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十三章難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難受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等客人都陸陸續續離開將軍府後,已近黃昏,勞累一天,老夫人由劉媽媽陪著回了靜德院。

此時,陪在蘇劍南身旁的,除了傅映華,還有沈曼心。

錦昭站在一邊,正猶豫著要不要過去和父親解釋一下今日發生的「意外」。

出了這種事,她知道父親心裡肯定是不痛快的。

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微妙。

傅氏見狀,打破僵局,對蘇劍南說道:「老爺勞累一日,不如早些回去歇息吧。」

與其在這裡生著悶氣,倒不如將人勸離。

沈曼心也很識趣,附和著傅氏說:「姐姐說的是,老爺可要多注意身子才是。」

這一聲姐姐,叫得傅氏心裡著實不自在。

當初她待沈曼心親如姐妹,誰知對方卻背著她勾引自己的夫君,這口氣,她如何能咽得下去。居然還有臉喊她姐姐,真夠厚顏無恥的。

想到這裡,傅氏眸子一冷,悶哼了一聲。

這時,蘇錦鈴不知從哪冒了出來,看到眼前的場景,故作驚訝道:「剛剛我聽丫鬟說戲檯子塌了,我還不信,便過來瞧瞧,沒想到卻是真的。怎麼會這樣呢?」

真是哪壺一提提哪壺,只見蘇劍南原本緩和的臉色又沉了下來。

傅氏看了蘇錦鈴一眼,語氣硬道:「二小姐來得也真是夠巧的,這會人已經走了。」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過來,真會挑時間的。

蘇錦鈴輕咬嘴唇,出聲道:「母親這是何意?我一聽說此事,便片刻不容耽誤的趕了過來,哪知終是來遲了一步,並非有意來遲。」

傅氏嘴角一撇,似是不信。

沈曼心自然不允許傅氏這麼說自己的女兒,便道:「若是事先仔細檢查,也不至於出了這等意外,好好的一場宴會就這麼給散了,倒也可惜了。」

雖未直接指明是錦昭的疏忽,話里卻無不暗顯其意。

果然,蘇劍南的臉色又深了幾許。

他聲音淡道:「誰說不是呢,現事情已然發生,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錦昭在一旁靜靜聽著,手緊揪著衣角,果然,父親內心還是偏愛沈曼心母女的。

聞言,蘇錦鈴也不閑著,眸子一7閃,慢慢說道:「女兒覺得這事雖說是長姐的疏忽所致,但畢竟是第一次操辦,難免經驗不足。想必長姐她不是故意的。」

話音剛落,傅氏神色微冷,語氣帶了幾分怒氣道:「這麼說,錦鈴是在指責我的不是,不該將此事交給錦昭著手去操辦。」

傅氏的氣場一向強大,壓得蘇錦鈴有些喘不過氣。

瞬間一副委屈的模樣,嚇得眼淚都快掉下來,往蘇劍南身後退了退,聲音帶著哭腔道:「母親誤會了,錦鈴不是……不是這個意思。」

「長姐雖說是你親生的,維護是應該的,但也不能否認我對長姐的情誼,若是剛才的話讓母親聽著不舒服,錦鈴不說便是了。」

好一張利嘴,口口聲聲為她說話,言下之意卻是在強調她沒有經驗,不能堪當此重任,同時也在表明母親處事不周。

如今還在這裡扮無辜,當初她就是被蘇錦鈴這楚楚可憐的模樣給騙了。

看破這種伎倆,她只覺得自己當初是有多天真。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也不去想想,就輕易相信了,以為人家是真心待自己好。現在想來,當真的可笑。

傅氏本就不快,如今再聽這話,臉色一沉,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不說?話都讓你說了出來,難不成還能收得回去。再者,這要是傳了出去,別人會指責我仗著主母的身份欺壓一個庶出,試問,你究竟存的什麼居心?」

她恨沈曼心,偏偏蘇錦鈴和她母親長得頗有幾分相似,每每見到蘇錦鈴這丫頭,傅氏猶如含沙射影般不舒服。

蘇錦鈴嘴角一錦僵,咬著牙,傅氏居然用了欺壓,難道不是嗎?平時日里,大房事事壓著二房,她已經受夠了。明明她也是蘇家的小姐,論樣貌和才學,她哪點此蘇錦昭差了,就因為她嫡長女的身份,她便要低她一等,處處以她為先。

而傅氏就更不用說了,因為母親的關係,將自己視為眼中釘,便是如此,她也要錫一聲母親。

見女兒被數落,沈曼心臉色一時泛白,不得不出聲道:「姐姐的話未免過重了些,錦鈴到底還是個不懂事孩子,說話沒輕沒重的在所難免,姐姐不至於還跟個孩子計較,好歹是將軍夫人,未免有失了身份。」

「就算姐姐自己不顧及,也該為將軍著想一二。」

傅氏氣得臉色一陣難看。

自己勾引別人的夫君,怎麼不說,如今反倒說教自己,論不顧及形象,她哪裡比得上她沈曼心。

傅氏雙眸冷道:「關於這一點,我可比不上某人。」

某人,不言而喻,自然指的是沈曼心。

蘇劍南就知道會這樣。

他出聲制止道:「好了,都別說了,還嫌點鬧得不夠,是嗎。」

……

見此,傅氏和沈曼心都住了口,可心裡卻是各自不讓。

這時,錦昭走了過去。

「父親,今日對將軍府來說本是個重要的日子,女兒原本是想幫母親的忙,奈何卻出了這樣的事。事情沒做好,反而落了難堪,女兒自知有錯,懇請父親責罰。」

說罷,錦昭便跪了下去。

傅氏見狀,上前去拉她起來:「你這孩子,說什麼糊塗話呢,這怎麼能是你的錯,這是個意外,意外你懂嗎?」

之前還提醒她要查清楚事因,這會卻改口說是意外,這一點,母親是偏向自己的孩子的。

且不說是不是人為,就算今之事是個意外,她也是有錯的。

傅氏拉了兩下,錦昭卻依舊跪著不起。

蘇劍南見她主動攬錯,臉色略緩和了一些,道:「罷了,過去了就讓它過去了,今日她忙了一天,也辛苦了,早些回去歇著吧。」

話語里,並沒有怪她之意。

錦昭應了聲,這才起來了。

蘇劍南搖了搖頭,便獨自走了。傅氏和沈曼心也不打算待下去,各自也走了。只剩下她和蘇錦鈴,還有各自陪同的丫鬟。

看著父親獨自離去的背影,錦昭心中微動,今日原本是高興的日子,弄成了這樣,她心裡有些難受,覺得對不起父親。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