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十章討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討謝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來人一身藍色直綴錦服,腰間系一條金絲雲禮紋帶,整個人風度翩翩間又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貴氣。

錦昭朝看他時,目光里不禁多了幾分柔和。

這突然出現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宇文煜的皇弟,宇文峰,當今的五皇子,雖並非同出一母,感情卻是極好的,事事宇文煜為先,說他是宇文煜的小跟班,倒一點也不為過。不過本人倒是心思純凈,不像他前面的兩個哥哥深不見底。

宇文峰放下碗,抹了抹嘴,說:「三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有這麼好吃的東西也不叫上我一起?」說罷,也不跟他客氣,自顧的坐了下來。

宇文煜看了一眼被他這個弟弟吃了個精光的空碗,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要來的,卻沒想到宇文峰突然出現,從他手裡搶了去,宇文煜臉色一時不太好看,用眼指著空碗,說道:「不是都被你吃了嗎?」

被這麼一說,宇文峰摸了摸腦袋瓜,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解釋說:「方才一路過來找三哥,不想有些餓了,一時沒忍祝」

宇文煜倒也不是真的生宇文峰的氣,在兄弟幾個當中,他與宇文峰的感情最為要好,也是最疼他的。想了想,便看向一旁的錦昭:「既然梅花羹被我這個弟弟給吃了,你看……」

宇文煜只落了一半的話,錦昭便已經明白他的意思,這是想向再要一碗梅花羹。只是她原本是要做給巧慈吃的,總不能將東西分與他人,餓了自己的丫鬟。

錦昭眸子一閃,說道:「梅花羹已經給了三皇子你了,既然讓五皇子給吃了,你應該找他討要才是。」

對她這一副不願給他的樣子,宇文煜並不意外,反倒是旁邊的宇文峰看不過去,打斷道:「你這人怎麼這般摳門,不就是一碗梅花羹嘛,還跟個寶貝似的不願給,你可知道別人想給,我們三哥還不願意要呢。」

話里話外,顯然是在說她不識趣。

宇文峰向來是有話直說,好在錦昭了解他,要不然換成之前那個蘇錦昭,早就不高興了。

錦昭笑了一下,說:「正如你所說,我就是這樣一個摳門的人,如此,你們就找那些願意給的人要,又何必在我這裡浪費時間。」

宇文峰愣了一下,平日里身邊的人無不對他恭敬有禮,說話也是低聲細語,哪曾想眼前的少女會用這樣的語氣和他說話,絲毫不懼他是皇子的身份。

宇文峰用驚訝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錦昭,嘖嘴道:「瞧瞧,你一個女孩家,哪裡有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將來誰敢娶你,還好我和三哥心胸開闊,不跟你計較,這要是換成旁人,聽到你說這樣的話,怕是早就不高興了。」

錦昭輕笑了一下,說:「如此,我還得感謝兩位皇子的大度,不跟我這個小女子一般計較了。」

宇文峰不假思索的說:「那是當然。」一副頗有例感謝的樣子。

錦昭哭笑不得,吃了她的梅花羹,不道一聲謝就罷了,還在她面前振振有詞的說著她的不是,這世間大概也只有宇文峰了。

錦昭指著面前的空碗,不緊不慢的說道:「我辛苦採摘梅花做來的梅花羹,就這麼被人吃了,那我又該找誰討謝?」

宇文峰聽了一時語噎,梅花羹倒被他吃完了,還沒和蘇家大小姐道謝來著,微有些尷尬,忽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來,擺手說道:「不不不,蘇大小姐此言差矣,梅花羹是三哥給的,要感謝自然也是謝我三哥。」

宇文煜當即看了他一眼,明明是趁他不注意搶過去的,什麼時候成給他的了。

錦昭也不甘示弱,又接著反駁道:「總歸是我親手做的吧。」

宇文煜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言,互不退讓,再者,對他不想有絲毫瓜葛的蘇錦昭,卻對宇文峰印象頗好,這點倒是讓他很是不解。

未免兩人再說下去,僵持不下,宇文煜話鋒一轉,出聲打斷道:「怎麼,蘇大小姐認識三弟?」他只說是他的弟弟,並未說哪個弟弟。錦昭好似認識一般,一下子認出他是五皇子來。

還未反應過來的錦昭卻暗自生想,認識?宇文煜不是糊塗了吧,今日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包括他在內,先前都是未曾謀面的,怎麼能談得上認識。

只是宇文煜從不說無憑無據的話,錦昭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口誤。

這麼一說,宇文峰似乎也反應了過來,便附和道:「三哥這麼說,我倒想起來了,蘇大小姐怎麼知道我的?我還沒和你自我介紹呢。」剛才可不就是喊他五皇子來著,不得不說,宇文煜觀察細緻入微。

錦昭明顯感覺到宇文煜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異樣,頗有懷疑的成分,眼下,又多了一個宇文峰。錦昭有種自己做了壞事,被人當場抓住審問的錯覺。

重生的錦昭又豈會讓自己置於這般境地,她眸中一閃,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緩緩解釋道:「之前無意間聽到別人也這樣喊你五皇子,難不成這世上還有兩個五皇子。」

對於這樣的解釋,宇文峰像是信了,不過宇文煜倒是未必了,他饒有深意的看著錦昭說:「想不到你不僅會一手好廚藝,還學會了察言觀色。」

比起察言觀色,她又怎麼能比得上他呢。

錦昭說:「彼此彼此。」

畫風一下子改變了。

宇文峰覺得氣氛有些不太一樣,總覺得眼前的兩個人有什麼過節似的,說話也只說一半,讓人摸不著頭腦,不太正常。

他出聲道:「剛才聽三哥那樣說,我還真以為你認識我。」

錦昭笑了笑說:「五皇子說笑了,錦昭久居深閨,平時不大出門,怎麼會認識五皇子呢,再說了,五皇子身份顯貴,哪是什麼人輕易想見就能見的。」

她雖然貴為將軍府的大小姐,與他們的身份畢竟還是有差距的。

宇文峰並未聽懂她的意思,笑著說:「那又何難,你若是想來,宮裡隨時歡迎你來。」

話落,宇文煜卻來了一句:「只怕人家並不想。」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