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十四章試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試探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蘇錦昭看著之前熱鬧的戲檯子,如今這般的冷清,神色黯然。

蘇錦鈴見狀,嘴角上揚,慢步走了上去,握著錦昭的手,語氣滿是關心的安慰她說:「長姐莫要自責了,父親只是心情不好,下次注意便是了。」說著,瞬時一副委屈的模樣,「方才本是好心,沒想到忙沒幫成,還被母親誤會是別有用心,長姐,你是知道的,我打從心裡敬重你,一心盼著你好的。」

錦昭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聞的冷笑,好一句盼著她好,當初是誰想方設法的害她,見不得她好,才是真吧。

錦昭嘆了嘆氣,同她說道:「你在父親面前說那些話,左右不過是為了幫我說好話,你對我的用心,我怎會不明白。母親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想是因為戲檯子塌了的事,一時氣惱,若是剛才說了什麼不重話,你可莫要放在心上才是。」

蘇錦鈴微微一愣,見蘇錦昭把話說到了這份上,她總要表現大度一些,便道:「長姐說的這是哪裡的話,把妹妹想成了什麼樣的人了,我怎麼會跟母親計較呢。」說到這裡,突然話鋒一轉,「只是妹妹本是無心之說,卻被母親說成了別有用心,聽了叫人寒心。」

說罷,蘇錦鈴從衣袖中掏出帕去擦眼。

瞧著這般楚楚模樣,若是叫旁人見了,還以為是在她這裡受了欺負。

人前扮無辜,蘇錦鈴最拿手了。

前世,她可不就是被她的表面給欺騙了,以為她這個妹妹天真單純,毫無城府。

見慣了後宮那些嬪妃動不動哭鬧,亦或是扮作柔弱,以博取憐憫,久而久之,蘇錦昭便見不得別人在她面前哭哭啼啼。更何況,蘇錦鈴並沒有真的在哭,不過做樣子給她看罷了。

蘇錦昭隨找了理由說:「母親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就是,母親和沈姨娘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兩每次遇到一起,總免不了一番爭論。」

想起傅氏對母親的態度,蘇錦鈴心中立馬生了一股恨意,平日里仗著主母的身份對自己指手畫腳也就罷了,蘇錦鈴最見不得傅氏那種高高在上,對母親不屑一顧,這是她無法容忍的。就算母親當年有不是,現如今她已成了府里的二夫人,在傅氏眼裡,卻連個丫鬟都不如。

不僅如此,她還要當著眾人的面日日喊她母親,對她恭敬。

念及此處,蘇錦鈴心中憤憤不平,咬著牙道:「我明白,母親還對當年沈姨娘做的事耿耿於懷,畢竟是沈姨娘糊塗,母親不高興也是應該的。」

沈曼心不顧姐妹之情,背著母親去示好父親,這種行為本就是為人所不恥,明明做錯了事,蘇錦鈴偏偏說成了糊塗,可見她心裡並非是認同母親的。

到底是母女,蘇錦鈴站在沈曼心那一邊,不足為奇。

偏偏她卻要違著心在她面前說假話。

蘇錦昭出聲道:「好了,別難受了,不管母親如何想你的,最起碼我並沒有這麼認為。雖說你我並非同出一母,但你待我如何,我心裡自是清楚的。」

蘇錦鈴聽了,臉色微微笑了起來:「長姐說的是,有長姐這句話,錦鈴哪怕被母親誤會,受些委屈也不要緊,只要長姐信我就好。」

說話間,蘇錦鈴的仍舊握著對方。

蘇錦昭笑笑:「我自然是相信的。」

就因為前世輕易的相信了蘇錦鈴,她才吃了一次又一次的虧。

如今,了解了眼前的少女,曾經吃過的虧,總得如數奉上,才不枉她受過的苦,承得痛。

聽到蘇錦昭這麼一說,蘇錦鈴略略鬆了一口氣,她還真怕傅氏說的那些話會左右蘇錦昭,畢竟她一個庶妹,怎能比得過親生母親。

只可惜,傅氏母女的關係並不如平常人家親密無間,這一點,倒讓她有機可乘。

不過,對於戲檯子倒塌一事,蘇錦鈴有些不大放心,便試探性的問道:「長姐,今日要不是無故出了意外,興許這會聖上還在聽戲呢,也不至於人都散了去,反倒顯得冷清了。要我說,這次的意外來得真不是時候。」

錦昭眸子一動,心下當即明白了幾分,隨即附和說:「誰說不是呢,只怕今日之意外,他日要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了,也不知道聖上那邊如何想的,又是如何看我們將軍府的,若是認為我們是故意怠慢,沒有重視,該是如何是好。父親這才剛受了封賞,又會不會有影響。」

雖說這話是說給蘇錦鈴聽的,但蘇錦昭的心裡也不免是有些擔心。

她自己倒不怕鬧笑話,前世的蘇錦昭沒少鬧笑話,她擔心父親會因此事落了難堪。

只是,她的話好似提醒了蘇錦鈴,原本是要讓蘇錦昭當眾出醜的,並沒有想到這一層面上。

蘇家如今的榮耀,可以說是蘇劍南帶來的,所謂,一榮俱榮。父親若是不好了,別說是她了,整個蘇家都會跟著受影響。

她只顧得圖一時之快,卻並未往深層去想。

想起往日里父親待她也算不薄,蘇錦鈴神色微樣,低頭不敢看那戲檯子。

蘇錦昭卻已瞭然於心。

心中懷著一絲愧疚,欲要離開,便和蘇錦昭說道:「長姐,我看天色不早了,也該是時候回去了。這幾天你一直操忙著,應早些回去休息才是。」

蘇錦昭點頭說:「勞妹妹你掛心,這就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外面風起了,別受寒了才是。」

話落,蘇錦鈴應了聲:「長姐也是,別久站在外面。」,便轉身離去了。看著蘇錦鈴腳步加快的背影,蘇錦昭臉上的笑意慢慢斂去了。

巧慈想到了什麼,在一旁小聲說道:「夫人之前有叮囑過,看這情景,小姐是不打算查了嗎?」

蘇錦昭開口道:「查,當然得查。」

她自己落了面子事小,事關父親和蘇家,就不行。

她不允許自己身邊有心存之心的人,也許,是時候得解決了。

她看向巧慈,一字一句的道:「不過,查之前得養足精神,有了精神再查不遲。」

這幾日,巧慈忙前忙后的,也沒怎麼好好的休息,因為沒有足夠休息好,眼圈都黑了一圈了。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