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三十八章簡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簡單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錦昭繼續扮作一臉無辜模樣,說道:「三皇子若是出於好奇跟著錦昭來此,如今既已瞧見了,還是早些回去吧,免得大家見不到你,該是著急了。」

說話間,錦昭目光看著手裡的梅花枝,或是看往別處,總之就是不去看宇文煜。

宇文煜聽了,卻說道:「莫不是我的到來打擾了蘇大小姐?」

打擾?他居然用了打擾。

前世,她想盡法子討好於他,只是人的心一旦受了傷,便很難再癒合,眼下,面對宇文煜,錦昭表面上故作淡定,心裡實則有些無措,到底是曾經愛到骨子裡的男子。

她雖有支走他的意思,畢竟是皇子,也不好直接明言,最後只好說道:「打擾倒是談不上,只是三皇子久不在宴席上,也不大好,錦昭純屬一番好意的提醒罷了。」

此話一出,宇文煜輕笑了下:「沒想到大小姐還替我這般著想,方才我還以為你不歡迎我來這裡呢,看來,倒是我多想了。」說著,看了看周圍,「這兒的風景不錯,比看戲有趣多了。」

明明是心知肚明,嘴上卻說著反話,這個宇文煜和當年一樣,還是一樣的狡猾,偏生之前的蘇錦昭一心向他。

見他沒有要走的意思,錦昭無奈道:「罷了,我還要多采些梅花枝回去,就不打擾三皇子賞風景了。」

說罷,便往前處走去,不再理會宇文煜。轉身時,錦昭只覺得自己心跳加快,腳步也跟著快了起來。

面對錦昭冷淡的態度和無視,宇文煜也不惱,看著少女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換做別的女子,怕是早就找機會搭話了,偏偏蘇錦昭卻有意避著他,不想與自己有何瓜葛似的,這丫頭倒是有趣。

沒了宇文煜在旁邊,錦昭採摘梅花枝也自由些,沒過一會,梅花枝已摘得差不多了,這時巧慈走了過來,提著手裡的一籃梅花給錦昭看,眨著眼睛問道:「小姐你看,這些夠做梅花羹嗎?」

滿滿一籃子,夠做好多次了,錦昭點頭說:「夠了夠了,多的留著下次再做。」

巧慈應了聲,看了看時辰,說:「出來有一會了,小姐,要不我們回去吧。」

錦昭嗯了聲,忽然想起了什麼來,下意識的朝周圍望了望,見四下無人,眸中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可能是走了吧。

巧慈見此,想了想,問:「小姐可是在找三皇子?這會人怕是應該回去了。」

心思被巧慈看了出來,錦昭微有些尷尬,言語之間卻不肯承認:「當然不是尋他,我巴不得他早走為好,最好眼不見心不煩,省的在這礙眼。」

聽這話,巧慈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幾位皇子都是樣貌堂堂,尤其那位三皇子,更是生的一張絕世容貌,談吐之間,氣宇不凡,貴氣逼人,讓人的目光無法移開。奇怪的是,大小姐對他似乎並沒有什麼好感。

方才的一幕,巧慈也是瞧在眼裡,算來兩人是第一次見面,面對世間這般優秀的男子,大小姐好像並不怎麼喜歡那個三皇子,有意與他保持距離,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兩人之間有什麼過節,對於小姐的冷淡,好在對方沒有氣惱,這樣對比下來,反顯得大度了許多。

想到這裡,巧慈猶豫道:「奴婢看得出,大小姐好像並不怎麼喜歡三皇子……莫不是以前有什麼過節。」說到這裡,巧慈又覺得不是這麼一回事,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巧慈怎麼也想不明白。

錦昭看了一眼巧慈,若有所思道:「別瞎猜了,我只是想今生可以多儘儘孝心,活得簡單點,如果可以,我希望最好不要與那些皇室的人有任何的牽扯。」

巧慈聽得似懂非懂,不解道:「別人都是想著法子與那些權貴攀上關係,為的是有朝一天,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你看今日二小姐為了這場盛宴,將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偏偏小姐你卻是不屑於這一切,好不容易三皇子主動過來與你搭話,你都不太願意理睬人家,好在三皇子修養好,才沒有予以計較,換做脾氣不好的,怕是早就翻臉了。」

錦昭笑笑:「這麼說的話,那我應該感謝他了。」

巧慈微愣了一下,這話聽上去明擺著對三皇子有敵意,好好的一個人,她不知究竟哪裡得罪了大小姐,招自家主子這般的不待見。

巧慈解釋說:「大小姐誤會了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奴婢只是覺得以小姐的條件,應該找個家世身份都與之相配的男子,今日那些皇子瞧著都不錯,那個如妃還當面對小姐你大加讚賞,似乎有意撮合你和二皇子,話說回來,這些皇子當中,大小姐難道就沒有中意的嗎?」

錦昭明白巧慈的意思,她自然是盼著自己可以嫁得好,她沒有回答巧慈的問題,而是意味深長的說道:「你倒是有心了,還特意幫著留意那些皇子,有句話說的好,一入宮門,深四海。與其嫁的好,倒不如嫁一個真心待自己的人,繁華固然好,可我卻只想要一方凈土,遵從自己的初心,做真實的自己,你可明白?」

巧慈聽著有些糊塗了,明明和自己年紀相仿,說的好像經歷了一回似的,明明還是個未出閣的少女,說話卻頗帶幾分老成。巧慈覺得錦昭的眼裡好像有東西,只是她看不清。

想要得到的更多,是要付出代價的,當初她以為自己擁有了一切,到頭來,不過是落了一身傷罷了。

之前那個心思簡單的蘇錦昭已經死了,如今這個,不想去參與那些爭鬥當中,想獲得簡單一些而已。

錦昭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你應該餓壞了吧,走吧,回去給你做梅花羹。」

待兩人走遠了,梅林一處走出來一風度翩翩的男子,看著錦昭漸行漸遠的身影,宇文煜的嘴角再沒了之前的笑意,表情竟難得的深沉,一雙眸子深邃的不見深底。

等到少女終於消失在視線里,他緩緩低頭看著手裡方才摘的梅花枝,緊緊的握著,一時陷入了沉思……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