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十四章警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警告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碧桃面色一變,忙說:「大小姐是三少爺的親姐姐,當然是您比奴婢了解三少爺才是。奴婢也就是覺得三少爺經常這個時候去大夫人處,才自個這麼以為的。」

好一個自個以為的。

錦昭慢慢抬了抬手,示意她起來說話。

跪了許久,兩條腿已經跪得發麻,碧桃早就想起來,奈何錦昭卻一直沒有開口讓她起來的意思。

起來歸起來,碧桃絲毫不敢放鬆。擔心自己萬一說錯了話,得罪了大小姐,於是低聲道:「大小姐若是沒有別的事,奴婢就先行退下了。」

說完,正要走時,錦昭卻喊住了她。

「怎麼,我一來你就要走,剛才過來的時候,我可是聽到冬柳說你在屋裡待了好長時間。三少爺不在,你一個人沒事在這屋裡做什麼?看來你們一個個倒是很清閑。」

碧桃聞言,心中打了一個冷顫,她連忙解釋道:「大小姐誤會奴婢了,奴婢過來是給三少爺研墨的,並不是偷懶,三少爺說奴婢研的墨不錯,便常常叫奴婢給他研墨寫字。」

說完,碧桃自顧的上前指著書案上研好墨給錦昭。

錦昭並未說話,隨手拿起旁邊的硯台,碧桃突然出聲道:「大小姐,這墨奴婢已經研好了。」說著將一隻手伸了出去,準備去拿錦昭手裡的硯台放回原處。

錦昭並未放下硯台,而是看她,嘴角似笑非笑的說道:「怎麼,難道我還碰不得了1

說話間,臉上未有任何異樣,不過已嚇得碧桃趕忙縮回了手,低聲道:「不不不,大小姐當然碰得,碰得的。」

錦昭看著手裡的硯台,不緊不慢的說:「是嗎?我還以為這東西只有你碧桃一人碰得,旁人倒是不能碰得。」

剛才她拿起硯台的時候,分明瞥見碧桃眼裡的緊張。怪不得那兩個丫鬟會那樣說了,儼然真的是把自己當成了沁軒院的女主人了。

碧桃整個人都怔住了,今日大小姐說話處處話裡帶刺,她卻不知道哪裡得罪了這位小祖宗,難不成大小姐是對她私下來三少爺屋裡不滿?

想到這裡,碧桃倒吸了一口涼氣,身子哆嗦低道:「大小姐誤會了,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她還想繼續往下說,又怕自己說多錯多,惹了錦昭不快,隨即閉了口,低著頭看著腳上的鞋子。

錦昭本是過來看承業的,不想人去了母親那裡。想起碧桃這丫頭當初聯手陷害弟弟的事,錦昭心中一時氣憤。眼前這個看似維諾的丫頭,當年還真是低估了她。

錦昭微沉著臉,說道:「研墨這種簡單的小事,也不是缺了誰就不可以的,既然母親把你安排在三少爺身邊伺候,希望你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該妄跡最好給我收起來。若是再讓我聽到了什麼不該有的閑言碎語,否則,別怪我到時翻臉無情,將你趕出蘇家。你可聽清楚了?」

碧桃愣在原地,她不知道迎春和冬柳在外面都說了她什麼話,但今日看大小姐這般不待見她,心知肯定是兩人說了她不該的話。不過她的確是動了心思,對三少爺的心思。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大小姐會當著她的面說出來。這讓她無比尷尬和羞愧。

碧桃咬咬牙,回答道:「是,大小姐說的話,奴婢聽清楚了。」

錦昭看了看時辰,想著這會蘇承業應該請完安要回來了,便打發碧桃說:「好了,這裡沒你什麼事,先下去吧。」

碧桃行禮道:「奴婢就不擾大小姐了,這就退下。」

見人走了后,一直沒說話的巧慈上前一步,輕聲說道:「奴婢看著碧桃似乎有些不服氣,不知道會不會在心裡記恨大小姐您。」

錦昭笑了笑,說:「區區一個奴婢,還不足以讓我費心,倘若她是個明白人,方才的話,想必她應該聽得懂。但若是她想打承業的主意,動了歪腦筋。放心,我也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坐視不管的,畢竟承業才是我的親弟弟,同母親一樣,我也是盼著他好的。」

巧慈想起過來時在門口見到的那一幕,點點頭,說:「大小姐說的是,三少爺年紀還小,這些丫鬟說話沒個分寸,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都沒個注意的,張口就來,可不能叫這些人帶壞了三少爺。今日大小姐給她們來了個下馬威,也讓她們長長記性,有所收斂。」

蘇承業是錦昭的親弟弟,巧慈同錦昭一樣,自然也是盼著他好的,不許任何人任何事影響到蘇承業。

錦昭點頭道:「自然是要管的,否則由著她們,還不知道會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來。今日我沒有把事情做絕,無非就是給她一個警告,若是冥頑不靈,我也不會由著她亂來的。」一個身份低微的丫鬟竟也痴心妄想做主子,這是錦昭萬萬沒有想到的。平日里一個個看著溫順懂事,誰能想到背後心思竟如此齷蹉不堪。

巧慈忽然想到了一事,於是說道:「這個碧桃一向愛嚼舌根,今日大小姐當面說落了她,奴婢擔心她會不會在三少爺面前亂說。據奴婢所知,三少爺平日里對她十分信任,要是她在三少爺面前詆毀您,說你的壞話,而偏偏三少爺又相信了,這保不準會影響你和三少爺間的姐弟之情。」

巧慈忠心於錦昭,事事為錦昭著想,自然要想的多一點。

錦昭暗自思忖了起來,巧慈說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個碧桃確實喜歡背後打小報告。不過,她卻有別的看法。

錦昭擺手道:「不怕,她是母親指給承業的丫鬟,倘若她敢在背後做小動作,說我的不是,母親那裡第一個便不會輕饒她。更何況還有外面那兩個丫鬟,她們今日說的話也不是空穴來潮。碧桃那丫頭不會蠢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冒這個險的,除非她自己不想好了。」

錦昭倒更願意碧桃現在就去蘇承業面前告狀,這樣她就有理由將人趕出沁軒院。

說話間,一個聲音傳了進來。

「長姐,你來了。」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