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十八章用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用意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和碧桃說了半日的話才離開,一路上胭脂邊走著邊尋思著碧桃的話,快到沐瑾院,才發現這個時候錦昭和巧慈已經回來了。胭脂趕忙收住思緒,進了屋。

「大小姐,你回來了。」胭脂上前行了一禮。未免擔心大小姐問她去了哪裡回來遲了,主動交待說,「方才奴婢遇到碧桃,說了會話,這才回來的晚了,請大小姐見諒。」

錦昭手頓了一下,隨後只點頭輕嗯了一聲,低頭喝著茶,好像並未在意似的。

胭脂嘴角一僵,看自家主子如此這般滿不在乎的樣子,微有些失望,輕輕退到旁邊侯著。

錦昭放下茶杯,看向胭脂,問道:「你和碧桃平日關係,不錯?」

聽到錦昭問話,還是問她和碧桃的關係,想著碧桃是三少爺的丫鬟,甚得三少爺的信任,而三少爺又是大小姐的親弟弟,沖著這層關係,胭脂自作聰明的回答道:「回大小姐,奴婢和碧桃平日里關係處的還算不錯,私下裡以姐妹相稱。」

話音剛落,錦昭看了她一眼,只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並未說話。

這一眼,看得胭脂渾身不大自在,她不明白大小姐這個眼神有何含義,但讓她心裡著實不舒服。她以為大小姐起碼會說幾句話,誰知,一個字都沒有說。她甚至懷疑自己剛才的話是不是有何不妥,才惹得大小姐這樣的反應。

正想著,這時傅氏身邊的惜梅丫頭過來。

「奴婢見過大小姐。」一進屋子,惜梅恭敬的向錦昭見了禮。

錦昭看了對方一眼,不愧是母親調教的丫鬟,行禮的姿勢都是十分標準。

錦昭朝她說道:「母親讓你過來,可是有什麼話要你帶過來?」

惜梅連忙點頭,回道:「回大小姐,老爺來信說這兩日就會回來。」

聽到父親要回來,錦昭頓時一喜:「父親他要回來了?」

算一算日子,父親去邊關已經兩月有餘,而她卻覺得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父親了,其實,的確是有很長時間沒見了,聽到父親這兩日便會抵達,難免有些欣喜。

不過看惜梅的樣子,似乎還有話要說,錦昭道:「母親讓你過來,該不會只為了這一件事吧?」

經歷了前世種種,她似乎越發的了解母親了。

惜梅眸色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點頭回道:「如大小姐所見,夫人還交代說大小姐的廚藝不錯,要是老爺能吃到大小姐親手煮的菜,一定會很開心,便讓奴婢過來告訴你一聲。」

果然,這才是母親讓惜梅跑這一趟的主要目的。

錦昭自然明白母親的用意,因為上次她為母親下廚的事弄得府里上下皆知,若是她在父親回府當日親手下廚,必定會討得父親的歡心,這也是母親希望看到的。

錦昭笑著說:「你回去轉告母親,就說她的意思我已明白,請她放心。」

既然這是母親的意思,身為她的女兒,她會做好這件事,前世沒能如她願,也未能盡到為人子女應盡的本分,以至於讓她含淚離開,但願今世可以彌補。

見大小姐爽快答應,惜梅心中一喜:「那奴婢就不打擾大小姐了,夫人那裡還等著奴婢回去回話,這就退下了。」說完,便朝著映華閣去了。

等人走後,胭脂瞅准機會,上前自告奮勇道:「大小姐親自下廚,要不要奴婢給你打下手,奴婢平時也常在廚房幫忙,不會比巧慈姑娘做得差的。」

巧慈能做的,她自然也是可以的,胭脂希望大小姐可以看到她的誠意。

對於胭脂所獻的殷勤,錦昭並未領情,她擺手道:「不用了,沐瑾院還有其他事等著你去做,你做好分內之事就行了,至於為父親下廚的事,我自有主張。你先退下吧。」

胭脂嘴角當即僵住,其他的事,不過也就是每日的清掃而已,大小姐這般的拒絕她,還支開她,讓她心頭一冷。

胭脂面色尷尬的應了一聲,心有不甘的退了下去。

離開沐瑾院,胭脂越想越生氣,但大小姐的轉變,卻讓她越想越害怕。明明之前對她的態度就不是這樣的,她念頭一轉,想到了巧慈。

指定是那丫頭在大小姐跟前說了她壞話,一定是這樣,大小姐才會對她這般不待見。

想到這,胭脂心中頓時來了火,平時看著老實模樣,沒想到背後竟卑鄙如此,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呸,胭脂氣的罵出來了聲,聲音不大,卻被經過的夏芙聽到了。

「哎呀,這不是胭脂姑娘嗎?這大白天的怎的火氣這麼大,究竟是誰不長眼惹你生氣了,難道不知咱們胭脂姑娘可是大小姐陝穡俊畢能降泵媧蛉さ饋

胭脂本來就有些氣,聽到夏芙火上加油的一番挖苦,心裡就更來氣了,她沒好氣的來了一句:「要你管。」

說罷,懶得理她準備要走,夏芙卻快步走上前攔她道:「怎麼,一見到我這就要走了?」

夏芙一再觸犯胭脂的底線,她當即瞪了對方一眼:「我可沒你閑,再說了,我和你似乎並沒有太熟。」

夏芙臉上的笑意仍在,不緊不慢的說道:「瞧你說的這叫什麼話,你我雖跟隨不同的主子,但都是將軍府的丫鬟,同一屋檐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怎麼能叫不熟,胭脂你說這話可要傷人心了。」

傷心?怕是來看她的笑話是真。夏芙什麼樣的人,她最是清楚不過,哪有那般好心。

即便她現在是個二等丫頭,與夏芙相比,雖說是低了些,但她不怕得罪她,畢竟她現在還是沐瑾院的丫鬟,還是大小姐的人。

胭脂撇嘴道:「你不在二小姐身邊伺候著,與我這裡絮叨個什麼,小心二小姐到時候因偷懶之過責罰於你。」

夏芙聽了,笑了起來,不以為然道:「這你就想錯了,二小姐不是那種輕易說變就變的人,她才捨不得責罵於我呢,說起來,我倒是比旁人幸運一些。」

胭脂聽了這話,心裡極為不舒服,好個夏芙,她這是明擺著在說自己被大小姐冷落。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