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十五章惡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惡奴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攪了宴會,胭脂從蘇錦鈴那裡領了賞,是一對櫻桃耳環。

胭脂早就想有一對這樣的耳環了,便在夏芙面前有意的提了一句,沒想到今日竟得手了。

胭脂看著手裡的櫻桃耳環,滿心歡喜,越看越是喜歡的緊。總算不枉費她在戲檯子上面做的手腳。

為此,她也更加確定,跟著二小姐才是明智的選擇。至於大小姐,雖說是嫡出,但從目前對她冷淡的態度來看,別說是賞賜了,指不定哪天巧慈便壓她一頭。眼看著在府里一年年的過去,她總得為自己打算。

想到此處,心裡的那點愧疚之意也蕩然無存了。

胭脂打算回屋將耳環收藏好,再去沐瑾院伺候著,不曾想,卻被巧慈攔下了。

「可算是找到你了。」巧慈對她說。

胭脂神情一頓,想起平日里大小姐對她的寵愛,語氣頗為冷淡道:「吆,你不在大小姐身邊伺候著,找你作甚。萬一大小姐找不到你,怪罪到我身上,我可擔不起。」

巧慈深深吸了口氣,並未理會她這些挖苦之語:「是大小姐,大小姐有事找你,便讓我出來尋你。」

臨走之前,大小姐讓她去蓉秀院等人,起初她是抱著試試的態度,沒想到真如主子所料,人果然來了這裡。

她不出直接到蓉秀院找人,只好在這裡等著。

聽說大小姐要見她,胭脂神色一慌,不安的向巧慈打探道:「你可知大小姐找我所謂何事?」

說話間,將手裡的東西緊緊的攥著,往身後藏了藏,有些心虛。

巧慈瞧在眼裡,並沒有當場道破,她神情平靜的說了句「不知」。

胭脂似是不信,嘴角滿是不屑的冷笑道:「你會不知?你現在是大小姐桑還能有什麼事是你不清楚的,我看是不想說吧。」

任憑胭脂用言語如何激她,巧慈依舊不卑不亢的重複剛才的話:「你若是想知道,自己去問大小姐。」

胭脂一時氣極,半分好臉色都不給巧慈,她怒哼道:「你當真狠心,一點都不肯透露。」心裡不由的暗罵,呸,活脫脫一個死木頭。

若論及狠心,哪比得上她。

平日里,大小姐待她也算是不薄,偏偏哪根筋不對,幫著外人對付自家的主子,良心都被狗吃了。

巧慈微氣的閉了閉眼,再睜開眼時,面無表情的說道:「時候不早了,大小姐還在沐瑾院等著,胭脂姑娘進府時間比巧慈長,府里的規矩自然也比我清楚,身為奴婢哪有讓主子等的道理。」

胭脂一聽,被噎得一時無話,雖有不甘,心裡卻也清楚,去遲了總歸是不大好的。況且,近日大小姐對她已不似以往那般信任了。

她怒瞪了巧慈一眼,抬腳走在了前頭。

再怎麼說,她現在還是沐瑾院的丫鬟,氣勢上至少也得壓著巧慈。

蘇錦昭此刻靠在塌上悠閑的翻看前朝古書,眼前的少女,烏髮如墨,肌膚勝雪膚,嬌美無匹,容色絕麗,一雙美眸更是生得極為漂亮,猶似一泓清水,美艷不可方物。宮裡最重規矩,待得久了,連坐姿看上去都是那麼優雅無比。滿目書香,一時靜謐美好。

胭脂踏進屋子,看見眼前的這般場景,微微愣了一下。

蘇錦昭樣貌出眾,胭脂卻不知她安靜下來的時候,美得讓人無法移開目光。她一個女子都這般,由此可見,那些男子就不用說了。

這時,蘇錦昭抬眸看了她一眼,胭脂身子頓時一僵,忙收回思緒,和巧慈上前一步恭敬的行禮。

蘇錦昭抬了抬手,聲音淡道:「起來吧。」

兩人應了聲是,巧慈便退到一旁侯著,胭脂卻有些不安的等著蘇錦昭問話。不時的摸了摸衣袖裡的東西,心情莫名的複雜。

到底是做了虧心事,難免有些心虛。

蘇錦昭將書隨手放在一旁,目光看向胭脂,不緊不慢的說道:「你可知今日為何叫你過來?」

胭脂提著緊張,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奴婢愚鈍,還請大小姐明示。」

蘇錦昭神色如常,語氣卻帶了幾分冷笑道:「明示?你那麼聰明,又何須我明示。」

此話一出,胭脂心裡發慌,忙跪了下來,低聲道:「奴婢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小姐最近對她不冷不淡,今日說話的時候也不怎麼看她,胭脂心裡跟打了鼓似的十分不安。

她抬頭看了一眼巧慈,誰知那丫頭無動於衷的站在一旁,看都不看她,氣的她心裡牙痒痒的。

可惡的丫頭,回頭要她好看。

見她這個丫鬟在她面前裝作一臉無辜的模樣,心中竟冒起一絲少見的怒火。

後半生,她漸漸看開,遇事從容,已經很少動怒了。

想起昔日這丫頭是如何勾結蘇錦鈴害自己,蘇錦昭心頭的怒火更增添了幾許,她聲音冷道:「你倒是裝的夠無辜的,機會已經給你了,你當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嗎?」

聞言,胭脂全身一哆嗦,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投靠二小姐的事,難不成大小姐已經知道了?

不能啊,她平時行事處處謹慎,大小姐又怎麼會知曉。

帶著幾分僥倖的心理,胭脂回道:「奴婢對大小姐一片赤城,忠心可表,小姐莫要聽信了小人的話,誤會奴婢,奴婢是無辜的,你一定相信奴婢。」

說話間,她狠狠的看了一眼面不改色的巧慈,一定是這個死丫頭在大小姐面前說了她什麼壞話,否則大小姐今日不會如此反常的對她。

到現在還不知悔改,言辭振振。還把髒水潑到巧慈身上,當初就因為她詆毀針對,害得那丫頭沒少吃苦。

不想便罷,一想,件件猶在眼前。

她前世怎麼就相信了這惡奴,被其害了一次又一次。

蘇錦昭臉色一沉,怒言道:「好一張利嘴,好一句無辜,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說著,她看向巧慈,吩咐道,「巧慈,把證據拿給她看1

巧慈應了一聲,從衣袖中拿出那支珠釵,呈了上去。

蘇錦昭將珠釵拿在手裡,心中喃喃道:「這東西,做工精巧,樣式不俗,果真是不錯。」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