後期修士,三名女子,其餘都是男修士,嘴上都溢出笑容,在他們看來,隨便一個人,都能擊敗這個少年。只不過,接下來,要奪得玉簡,他們要爭搶、挑戰一番才行。

雖然說門派有規矩,不可群毆一人。但是,一旦少年交出了洞府玉簡,就是無主之物,混站起來,可就不管那麼多,誰搶到能帶走,就是誰的了。

「乖乖交出來,還是變成廢物,你選擇吧1那麼背劍的男子冷傲地走上前,有些迫不及待,生怕別人搶一般,第一個靠近了秦宇。

「這麼迫不及待,那就先拿你開刀了。」秦宇一拳轟出,直接出手,一點也不廢話。

「好膽子,竟敢對我尤血寬動手,簡直找死1那男子反應也迅捷,直接反手抽出了背後的寬大厚劍,這是一把極品法器,鋒利無比,加上他築氣九層的修為,真元翻騰,發出的靈力強大。

一劍劈出,寒光數長長,看得周圍的修士都皺起眉頭哦,對他的飛劍『血浪』很忌憚。

秦宇沒有動用法器,因為他自己沒有,門派發的青鋒劍,只是中品法器,外門弟子人手一把,質量能有多好?

他運轉不滅經,體金光翻騰,氣血之力濃郁,雙手迅速結印,正是剛學會了黑水玄蛇傳承,點點碎光在周圍閃現、凝聚,印訣快速結成,動全身之力,驟然向前點出。

「咻1

玄蛇一煞擊,被不滅經的功法催動,威力強悍,這種術法,已經超出了玄級,稱得上地級小神通了。

隱隱可見一股黑蛇盤旋飛舞,驟然咆哮衝出,煞氣瀰漫,威壓極大。

這不是靈力凝聚成黑蛇,築氣境還達不到那種程度,唯有先天境之後,施展法術,可以演化神形,此時就是一種心靈感應,旁觀者的腦海中,浮現出黑水玄蛇的威壓,全都臉色大變。

「這是神通,地級的法術,不可敵1有人大喝,臉發白,向後急退開。

但是尤血寬充當其沖,就沒有機會撤走了。這一擊與他的血浪飛劍施展的劍術碰撞,發出一聲炸響,隨後極品法器竟然出現裂痕,震得脫手而飛。

尤血寬驚駭之中,也被強大的攻擊氣轟飛出去,噴血灑在半空,傷勢頗重,差一點就要筋脈盡斷了。

這時候,秦宇一個縱身,如利箭一般追出去,抬腿橫掃千軍,正砸中尤血寬的身體,下一刻,後者如彈一般,彈射出去,砸入了遠的沙石山體上,地面露出一個人形的窟窿。

眾人全都臉大變,猜到這尤血寬重傷,不死也得殘廢了。萬沒想到,這秦宇這般厲害,在這一屆百強種子中,絕對是個少年天才。

「再過兩年,他也許能衝進外門弟子的山河榜1許多人心中暗嘆,發現這個少年,他們單打鬥,未必能佔到上風,尤血寬就是例子,這些人群中,沒有人覺得自己能穩勝姓尤的修士。

更何況,這個少年掌握了地級小神通,這在宗門,任何一門這樣的地級攻擊法門,所需的貢獻點數都極為龐大,別說外門弟子,就是內門弟子,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會一種,也只有真傳弟子,才有資格學到地級術法。

「還有誰?」秦宇落地后,眼神一掃,黑髮飛揚,睥睨群敵,淡然自若,甚至有一種少年銳氣。

這些人神複雜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妄動,除非眾人聯手攻擊,但是那樣也就破壞了外門規矩,執法長老會對他進行干預、執法,沒有好果子吃。

有人很冷靜,怨毒地看了秦宇一眼,轉身就走,不再逗留了。

「年輕人,莫囂張,以後有你扛不住的時候1有位青年渾身散著寒氣,自知不敵,冷哼一身,也退走了。

很快,十多人走的差不多了,其中一位身材火辣,神妖嬈的女修士暗中對他傳音:「小師弟,你讓師每個月用一次,師的身體讓你用一次,如何?」

秦宇臉有點發紅,心中鄙夷,哼了一聲:「不稀罕1

「哼,不解風的呆小子1那妖嬈女子嗔怒,轉身也飛走了。

「你還不走,等在最後出手切磋嗎?」秦宇發現還有一個女子未走,盈盈站在那裡。

這個女子大約十八九歲,亭亭玉立,容貌清麗,展顏一笑道:「嘻嘻,不要緊張,我留下不是要搶佔洞府,而是發現你的實力不俗,有一個任務,去西南莽荒森林的孤煞山脈采『冰靈彩蓮』,這是煉製真靈丹的第二主葯,價值僅次於菩提蘭靈花,不但可以交給宗門,兌換大量貢獻點,自己還能留下幾片蓮葉和蓮子,備齊藥草,日後託人煉製真靈丹,衝擊先天境,並且途中還能獵取一些妖核1

「宗門那麼多外門弟子,為何選我?」秦宇有所疑問,外門弟子上萬,忽然選中他,有點顯得突兀了。

「能達到築氣九層的人,多數都是外門弟子的老人,他們當外門弟子越長,對先天境越渴望,貪心也越大,跟他們一起出去做任務,可要相當謹慎,在宗門外門不論是被坑害、偷襲、仇殺,宗門都不去理會,率非常高,有些四十歲的築氣大圓滿修士,為了抓住最後的晉陞機會,已經不擇手段,到了外面,甚至會斬殺同門,奪取他們身上的資源和靈石等等,誰敢跟他們合作?」

秦宇想不到還有這些複雜的事,中也在盤算,在外門真得謹慎起來,免得陰溝翻船,被同門人暗害了,試探地問:「那你是哪屆的?」

年輕女子如實說道:「上一屆的外門新人,我叫柳佳,比師弟你早來了三年,因為出身一個小的修真家族,我來的時候,已是築氣六層,三年之後,衝到築氣九層,也不算什麼難事。」

「我要考慮一下1秦宇不急著答覆,打算去任務堂去考察一番,打聽一下消息是否屬實再說。

「可以,已經湊夠了四個人,還差一個,原本就打算半個月後出發,因為十天後,是宗門每個月,傳功長老講經的三天,都不會錯過的,這是通訊珠,在門派可以聯繫傳音。」柳佳淡淡一笑,傳給他一顆通訊珠子,然後飄然離開了。

秦宇並不全信對方的話,迅速朝著外門聚集地青陽城趕去,入門三天,還沒有踏入過外門弟子居住區,那裡有執事任務堂、百鍛堂、煉藥堂、執法堂、血煉堂等等,他要儘快悉一番門派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