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十三章撞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撞見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錦昭帶著丫鬟巧慈到沁軒院時,只見兩個小丫頭坐在門口,一邊磕著瓜子,一邊閑聊起來。

錦昭依稀記得這兩個小丫頭的名字,一個叫冬柳,一個叫迎春,都是先前傅氏安排在兒子身邊伺候的。

兩個小丫頭光顧著說話,也沒注意到錦昭何時來的。

長得有些微胖的冬柳出聲道:「碧桃這都進去多久了,怎的還不出來,也就是研個墨而已,更何況三少爺這會人又不在。」

迎春吐了一口瓜子殼,沖她虛了一聲,說:「小聲點,這話可別讓裡邊的人聽見了,碧桃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向來是只聽順耳的話,你剛才的話若是讓她聽到了,豈不是給自己找氣受。」

經迎春這麼一提醒,冬柳立馬有所意識,於是放低了聲音道:「你說的極是,不能叫她給聽見了。她現在是三少爺跟前的大紅人,沒準哪一天就爬上了三少爺的床,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當初沈姨娘不也是在大夫人懷孕期間,使了招數,讓大將軍娶她進府。說不定到時我們還得叫她一聲主子,見了面還要行禮,這個時候還是少惹那個碧桃為好。」

錦昭聽到這裡,神情一頓,臉色一時不太好看。她的弟弟左右不過才十一歲而已,男女之事還與他甚遠,這些丫鬟竟不知羞恥的說出這些難聽入耳的話來,哼,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莫說是她了,只怕母親第一個不答應。也不知道母親當初究竟是怎麼選中了這些丫頭在蘇承業伺候。照此下去,非但無利,只怕會影響了弟弟。

前世的教訓,歷歷在目,這一世她絕不能重蹈覆轍,讓這種事發生了。

兩個小丫頭說的正在興頭上,哪裡注意到蘇錦昭眼眸里的冷意。

迎春點了點頭,將手裡的瓜子分一些與冬柳,繼續說:「咱們做丫鬟的,本就命賤,若能入得了主子的眼,那自然是最好不過。說來也是碧桃命好,這一點咱們是比不了的。」

話剛落,冬柳不以為然的哼了一下,撇了撇嘴,話中帶著幾分嫉妒和不甘說道:「也不過就是比我們早來了兩年,想當初見了面還和我們打招呼,有說有笑的,如今身份不一樣了,遠遠的瞧見我們,都是擺出一副高姿態,借著研墨為由,有事沒事的便到三少爺這裡來,好似她真的是沁軒院的女主人一樣。同樣是丫鬟,這命還真是不同。」

迎春聽了,趕忙捂住她的嘴,小聲道:「你怎麼越說越起勁了,剛才囑咐你的話都忘了不成。」她拿眼示意了一下身後,「碧桃還在屋裡呢,萬一被她聽到了,準是不高興,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冬柳欲要張口,想了想迎春的話,說:「我說的也是事實。」

此時,錦昭臉色比剛才更難堪了些,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巧慈。

巧慈心領神會,當即咳了一聲,以示提醒。

聞聲,準備開口說話的迎春迎和冬柳立馬抬頭看去,頓時,兩人身子都僵住了。

來不及多想,冬柳和迎春忙上前給錦昭磕頭行禮,聲音顫抖道:「奴婢見過大小姐。」

說話間,兩人害怕得不敢把頭抬起來。

錦昭看著二人,想起剛才聽到的話,語氣頗為冷淡道:「我還以為你們早已不把府里的規矩放在眼裡了呢。」

聽這話,兩個丫鬟心裡更慌了,兩腿都在發抖,看來方才說的話,大小姐八成是聽到了。貿然出聲,又怕再一次惹惱了大小姐,兩人一時無言。

見此,錦昭聲音一沉,道:「怎麼,剛才不是說個不停嗎,這會倒成了啞巴了。究竟誰教你們的規矩,主子問話可以閉口不回答的。」

錦昭看著二人面無表情。

剛才說得滔滔不絕的冬柳,此刻早已被嚇得直打哆嗦,迎春見她沒有出聲,咬了咬嘴唇,低聲回道:「大小姐息怒,奴婢不敢,府里的規矩,奴婢一直謹記於心,絲毫不敢忘記。」

說著,拉著冬柳趕忙向錦昭磕頭認錯。

「大小姐,奴婢們知錯了,求您饒了奴婢這一回……」

放在以前以錦昭的性子,早就讓這兩個丫鬟挨板子了。這次卻遲遲卻沒有動手的意思,甚至在錦昭還沒開始說重話時兩個丫鬟已經被嚇得不成樣子了,急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見兩個丫鬟怕成這樣,錦昭也懶得跟她們一般見識,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瓜子殼,一字一句的吩咐道:「在我出來之前,將這裡給我清掃乾淨。」

迎春和冬柳連連點頭應道。

待錦昭進了屋,兩個丫鬟便立馬對地上的瓜子殼進行清理。不過,一顆心還一直懸著,並未有所放鬆下來。

錦昭進屋時,碧桃正慌慌忙忙的準備離屋,要不是錦昭反應快,差點就撞上了。

碧桃神色慌張的跪下道:「大小姐贖罪。」

錦昭也不看她,從她身邊經過,徑直走到書案前,才停下腳步道:「慌慌張張的,莫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成?」

碧桃一聽,頓時愣了一下,待反應過來,以為錦昭是因為不快自己剛才的魯莽,忙回答道:「回大小姐,奴婢知錯,差點冒犯到大小姐。」

要不是聽到剛剛大小姐責問迎春和冬柳,她也不會急著離開屋子。三少爺去了大夫人那裡,被大小姐撞見她待在屋裡,總歸是不大好。

想想也是奇怪,往日大小姐可是不怎麼過來的,就算來的話,也會事先派個丫鬟來吱個聲,偏偏今日說來就來,讓她一點準備也沒有。

錦昭隨坐了下來,環顧了周圍,微著眉,問她道:「屋裡就你一個人?」

碧桃恭聲回答說:「大小姐莫是忘了,每每這個時候,三少爺都會去大夫人那裡請安,久而久之已成了習慣。」

錦昭眉心一動,心道,她這個弟弟還是依舊如此孝順,前世如此,今世也是一點沒變。她還清楚的記得,母親走的那天,蘇承業比誰都難受,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就是他這麼一個大男人,在母親離開時哭的最傷心。

念及此,錦昭微挑眉道:「如此說來,你倒是比我還了解這個弟弟。」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