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掌姝>第四十八章趕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趕府

小說:掌姝| 作者:菱若冰秋| 類別:其他小說

胭脂聽這些話,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蘇錦鈴:「二小姐,你怎麼能這麼說,耳環明明就是你讓夏芙給我的,還有那支珠釵,當初也是看著奴婢誠心投靠你,才賞的。這些,你都忘記了嗎?」

不等蘇錦鈴開口,夏芙上前就掌嘴。

「不知死活的東西,當著大小姐的面,休要污衊我家小姐,你自己做錯了事,怕受罰,就想把錯推到我們主子身上,好在大小姐是個明白事理的人,定不會受你糊弄。」

吆,竟說到她身上來了。

果然是蘇錦鈴忠心的丫鬟,句句維護自家的主子。

胭脂急得眼淚一直掉個不停,臉更是漲得通紅,她哭著道:「我沒有,當初要不是你說二小姐對我頗有好感,若不是夫人先把我指給了大小姐,二小姐就準備把我要了過去,這些都是你親口告訴我的。我如果不是一時鬼迷心竅,誤信了你的話,又怎麼會背叛大小姐,做了這等糊塗事情。」

此刻,胭脂悔不當初,想到夏芙前後反差的態度,更是氣得不行,加上又挨了巴掌,欲要找她理論。

「是你,都是你害的。」

見胭脂向自己撲過來,夏芙眼疾手快,忙將她無情的推到在地,語氣更是冷到骨子裡:「呸,都成這樣了,誣陷我家二小姐不成,還想害我。府里誰不知道你胭脂姑娘向來最有心,旁人哪能從你這裡佔得一絲便宜,只怕巧慈平日里沒少受你欺負。真是好笑,難不成我說什麼,你便信什麼,你覺得這話說出去,誰會相信。」

要怪的話,就怪太貪心。人,一旦不滿足於現狀,就容易被收買。

胭脂萬萬沒想到夏芙會說出這般決絕的話,想起當初她好言好語的安慰自己,她恨自己,錯看了人。

無計可施的胭脂,顧不得臉上的淚水,急忙爬到蘇錦昭跟前,輕輕的拉著她的衣裙,哭泣道:「大小姐,奴婢錯了,請你饒恕胭脂這一回吧。無論你怎麼罰奴婢,只求你別趕奴婢出府,奴婢以後一定盡心儘力的伺候你,給你做牛做馬,服侍你一輩子。」

蘇錦昭抬腳甩開了胭脂的手,面無表情的說道:「機會之前已經給你了,是你沒有好好珍惜,放棄了。」

放著好好的坦白機會不珍惜,自以為仗著小聰明,就可以平安無事,當真是愚昧不可及。

胭脂手僵在半空,失神的坐在地上。猶如晴天霹靂,被重重一擊。片刻過後,大概是心裡實在不甘心,真要是被趕出了蘇家,哪還有她的活路,等於死路一條。那還有仗著大小姐在背後撐腰,府里的下人們私下裡對她敬畏三分的風光,現在想來,對於她一個丫鬟來說,已經是難得福份了。

念及此,胭脂拚命的向錦昭磕頭:「大小姐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有了第一回,還有第二回,第三回……放著一個生了二心的人在身邊,便要時刻提防,指不定哪次就再害她了。

蘇錦昭彎下身子,捧起胭脂滿面淚水的小臉,慢慢說道:「生得倒是不錯,只可惜了這張臉,念你平時伺候我的份上,你做的這幾樁事情,我便不與你計較,回頭將東西收拾一下,儘早離府吧。」

說罷,便放開胭脂,起身再不看她。

見慣了這種場合,蘇錦昭早已習以為常了。倒是蘇錦鈴看著眼前的場景,咽了咽口水,這哪裡是她認識的蘇錦昭,分明就是個冷絕的女子。

不知怎麼的,她被這氣勢壓的手都不自覺的在抖。

巧慈和青雯對望了一眼,心下會意,將胭脂拉出了屋子。只是胭脂喊破嗓子的的哭求聲,一聲聲的牽動著蘇錦鈴和夏芙。

人落了這般田地,她兩功不可沒。

直到胭脂的哭聲漸漸小了,乃至聽不到了,蘇錦鈴才上前去,聲音略顯無辜的說道:「哎,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枉我還覺得她是個老實乖巧的丫鬟,竟不想是個暗含心機的小人,怪我錯看了她。」頓了一下,又道,「長姐將人趕出府,這樣也好,省的她再動其他歪念頭,陷害你。」

語氣無不表露關心之意。

聽得她差點就信了,要是之前那個蘇錦昭,恐怕早就深信不疑了。

戲台一事,險些釀成人命,她若是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著這丫頭胡來,只怕不知道會做出什麼禍事來。

昨日之事,正好給她提了個醒,胭脂這丫頭,是時候給打發走了。

蘇錦昭目光微閃,笑了一笑,將手裡的耳環交到蘇錦鈴手裡,叮囑道:「胭脂楚楚可憐的模樣,我差點就相信了。虧得妹妹將耳環弄丟了,否則你今日就解釋不清了。」

蘇錦鈴聽得一時尷尬,勉強答道:「可不就是這樣說。」

蘇錦昭嘴角勾起,道:「這櫻桃耳環你收好,莫要再粗心弄丟了,若是被別有用心的人撿了去大做文章的話,就不大好了。」

蘇錦鈴看著手裡的耳環,她送出去的東西,向來沒有收回來的道理,沒想到這對耳環又回到了她手裡。更沒想到的是,因這耳環,讓蘇錦昭起了疑心。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斂了斂神色,換上平日里天真無辜的樣子,對蘇錦昭應道:「長姐的話,我記住了,妹妹這愛丟東西的毛病確實得改改。好在長姐沒有聽信胭脂那賤婢的話,不然,被那丫頭反咬一口,我就有理,也是說不清的。」

蘇錦昭嘴角劃過一抹深意的笑:「妹妹今日也瞧見了,說我不顧念主僕之情也好,說我狠心也罷,胭脂做錯了就是錯了,任誰也是如此,我一樣絕不手軟。不過,」突然,話鋒一轉,「你我是姐妹,妹妹一定不會做出害長姐的事來,是否?」

蘇錦鈴身子一僵,心虛的挺著胸道:「那是自然,我敬重長姐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想著害你,這太可笑了。」

害沒害得她,只有她蘇錦鈴自己清楚了。

Ps:書友們,我是菱若冰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快捷鍵:←)
  • 掌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