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二十三章表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表現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沒過一會,屋外傳來了腳步聲,腳步聲鏗鏘有力,傅氏忙坐正了身子,低頭理了理衣服,扶了扶頭上的髮釵。

這一幕恰被錦昭瞧見了,想不到一向淡定自若的母親,大概只有在面對父親的時候,才會緊張吧。

正想著,一贍男子走了進來。錦昭定睛一看,身子頓時愣住了,記憶里的父親還是那麼的精神煥發。印象中那些做將軍的人,應是一身戎裝,腰間佩戴寶刀,性格豪放之人,可是父親談吐之間卻是少有的斯文有禮。不過嚴肅起來,也是讓人望而生畏的。

錦昭忙隨眾人一起起了身。

蘇劍南快步走到蘇老夫人面前,跪了下來。

「兒子給母親請安,兒子不在的這些日子,母親是否一切都安好?」

蘇老夫人忙伸出雙手去拉蘇劍南起來,聲音難掩激動:「好好好,母親一切都好,快起來,叫母親好好看看你。」

不見兩個多月的人,難免讓人心中挂念。更何況又是至親之人,蘇老夫人滿心歡喜的同時,又忍不住心疼。

「瞧瞧,這才走了多久,人都瘦了,想來外面的日子一定清苦。」說話間,眼眶微紅了起來。

蘇劍南解釋說:「行軍打仗在外,哪有不吃點苦的,要是兒子連這點苦都受不得,怎配擔當這大將軍頭銜,又怎配當你的兒子。」

這麼一說,蘇老夫人就更心疼了:「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有苦自己挨著不與人說,這一走就是兩月有餘,也不知在外面究竟吃了多少苦。」

說著,用手帕擦著眼角的淚。

蘇劍南忙安慰說:「兒子在外一切安好,倒是不能在母親跟前盡孝,還讓母親每日擔憂挂念,實在是不孝。」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大概是許久未見了,心中思念所致。

見此場景,沈曼心柔聲說道:「今個是高興的日子,大將軍回來了,理應高興才是,老夫人,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沈曼心總能找準時機,在恰當的時刻說恰當的話。

蘇老夫人隨即斂去了臉上的難過,點頭說道:「是這個理,瞧我,這是怎麼了,倒讓人見笑了……回來就好。」

話音剛落,這時傅氏出了聲:「母親也是思兒至深。」頓了一下,又指著錦昭說,「知道將軍今日回來,這孩子特地下廚做了一桌子的菜。」

蘇劍南聽后,不禁將目光落在錦昭身上,語氣不無驚訝的問道:「是嗎?錦昭竟會廚藝?」

面對父親的疑惑,錦昭恭聲會回道:「只粗略懂一些,談不上精湛,聽說父親今日回來,就想試著做給你嘗嘗,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還望父親到時別嫌棄了女兒的手藝才是。」

聽了這番話,蘇劍南不禁細細打量起眼前的少女,眸中除了驚訝之色之外,讚賞的目光表露無疑。說覺得話穩重有度,像是一下子更懂事了不少,就連其他人也是不大相信這些話是出自錦昭之口。

蘇劍南點點頭:「錦昭現在懂事了,都會下廚了,待會我可要好好嘗嘗你的手藝。」

被大家如此看著,錦昭並未覺得不自在,反而習慣了一般,她臉上仍舊帶著笑意。

蘇錦玲見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蘇錦昭一個人身上,自己反倒是被冷落在一旁,心裡一時急了起來,她上前對蘇劍南撒嬌道:「父親,你離家兩月多,女兒每日都向菩薩虔誠跪求,祈禱菩薩保佑你平安歸來,現在好了,一家人終於是團圓了。」

聞言,蘇劍南無這才看向她,笑了起來,回應道:「難得錦鈴一片孝心,今日父親很是高興。」

除了效忠朝廷之外,家人也是蘇劍南最為在乎的,看著眼前其樂融融的場景,他心中自是滿懷欣慰。

殊不知,錦昭聽到蘇錦鈴說的話,冷然一笑。若是她真在乎父親的安危,當初也不會為了攀附權貴,一心向著別人,不顧及親情了。而且,她心中再清楚不過,蘇錦鈴是不信佛的。

錦昭正想著,旁邊的傅氏輕輕拉了一下她的衣角,錦昭抬眸,正對上母親神情異樣的看著自己。

錦昭明白,母親是覺得自己今日太過於安靜,不像往日里那個話多的蘇錦昭,尤其是在父回來這麼特別的日子裡,以前那個蘇錦昭怕是第一個衝到父親跟前了,哪還輪到蘇錦鈴跟父親撒嬌。

對於傅氏的提醒,錦昭並未有所動,她能這樣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看著親人談言歡笑的情景,已是很滿足了,別的,她不奢望,也不敢再去奢求更多了。

見女兒遲遲未動,以為未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傅氏暗自嘆了口氣,心中又不甘被那對母女搶去了風頭,於是緩緩走過去,拉著蘇老夫人,語氣和言道:「母親,既然大將軍已經回來了,我看這飯點的時間快到了,想必大家應該也餓了,不如入席吧。錦昭她這兩天一直忙活著,難得這孩子有這份孝心。」

說罷,蘇錦鈴嘴角一僵,未免讓人瞧見,忙又斂了去,換上一副笑臉,柔聲道:「既是長姐的手藝,今日沾了父親的光,我這個做妹妹還是第一次能有幸嘗到長姐做的佳肴,待會入席可要多吃一些。」

說的好像是自己平時不做給她吃似的。

錦昭言道:「說不定手藝還不及府里的李廚子,你可別對我抱有太多希望,免得不合你的口味,到時失望了,就不大好了。」

蘇錦鈴立馬一副委屈的樣子,聲音膽怯道:「怎麼會呢,說的我好像待會要挑長姐的刺一樣,長姐,莫要誤會了我。」

誤不誤會的,恐怕沒人比蘇錦鈴更清楚了。也就是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當初她才輕易相信了蘇錦鈴,對她的話深信不疑。

錦昭笑笑,說:「沒有就好,我倒不知妹妹心裡如何想的,更何況,方才我也就是這麼一說而已,至於其他的,並未多想。」

說完,錦昭將目光看向別處,不再看蘇錦鈴。

此時,蘇錦鈴只覺得落了尷尬,心中氣憤難當,卻又不好在人前表露出來,只得壓著。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