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章巧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巧慈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人只有在無助和落魄的時候,才能看清身邊的人,到底幾個是真情,幾個是假意。

那時,她風光無限,別人免不了對她巴結奉承,久而久之,她聽慣了順耳的話,稍微有幾句不中聽的,她便惱火。脾氣上來了,不是呵斥就是責罰,比如巧慈,若不是當年她困苦之時,這丫頭自始至終對她不離不棄,她還不知身邊竟有如此忠心耿耿的丫頭。

只可惜,她明白的太晚,在自己顯貴的時候,沒能替巧慈張羅一門好親事,以至於耽誤了巧慈一生。

不過,這丫頭從未抱怨她半句,依然盡心儘力的伺候她,直到陪她走完生命中那些最苦的日子。

想到這裡,錦昭心中一時感慨萬分,她對胭脂吩咐道:「讓巧慈到我這裡來一下。」

胭脂一聽,心裡咯了一下,她小心翼翼的說道:「大小姐莫是忘了,巧慈姑娘得把佛經抄滿一百遍才能來伺候您,這才不到一天的功夫,估計一半都還沒有抄到呢。」

胭脂也是不理解,昨個才被罰,今個就要見巧慈,眼前的這個大小姐怎麼想的,她是越來越摸不透了,總覺得今日的行為與平時不大一樣。

錦昭重新打量起胭脂來,前世她怎麼就偏偏輕信了胭脂的話,將真心待自己的人冷落於一旁,而那些對自己別有用心的人,卻認為是為自己好的,也難怪最後會落到被人家利用的地步。

她看著胭脂,不咸不淡的說:「你來府里,難道媽媽們沒有教你規矩,不該問的最好別多問。」

胭脂神情一頓,心慌道:「奴婢知錯了,大小姐息怒,奴婢這就去找巧慈姑娘。」

說完,忙起身出了屋。

錦昭暗自搖了搖頭,抬頭看著周圍的場景,情緒複雜難耐。

沒過多久,胭脂便把巧慈帶來了。

「大小姐,巧慈姑娘來了。」因為剛才的事,胭脂心中忐忑的上前一步低聲說道。

錦昭抬眸看了看她一眼,擺手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說罷,目光從胭脂的身上移到了巧慈那處。

胭脂心知大小姐這是支走她的意思,平時可不是這樣的,也不知究竟要和巧慈說什麼悄悄話,還不許她在常雖然心有不甘,但大小姐的命令,身為奴婢的她不敢不遵從,未免再次惹了大小姐不快,隨即應道:「是。」

胭脂走後,屋裡只剩下錦昭和巧慈二人。

巧慈曲身跪道:「奴婢見過大小姐。」

巧慈比錦昭年長兩歲,今年十六。比起長的不算出眾,卻是個耐看的丫頭。

就是這樣一個忠心的丫頭,跟了她半輩子,也不知道在自己死後,巧慈這丫頭後半生是怎麼過的。

錦昭一時動容,上前親自拉她起來。

顯然,巧慈被錦昭的舉動嚇了一跳,忙縮回了手。她十歲到蘇家到丫鬟,在府里媽媽們的調教下,在府里當了一年的丫鬟后,大夫人看她做事勤快,便將她指給錦昭,伺候錦昭的日常起居。

錦昭身邊的丫鬟除了她之外,還有胭脂,青雯,不過她是伺候錦昭時間最長的,算來有五年了。

巧慈低聲說:「巧慈不過是個卑賤的丫鬟,大小姐使不得的。」

錦昭伸出去的手僵了一下,隨後收了回來,沖她說道:「先起來吧。」

語氣比剛才同胭脂說話時溫和多了。

巧慈猶豫了一下,最後從地上起來立在一旁。

「不知大小姐找奴婢過來可是問抄寫佛經的事?奴婢手慢,寫了一夜也只才寫了三十遍,還沒達到大小姐要求的一百遍。」巧慈低著頭,搓著衣角,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不安的說道。

聞言,錦昭端著茶杯的手突然一頓,這麼說巧慈是一夜未眠。

錦昭深深吸了口氣,再次朝巧慈看去,道:「你且抬起頭來。」

錦昭吩咐了,巧慈這才抬起了頭。

看到巧慈滿眼略顯疲倦之態,錦昭有些心疼道:「你這個傻丫頭,我又沒催你,你可以慢慢抄寫,誰讓你不眠不休了。」

語氣聽上去不免有責怪之意。

巧慈抿了抿嘴,回答道:「奴婢只想儘快抄寫完,好過來伺候大小姐。」末了,又補充了一句「這是奴婢的職責。」

還真是個傻丫頭。

錦昭隨手放下茶杯,朝她說道:「不必再抄寫了,處罰就到此為止。再者,她也是為我好,是我一時氣過了頭,罰你也確實罰的重了些。」

錦昭的一席話讓巧慈心中頓為驚訝,她伺候大小姐這麼些年,還從未聽到大小姐主動承認錯的,更何況哪有自家主子跟奴婢認錯的理,巧慈甚至一度懷疑是自己耳朵聽錯了。

「大小姐千萬別這麼說,是奴婢說話一時口快,沒個思量,這才惹了您生氣,是奴婢的錯,大小姐罰奴婢也是理所應當的,奴婢心甘情願接受懲罰。」巧慈說。

錦昭就知道這丫頭對她沒有心存怪意,不然不會在她落魄的時候,不離不棄的照顧她,陪伴在她身邊,從而誤了自己的後半生。

像巧慈這樣心存善念,忠心不二的人,本該得到老天的眷顧,後半生應該有所依靠的,卻為了她,耽誤自己一生的幸福。

錦昭搖頭道:「你能這麼想,我自然甚感欣慰,好了,懲罰之事,就此作罷,你回去也不用再抄寫了。」看著巧慈整個人狀態不佳的樣子,又說,「瞧你這一宿沒睡,先回去好好休息,等補足了覺,再過來陪我去母親那裡請安。」

巧慈聽到錦昭要去大夫人,一時驚訝,便道:「要不奴婢現在就陪您過去?大夫人要是知道大小姐去請安,一定很高興。」

錦昭看著眼前情緒難免有些激動的巧慈,下意識明白了過來。前世她不常去母親那裡請安,難怪巧慈聽到她這麼說,會驚訝了。

不過她對母親卻是十分敬重,這份敬重帶有一份疏遠和敬畏。

在她印象里,母親是個厲害的女人,而這份所謂的厲害言外之意是說母親聰慧,好像能把什麼都能看透似的,所以在母親面前,彷彿自己就是個透明人,沒什麼秘密可言,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不願與母親過多的親近,大概每個人都不想自己被別人看穿心思吧。

錦昭打住思緒,沖巧慈擺擺手,道:「回去休息好了再來。」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