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十七章拒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拒認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藏個東西都藏不好,真是沒用。

蘇錦鈴暗罵道。

蘇錦昭卻進一步問道:「不知錦鈴妹妹對這支珠釵是否眼熟?」

眼熟?

蘇錦鈴眉心一動,蘇錦昭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想也不想的否認道:「長姐說笑了,無我屋裡的首飾比起來,這不過是支再普通的珠釵了,還入不了妹妹我的眼裡,我怎麼會識得這東西。」

能撇得,她盡量一一撇得乾淨,免得蘇錦昭懷疑到她身上。

胭脂也跟著說道:「大小姐明查,這東西不是奴婢的,肯定是有人為了洗脫罪責,將東西放到奴婢屋裡的。奴婢壓根就沒見過這支珠釵。」

沒了珠釵,固然心疼,只是,眼下,除了一口否認之外,也沒有其他法子了。

兩人一唱一和的,倒是配合默契。

蘇錦昭笑了笑:「如此,這支珠釵倒成了無主之物了。」

蘇錦鈴沒出聲。

胭脂也沒說話。

這個時候,說多錯多。

蘇錦昭目光一掃,最後落在胭脂身上:「你說東西不是你的,巧慈又口口聲聲說是從你屋裡搜出來的,兩邊都有理,我這個做主子的偏幫了哪一邊都不大好,了為了證明你是清白,不妨讓她們搜一下身,若是你清白的話,我親自向你道歉,如何?」

此話一出,胭脂身子一僵,那忙求救似的看向蘇錦鈴。

蘇錦鈴哪能不明白她這眼神的意思,事關自己,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

蘇錦鈴笑容不減:「長姐說的這是哪裡話,你是主子,胭脂不過是個丫鬟,尊卑有別,哪有主子向奴婢道歉的,即便這丫頭沒做錯事,你也不能降低身份給她道歉,這要是傳了出去,對長姐的名聲也不大好。」

蘇錦昭擺手道:「妹妹怎肯定這丫頭一定就沒錯呢?是與不是,等會就知道了。」

說罷,巧慈正要上前去。

蘇錦鈴見狀,急忙道:「長姐,你看這丫頭哭的多傷心,依我看,這當中定有什麼誤會。長姐又何必為難一個小丫鬟呢。」

吆,居然把她說成了狠心的主子。也不知當初是誰狠心到六親不認,連伺候自己多年的丫鬟也可以退出去,替自己擋罪。

蘇錦昭閃過意味深長的冷笑,語氣也淡了幾分:「妹妹今日是怎麼了,為何如此維護胭脂這丫頭,很難不叫人生疑,莫不是這裡面有我不知道的內情。」

蘇錦鈴面色一僵,被噎得一時無話。

她一直覺得蘇錦昭不過是空有一副好皮囊的草包,對付她,只要略動手指,跟踩死一隻螞蟻似的易如反掌。沒想到眼前的蘇錦昭好似換了個人一樣,處處逼得她無語不說,就連在氣勢上也壓著她。

她幾乎是沒轍了。

趁她愣神之際,巧慈上前從胭脂的衣袖裡搜出一對櫻桃耳環。

「大小姐,你看。」巧慈將櫻桃耳環呈給蘇錦昭。

蘇錦昭接過,看了看后,一雙澄澈的雙眸對上蘇錦鈴那雙詫異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說道:「二妹,長姐怎麼覺得這對櫻桃耳環看著眼熟呢,像是在哪裡見過一般。」

聞言,蘇錦鈴眉頭一緊。

蘇錦昭眼睛一亮,拍道:「想起來了,我說怎麼看著眼熟,我記得二妹你曾戴過。」

被蘇錦昭當面戳穿,蘇錦鈴的面色越發的難看,她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長姐真是好記性,你這麼你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好像確有這麼一回事。」

她竟不知蘇錦昭記性何時變得這般好了,連她戴過一次的首飾都記得。

對方承認就好辦了,蘇錦昭以為她會像胭脂一樣抵賴不認呢,不過,就算不認,她也有其他的法子。她不再是當初那個好哄騙的蘇錦昭了。

她抬眸朝胭脂看去,臉色瞬時微沉道:「這就奇怪了,既然是二小姐的東西,怎麼在你這裡,可是你從二小姐那裡偷來的?」

胭脂一聽,嚇得兩腿都軟了。蘇家的規矩向來嚴格,傅氏管家,眼裡最是容不得沙子,要是她落了個偷東西的罪名,還得了,定是要被嚴懲的。她想也不想的回道:「奴婢沒有偷耳環,是二小姐,耳環是二小姐賞給奴婢的……」

蘇錦鈴如同被打了臉,臉色一陣難看。一雙凌厲彷彿要殺人的眼神,著實把胭脂嚇住了。

蘇錦鈴語中帶怒的指著胭脂罵道:「住嘴,你這賤婢,自己做錯了事,還要把髒水往本小姐身上潑,我堂堂蘇家二小姐,怎麼會送你一個丫鬟耳環,這未免太好笑了,也不看看你什麼身份。」

胭脂:「………」

句句諷刺挖苦,胭脂聽得整個人都驚呆住了,東西明明就是二小姐給她的,她沒有說謊。

「二小姐你為何要這樣說,在戲檯子做手腳讓大小姐當眾出醜,本就是你授意的,奴婢只不過是照著你的意思去做,耳環也是你賞……」

「啪1

賜字還未說完,一個巴掌響亮的落在胭脂臉上,因為打的時候過於用力,臉上的五個掌印清晰可見,一張秀氣的小臉瞬間紅腫了起來。

胭脂委屈的捂著臉,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淚流不止。

打人的不是別人,正是蘇錦鈴自己。

急得堵住別人的嘴,都親自動手了。

蘇錦昭卻不急著變態,她倒蘇錦鈴如何應付眼前的「麻煩」。

果然,蘇錦鈴向蘇錦昭解釋了起來:「長姐,你可不要聽這賤婢胡言亂語,我對長姐一向敬重,怎麼會在背後做出害你的事情。倒是我聽說胭脂這丫頭因為受了冷落,心情不是太好,興許是嫉妒,才動起了歪念來。至於耳環,確實是我的不假,究竟怎麼落到這丫鬟手中,就不得而知了。」

話落,身邊的夏芙一個機靈,立馬開口提醒道:「二小姐,你莫是忘了,那對耳環之前好像丟了,奴婢找了許久都沒找到,這件事情,奴婢事後還跟你提了呢,許是你貴人事忙,一時忘記了。」

經夏芙這麼一說,蘇錦鈴眼睛前一亮,彷彿洗脫了嫌棄一般,當即說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確實是丟了。」

主僕兩一唱一和的,配合的倒是相當的默契。

睜著眼睛說瞎話,放眼府里,除了蘇錦鈴,也是沒誰了。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