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三十七章跟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跟蹤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都是岳家班的戲是坊間最出名的,果然一開口,便吸引了眾人,連一向不怎麼聽戲的父親也是一臉認真的在聽。

錦昭看了看時辰,覺得這裡也沒她什麼事了,趁著大家聽戲,悄悄的和巧慈離席了。

「大小姐,我們就這樣不打招呼的離開,合適嗎?」巧慈猶豫的問道。

錦昭說道:「不必擔心,若是有人問起的話,想必母親會為我們圓好說詞的,再說,我們做了該做的,剩下就交給父親了。」今日已經夠引人注意的了,再待下去,還不定有人會說到她身上,與其待下去,倒不如早早離開。

哪知巧慈卻說:「大小姐是不喜歡那種場合,才想著離席的吧。」

錦昭抬眸看了她一眼,嗔怪道:「多嘴。」一副你都知道的樣子。

被錦昭這麼一說,巧慈摸著腦袋瓜,憨憨的笑了笑。忽然念頭一轉,巧慈問道:「大小姐,我們眼下去哪?是回沐瑾院嗎?」

話音剛落,只聽到巧慈肚子咕咕的響了起來。這丫頭頓時羞紅了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錦昭便問:「是不是肚子餓了?」

巧慈點頭道:「忙活到現在,奴婢都沒吃什麼東西,確實餓了,讓大小姐你見笑了。」

這幾日巧慈跟在她身邊忙7前忙后的,今天更是起了個大早,都沒來得及吃東西。

錦昭握住她的手,心疼道:「什麼見笑不見笑,跟我還這般客氣,忙活到現在都顧不上吃東西,是我的疏忽,一定很難受吧。」

巧慈卻表現一副沒事的樣子,搖頭道:「奴婢其實也不是太餓。」

說話間,肚子還依然叫著,倒是個惹人心疼的丫鬟。

錦昭眸中一閃,忽然想到了什麼來,脫口道:「不如隨我去摘些梅花回來,我做梅花羹給你吃,我記得你可是很喜歡吃的。」

聽罷,巧慈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大小姐怕是記錯了,奴婢沒吃過梅花羹,更不知道味道如何,還是第一次聽過這東西。」

錦昭語頓,她居然忘了,那都是後來的事了,現在的巧慈又怎麼會知道,更何況梅花羹還是有一次突發奇想嘗試才有的。在未出嫁之前,那時的蘇錦昭是不會廚藝的,更別談做什麼梅花羹了。

錦昭承認說:「的確是我記錯了,既然你沒吃過,那今日你算是有口福了。」

巧慈有些受寵若驚,大小姐此話是要做東西給她吃,她不過是一個卑微的丫鬟,何德何能竟要主子為她下廚,況且今日大小姐也一刻沒閑著,該多休息才是。

念及此,巧慈忙擺手說:「大小姐這幾天一直忙著,都沒好好休息,奴婢去廚房看看,隨便吃些東西填飽肚子就行,不必麻煩的。」

雖然巧慈這麼說,但錦昭卻沒有同意。

她解釋道:「正好我也準備去摘些梅花枝,順手的事而已。」

說罷,錦昭提步往後山去了,巧慈只好跟了上去。

巧慈不知道梅花羹是什麼,所以摘了很多梅花,多的可以留著下次備用。不一會兒,便摘滿了一籃子。

錦昭則去挑了些好看的梅花枝,摘回去放在屋裡,梅花香最是好聞了。

這時,她正要伸手去摘梅花枝,誰知,一隻手卻先她一步摘了去。錦昭下意識的抬頭望了去,頓時,整個人都怔住了。

怎麼會是他?

面前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將手裡的梅花枝遞到她面前。

錦昭回了神,並沒有去接,後退了兩步,道:「三皇子不陪著聖上看戲,怎麼到這裡來了?」

雖然這是他們今生第一次見面,錦昭對他卻並不陌生。

她暗自生想,他是怎麼來的。

宇文煜見她沒有收下自己手裡的梅花枝,並未生氣,收回了手,笑了笑,說:「我是一路跟著你過來的。」

錦昭愣了一下,這人一路跟著她,她居然都沒有發現,倒是她大意了,想到這裡,錦昭語氣沒好氣的說:「三皇子何時學人家跟蹤了?」

宇文煜臉上仍舊帶著笑意,答道:「好奇而已。」說話間,目光卻看著少女。

被他這麼一直看著,錦昭著實不太舒服。

錦昭刻意不去看他,出聲道:「三皇子真會說笑,我一個小女子,又不是去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有什麼好奇的,三皇子此時應該和兄長陪著皇上才是。」

畢竟那個皇位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跟著她算怎麼一回事。

宇文煜卻反駁道:「是嗎?那你又為何悄悄離席,今日你可是主人家,連主人都自行走了,獨留我們這些客人,難道這就是將軍府待客之道,我今日算是見識到了。」

宇文煜這是在說將軍府待客有失禮數,錦昭聽著不快,便道:「三皇子這話是在說我們亮將軍待客有失禮數了?三皇子莫要忘了,方才皇上可是當著眾人誇了我。」

這丫頭不僅不怕他,居然拿父皇來壓他。宇文煜對眼前的少女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只是,不知為何,方才在人前懂事俏皮的少女,對他說話卻是句句帶刺,宇文煜不知自己哪裡得罪了她,便問道:「你對父皇說話恭敬有禮,對我卻滿是敵意,究竟是你對我有誤會,還是說我有什麼地方冒犯了姑娘你?」

錦昭語氣淡道:「三皇子說笑了,你貴為皇子,身份尊貴,別人巴結你還來不及,怎麼敢對你有意見,這話讓人聽見了,將錦昭置身於何地,三皇子莫要拿錦昭尋開心了。」

她和他之間,豈是一句誤會就能說得清楚的。

宇文煜把弄著手裡的梅花枝,饒有深意的說道:「尋開心?我可不敢,能讓父皇稱讚的人,我哪裡敢拿你尋開心。」這話像是對之前反駁,「看來蘇大小姐對我誤會不淺,不過今日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沒想到我這人居然就這麼不招人待見。」

宇文煜話裡有話,很明顯,這是說她不待見他宇文煜。

錦昭靈機一動,故作一副聽不懂的樣子,說:「是嗎?那這個人的膽子未免太大了些,若有機會的話,錦昭倒真想見見。」

三皇子聽了,笑意漸漸斂了去,一字一句的看著錦昭道:「不用在我面前裝作聽不懂,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