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三章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歸來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寒風凜冽,下了幾天的雪終是停了。蘇府里積壓了幾天的雪,連道路都看不清,下人們在管家的帶領下正忙著除雪。

動靜大了,正在睡夢裡錦昭被外面的鏟雪聲吵醒了。錦昭揉了揉眼,慢慢睜開眼,看著屋裡的擺設,一時愣了神。

並非是陌生,而是記憶深處最熟悉的地方,這是她未出嫁之前一直居住的沐瑾院,她怎麼可能不記得,只是,她怎麼會在自己閨房呢,她現在不是應該在皇宮,那個看似繁華無比,實則冷冰冰的地方嗎?

錦昭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或許是在做夢,便又揉了揉眼,再一次細細打量眼前的屋子。這次,她看清了,不是在做夢,確確實實是在自己的閨房。她甚至有些不大相信,如果真是一場夢,她寧願永遠不要醒來,至少就不用面對那些讓人傷心的事。

錦昭收住思緒,朝屋外喊了一聲,在外面等侯著的胭脂聽見了喊聲,這才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

見錦昭坐在床上,小丫頭眸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不容多想,她快步走了過去,上前屈了一下身子,恭聲說道:「大小姐,您醒了,怎麼不多睡一會?」

往常這個時候錦昭還在睡夢裡,今個起的這般早,反而讓小丫頭有些不太適應了。

錦昭看了一眼略顯青澀的胭脂,皺了皺眉,淡淡問道:「一大早的,怎麼這麼吵,外面都在忙活些什麼呢?」

胭脂這才反應過來是外面的鬧聲吵著了大小姐,於是回說道:「回大小姐的話,眼下管家正帶人在除雪呢,連下了幾天的雪,地上的雪可厚了。」

錦昭收回目光,不再看她。

胭脂輕聲問道:「大小姐,要不奴婢伺候您穿衣梳洗吧?」

錦昭抬起頭,看了看屋外,問道:「巧慈呢,她去了哪裡?」

胭脂聞言身子一怔,聽這語氣,倒更是想讓巧慈伺候梳洗,這伺候大小姐日常起居的活一直以來可都是他她負責的,胭脂不知道自己究竟哪裡做錯了,惹的大小姐這般嫌棄自己,咬了咬嘴唇,回答道:「大小姐莫是忘了,巧慈姑娘這會正閉門思過呢,您還罰她抄寫一百遍佛經,這會怕是在抄寫吧。」

同樣是大小姐身邊的丫鬟,憑什麼巧慈那丫頭就可以陪大小姐讀書,有機會識得字,胭脂難免有些不甘,說話的語氣也有些嘲諷的意思。

錦昭是何人,自然是聽得出來胭脂話里的挖苦之意。只是她不明白,好端端的自己為何要罰巧慈,她可是自己身邊最忠心的丫鬟。當初連母親都不願見她,是巧慈一直陪在她身邊照顧著,甚至在她一度失寵的日子裡,巧慈也是對她不離不棄,忠心耿耿。

這樣忠心的丫頭,自己怎麼會懲罰她。

「你且說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錦昭正色問道。

胭脂莫名的看著錦昭,語氣頗為驚訝的說道:「大小姐,您忘了,昨個巧慈姑娘說錯了話衝撞了您,您一氣之下罰她去抄寫佛經。」

「其實這件事也怪不得大小姐,誰讓巧慈姑娘主僕不分,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倒是一點都沒個眼色,仗著大小姐您的寵愛,便自以為是,不把人放在眼裡,實在是不該。大小姐罰她也是讓她長長記性,免得日後說話不知輕重,惹了您不快。」

胭脂自顧的說著,絲毫沒有注意到錦昭臉色一時不快。

巧慈是什麼樣的人,什麼為人,幾十年的主僕之情,錦昭再清楚不過,胭脂當著她的面這樣說巧慈的不是,無非是想中傷巧慈,好讓她更加厭惡巧慈。偏偏當初她就輕信了這丫頭的話,以至於對巧慈冷落了好長一段時間。

誰能想到,看似乖巧的胭脂,最後卻成了白眼狼,背著她和蘇錦彤來往密切,幫著蘇錦彤做了不少陷害她的事。這些都是她後來才知曉的,只可惜她知道的太晚了。

見錦昭沒有搭話,胭脂便自作主張的為她更衣梳洗。

錦昭心想,老天既然讓她重新再活一次,那麼前世的種種,她也該吸取教訓,留留心眼。以前活的沒心沒肺,以為事事都會如她所願望的樣子,到頭來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妝台前,錦昭對著鏡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鏡子里的女子不過十四、五歲模樣,看上去有些稚嫩,容貌卻是極好看的,彷彿從畫里走出來的仙子。

錦昭一直以自己的容貌為傲,上天給了她一副好看的皮囊,自然而然成了眾人眼裡關注的焦點,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個人只一眼便在人群里相中了她。只是到了後來,事事身不由己之後,在被冷落的那段日子裡,她才開始明白用美貌來留住一個男人的心,是一件多麼可笑而荒唐的事。即便她再如何明媚動人,終究她也會老去的。

也許,年紀漸大了,每次梳妝看到鏡子里的那張臉,反而是嫌棄了,曾經有多喜歡,現在就有多討厭。

她永遠忘不了在她入宮那天,她跪在屋外,母親卻避而不見的情景,也永遠忘不了自己的好妹妹明面上處處為她著想,背地裡卻害得她小產,以至失去生育能力,她更忘不了曾經信誓旦旦的說要對她好的那個人,沒想到最後卻是傷她最深的人。

回頭看來,她這一生,原來竟是個笑話。

前半生風光無限,後半生累了一身的病,孤獨無助,以為就此了卻殘生,卻不想得老天眷顧,大概是念她困苦,讓她又重新活了一次。

既是如此,這一生她要好好的活著,為自己活著,再不要被前世的那些人所傷,而那些傷她害她的人,她此生都不會忘。

這時,胭脂已為她梳好了雙平髻的髮髻,當她拿起妝台上的那對瓔珞耳墜時,忍不住出聲讚歎道:「大小姐的耳墜真好看。」

錦昭掃了一眼滿眼羨慕的胭脂,這丫頭對耳墜子喜歡的緊,只要看到好看的耳墜子,兩眼都會發光,當初她那個好妹妹為了買通胭脂這丫頭,從她這裡探得消息,可沒少送她耳墜子。

想到這,錦昭眸子一冷,淡聲道:「怎麼,瞧上了?」

話音剛落,胭脂嚇得手當即一抖,差點弄掉了手裡的耳墜子。

她慌忙跪下,低聲道:「奴婢不敢。」

錦昭嘴角劃過一絲冷笑,若不是她重活了一次,她都不知這丫頭的膽子遠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