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八章願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願意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等的久了,蘇錦鈴明顯有些不耐煩,她向來就是耐不住性子的人。

夏芙似乎看了出來,湊近低聲道:「二小姐,大小姐遲遲沒有出來,這不知道還要繼續等多久,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蘇錦鈴咬了咬唇,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夏芙便不再出聲了。

沒看到人,蘇錦鈴哪能甘心離開。

說話間,錦昭和巧慈從廚房裡出來了。

蘇錦鈴見狀,快步走了上去。

「長姐,你可算出來了,我在這裡都等你半天了。」蘇錦鈴柔聲道。

錦昭低頭自顧的理了理衣袖,語氣淡道:「你等我作甚?」

說的好像是自己讓她等似的。

面對錦昭突然冷淡的態度,蘇錦鈴有點不適應,她勉強笑道:「聽說長姐來了廚房,這不想著你頭一次下廚,便過來看看。怎麼樣,可還順利?」聽著像是在關心,說著,她慢慢靠近,「不知母親的晚膳做得如何了,可否讓我這個做妹妹的瞧一瞧?」

她才不相信蘇錦昭會做菜,只是之前聞到的香味又作何解釋,蘇錦鈴百思不得其解,不弄個明白她總歸是不甘心的。

聽得這話,暗自笑了一下,方才抬頭看向蘇錦鈴,不動聲色的說道:「二妹有心了,給母親做的晚膳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只是外面才剛下過雪,一時冷的很,二妹要真是想看看,不如隨我回映華院。」

聞此,蘇錦鈴眸光一愣,聽說要去映華院,自是不願意的,但卻又不肯私心,於是她又拉著錦昭的胳膊說:「真的不可以嗎?我就想看一眼,長姐怎麼跟個寶貝似的。」

就只是單純的看一眼這麼簡單嗎?錦昭可不信,看蘇錦鈴無辜般的眼神,她這次可不再吃她這一套,抽回了手:「母親那裡還在等著呢,耽擱了就不大好了,妹妹也不想母親等太久吧。」

蘇錦鈴面色一僵,一時語噎,她沒想到錦昭會拿傅氏來壓她,她自然是不敢的。

她微有些失望道:「瞧我這記性,這會已是晚膳時辰,我還拉著長姐在這裡說話,別真的讓母親久等了。」

錦昭將一切看在眼裡,笑說:「你也別好奇了,不過是做了幾道家常小菜,上不了檯面的。」她看了一眼旁邊的李廚子,又說,「你若是有什麼想吃的,叫廚子做便是,到底是掌勺師傅,廚藝總是比我好的。」

話落,錦昭也不打算繼續跟她絮叨,帶著巧慈便往映華閣的方向去了。

此時,蘇錦鈴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了,虧得她在這裡等了這麼長時間,居然一點都不買賬,說不給看就不給看,這還是她認識的蘇錦昭嗎?

想到此處,蘇錦鈴眸光一閃,似想到了什麼。

一旁的夏芙小心翼翼的說道:「大小姐今日挺奇怪的,平時只要二小姐你好言好語說的話,她都會聽你的。」

蘇錦鈴淡道:「你也發覺她今日不太一樣,是吧。」

夏芙就是這麼一說,也說不上一個所以然來,聽到錦鈴問她,想了想,回答道:「奴婢自然沒有二小姐你看得深遠。」

傅氏對錦昭下廚一事原本並未抱多大希望,見錦昭把晚膳帶了過來,不免有些意外,在看到事盒裡的菜肴,就更驚訝了。

「這真的是你的做的?」傅氏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問道。

錦昭笑而不語。

巧慈恭聲回道:「當時奴婢就在旁邊,這些的確是大小姐親手做的,府里的廚子都沒有幫忙。」

聞言,傅氏疑惑道:「可母親明明記得你並不擅長做這些的。」說著,傅氏又仔細瞧了瞧眼前的幾道菜肴,別說,光賣相看上去就讓人很有食慾的樣子。她拿眼指了指慢慢說道,「看著真心不錯,就不知道味道如何了。」

話落,錦昭拿起筷子遞給傅氏:「母親不妨嘗嘗,看看是否合你的口味?」

這幾道菜她一直想做給母親吃,一直苦於沒有機會,如今總算能得償如願了,此刻,錦昭心情難免有些激動。

傅氏看了她一眼,接過筷子夾了那道碧螺蝦仁嘗了起來。

看傅氏微閉著眼,吃的津津有味甚是滿足的樣子,錦昭微微一笑。她心知母親是個對食物比較挑剔的人,如今這般,她應該可以放下心來了,也不枉費當初跟宮裡的御廚學了足足兩個月的時光。

待傅氏睜開眼,錦昭問她道:「母親,味道如何?做的可還合你的口味?」

自然是合口味的,傅氏點點頭說:「不錯,只是母親有一疑問。」

錦昭平靜道:「母親請說。」

傅氏用筷子指著那道碧螺蝦仁,問道:「眼下是冬天,蝦仁一般不常有的,你是如何得來的?」

錦昭對此並不意外,彷彿猜到了傅氏會這麼問,她一字一句的回道:「母親說的是,這個時候確實不易有蝦仁,不過方才母親吃的蝦仁其實是我用麵粉做成的,只不過吃起來味道像而已,並非真的蝦仁。」

沒想到她居然連一向精明的母親也給「騙」過了。

傅氏聽了,露出意外的表情來,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出現在錦昭面前。

傅氏詫異道:「怎麼會呢,方才我吃的時候明明就是蝦仁的味道。」說著,她看了一眼巧慈。

巧慈心領神會,立馬說道:「大夫人,如大小姐所說,這確實是用麵粉做成的蝦仁,當時奴婢也是頗為驚訝的,要不是奴婢親眼瞧見,只怕還不相信呢。」

聽罷,傅氏低頭看了看眼前的菜肴,而後笑了起來,她誇道:「想不到錦昭的廚藝竟這般好,我居然都不知道。」說著,她看向錦昭,忽然話鋒一轉,問,「這都是什麼時候學的?說說,究竟還有什麼其他我不知道的了?」

語氣聽著並非是質問,倒更像是好奇。

錦昭的廚藝是在宮裡和御廚學的,總不能直接和母親這樣說,錦昭想了想,笑說:「母親說笑了,你是我的母親,能有什麼事瞞你的,這幾道菜都是我閑來無事照著食譜上學的,想著能做給母親吃,母親若是喜歡的話,我倒是可以天天做給你吃。」

傅氏半信半疑的說:「是嗎?」她放下筷子,拉著錦昭的手,目光落在一雙纖長的手上,「不過我可捨不得你天天下廚,萬一手變粗糙了,母親可是會心疼的。」

說到「心疼」二字,錦昭眸光一怔,轉瞬表情又恢復如常,朝傅氏說:「錦昭是願意的。」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