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二章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重生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巧慈別過臉,用手擦了擦濕潤的眼睛。

暖爐里冒著火光,此時屋裡漸漸地暖和了起來。

巧慈又將準備的手爐放在錦昭手中:「娘娘,拿著這個,過一會手就不涼了。」

錦昭握著手爐沒有吭聲,只覺得全身都很冷。她不甘的抬頭再次望了一眼屋外,而後滿眼的失望。

巧慈見狀,想了想,說道:「院子里的梅花開的甚好,娘娘要是喜歡,奴婢替您出去摘幾枝回來吧。」

錦昭擺了擺手,淡淡道:「不必了。」

說完,便收回了目光,低下了頭,看著手裡的手爐。

巧慈見了,暗嘆了一聲,心中略有所感,面對錦昭的沉默,她眸光一閃,似想起了什麼,於是話鋒一轉說道:「瞧奴婢這記性,娘娘一定是想和皇上一起摘梅花枝,奴婢明白,皇上雖然和娘娘賭氣,可心裡始終是有娘娘的。對了,過幾日就是除夕了,每年除夕夜,皇上總會陪著娘娘去摘梅花枝,今年也應是如此,娘娘得振作起來。」

巧慈說話直,卻也是真心為她好。

聽到這裡,錦昭手一頓,心中彷彿被針刺了一下,下一瞬便重重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

打開帕子一看,竟咳出血來。錦昭看著手帕上的血,反倒是習以為常了,這樣的情況已經好多次了,一旁的巧慈卻慌了。

「娘娘,這都是第多少次了,這樣下去可怎麼行,奴婢還是叫宮裡的御醫過來看看。」

錦昭卻拉住了她:「我身子什麼情況,我自個清楚,御醫就不必了,免得被宮裡有心的人拿來大做文章。」

巧慈眼眶紅道:「娘娘是真的病了,難道生病了還不準人看病不成。」

錦昭似乎沒在聽她說的話,望著外面的梅花,嘆了嘆氣,說:「我怕是等不到今年的除夕了。」怕是……也等不到和他一起摘梅花枝了。

巧慈一聽,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了下來,她搖頭說:「不會的,娘娘還要長命百歲呢,奴婢這就去找皇上。」

「站住1

一隻腳還未邁出屋子,錦昭便喊住了她。

錦昭表情漸漸嚴肅起來,她沖巧慈說道:「不許你去找他,你若是敢去找他,今日你我主僕之情也算是盡了。」

錦昭還是第一次沖她說這般絕情的話,嚇得巧慈立馬收回了腳,打消了去找皇上的念頭。

「娘娘別生氣,奴婢不去就是了。」巧慈重新回到錦昭身邊來。

明明想見對方,為何卻不肯承認,還要說出這些違心的話,巧慈一邊不解的同時,一邊又心疼主子。

錦昭抬手指了指前方,吩咐道:「替我把那小拿過來,還有一點未完,趁著今日有空,把那朵梅花給上。」

巧慈應了一聲,轉身將小拿了過來,遞給錦昭。

錦昭不光容貌出眾,藝也十分精湛,她的工是母親手把手教的,在整個京都是出了名的。

巧慈看著小上繡得逼真的梅花瓣,不無感嘆道:「娘娘的手藝真好,這梅花瞧上去就跟真的一樣,皇上要是知道娘娘親手做荷包送給他,準是高興的。」

聽這話,錦昭的手突然頓了一下,一個不留神針扎進了手指里,疼的她皺起了眉。

不等巧慈反應過來,錦昭迅速的將針從手指里抽回來,比起心上所受的傷,這點傷痛還算不得什麼。

巧慈看著手指滲出的血珠,擔心的說道:「娘娘,奴婢去取藥箱幫您上點藥包扎一下吧。」

錦昭卻看著自己的手指,淡淡的說道:「不用了,別大驚小怪的。」好似疼的那個人並不是她。

巧慈本想再說些什麼,猶豫了一下,只好閉了口。

錦昭看著手裡的小,上面的梅花只了兩片花瓣。看了好一會,以為會繼續下去,沒想到隨手放在了一邊。

巧慈不明問道:「娘娘是不打算了嗎?」

倒不是她不想,就算好了又如何,明明是想給那個人的,骨子裡的倔強卻讓她拉不下面子,連到對方面前的勇氣都沒有。

錦昭嘆氣道:「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好,就算好了,只怕也沒機會送出去了,算了,還是放著吧。」

巧慈看著眼前的女子,忽然有種莫名的陌生感,很難想象這滿是無奈又沮喪的話居然是自家主子說出來的,這是受了多大的傷才會這樣。

巧慈試圖勸慰說:「怎麼會呢,娘娘千萬莫亂想了,在整個後宮里,娘娘在皇上心裡的位置是誰都代替不了的,娘娘還要和皇上去摘梅花枝,得趕緊把身子養好才是。」頓了一下,巧慈又接著說,「等娘娘病養好了,奴婢幫您好好打扮打扮,該時常出去走走,也讓後宮里的那些人好好瞧瞧娘娘的風姿,省的一個個的都不知天高地厚。」

說話間,語氣明顯有些打抱不平的意思。

錦昭聽后心裡卻泛起幾分苦澀,宮裡本就是個是非之地,後宮那些為了爭一時之寵,終日算計的人又何其多。從前她或許有些不甘,自打病倒后,整日待在屋子裡,漸漸地倒想明白了許多,有些曾經執著的事,反而也看開了。

錦昭看著一身還是去年的舊衣裳,慢慢說道:「你不用安慰我,我這病怕是好不起來了,想來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這次,錦昭說的並非是氣話。

一個人一旦沒了希望,沒了盼頭,活著反倒覺著沒什麼意思。

巧慈抹了抹眼淚,輕聲說道:「娘娘,您跟皇上賭氣終究也不是個辦法,皇上的性子一向吃軟不吃硬,您這樣做是苦了自己,奴婢覺得倒不如……」

話還未說完,錦昭似乎知道她要說什麼,便打住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在我身邊伺候多年,應該了解我的性子,以後這種話休要再提。」

找他和解,她做不到,也做不來。

之前她還不願意相信,還對那個人抱著希望,現在看來,反倒覺得自己有些可笑。認清了事實,未必是件壞事,如今,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現在的她反而心如止水,既然活著也沒了可盼的念頭,拖著病弱的身子,還不如就此睡過去了,再也不醒的好。

炭盆里的火依舊在燒著,錦昭抬眼再次看了一眼外面的梅花,才對巧慈吩咐道:「我有些累了,你先退下吧。」

巧慈欲言又止了下,這才點頭退出屋子。

錦昭慢慢閉上了眼,屋外的梅花香伴著微風飄進了屋裡,很快進入了她的夢香。

夢裡,她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蘇家大小姐,梅林深處,一白衣少年正手持梅花枝緩緩朝她走來……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