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六章 如何補償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如何補償你?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在場的人聽到門外的聲音,立刻挺直腰板,齊刷刷地往外看去。

慕瑾瑜轉身朝門口看去,只見門外有一人緩步走來,端正的面龐,挺秀的五官,頷下長須無風自動。

穿著一套單薄藍色長袍,除了腰間一枚玉佩,沒有其他華貴的裝飾,卻無形透著一股讓人無法直視的雍容。

再往下看,矯健有力的步伐,雪地卻絲毫沒有痕。

從體型和武力來看,來人定是歸雲山莊的莊主,慕家家主,慕斯海。

翼長老率先上前作揖,其他人神色恭肅地跪下,齊聲喊道:「見過家主。」

白如玉撓了撓後腦勺,尷尬地看了看站的筆直的慕瑾瑜,全場唯有三人沒有跪拜請安。

翼長老是刑善堂堂主,自然不用跪拜。

而他卻是因為慕瑾瑜沒有跪拜,才不方便請安。說到底,他白如玉也是後輩,這麼無禮還是第一次。難免會有點尷尬,不知所措。

倒是慕瑾瑜眼神還在上下打量慕斯海。

「咳咳,起來吧。」慕斯海抬了抬手,目光落在慕瑾瑜和白如玉身上。

語調有些嚴厲,「瑾瑜,你的禮儀是誰教導的?」

慕月柔見慕斯海語調嚴厲,甚是不悅,立刻說道:「父親,長姐在戒律院這麼久,根本沒有學會任何禮儀。不僅扭斷了我的暗衛手腕,翼長老問她是否偷學其他門派武功,長姐卻嚷嚷要討回公道。」

「花顏這件事你是局外人,你要如實回答,月柔所說可是事實?」

「大伯1慕花顏喊的情真意切,兩目楚楚懇求慕斯海,「大伯,請你看在白公子喊長姐一聲師叔祖的份上,就不要怪罪長姐了。」

慕花顏一向乖巧,這一哀求,翼長老有些憐惜,開口說道:「家主,我們都知道瑾瑜不曾習武,卻能徒手一招折斷四品暗衛的手腕,若是天賦異稟也就罷了,偏偏招數有些陰毒。」

這邊慕月柔心領神會,立刻哭了起來,淚眼婆娑,「父親,你不要怪罪姐姐,畢竟我只有這一個姐姐了。更何況,慕家遲早要交給她撐起的…………」

「她?」慕斯海嗤笑,看向慕瑾瑜的目光有些不屑,同時也忍不住說道:「慕家何時要交給她了1

「父親,長姐說她是顧懷清的女兒,顧懷清是慕家的大恩人,按照出生,她才是歸雲山莊的嫡出大小姐…………」

真是好一朵純情的白蓮花啊!

慕瑾瑜忍不住在心裡翻了翻白眼,這慕月柔還真是想她死啊!

可沒那麼容易!

「二妹妹暗衛的手腕確實是我折斷的1慕瑾瑜冷冷地說道。

翼長老哼的一聲,「分筋措骨手的功夫真是毒辣,一招就能折斷兩個四品暗衛的手腕,瑾瑜還真是了不起1

慕月柔和慕花顏聽翼長老如此說,頓時露出喜悅,慕瑾瑜算是熱鬧了翼長老,家主若是知道廢物也能偷學旁門左道,定然會大怒。

慕斯海聞言沒有說話,只是嗖的一下,就無聲躍到受傷的暗衛面前,只聽咯吱一響,暗衛的手腕便接好了。

「多謝家主。」

沒有預期的勃然大怒,也沒預料之中的逐出家門,反而是不動聲色地接好斷掉的筋骨。慕月柔不解地看向慕斯海,那眼神寫滿了錯愕。

「暗衛的職責是保護主子,而不是參合主子之間的小打小鬧。自今日起,你就化暗為明,去前院做守衛。」慕斯海平淡無奇的說道。

「父親,他們可是四品暗衛,就這樣算了?」慕月柔驚呼道。

眾人面面相覷,都不清楚慕斯海此刻的用意。

「戒律院柱子上的銀針,剋扣用度,還有借題發揮,你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慕斯海冷眼瞪了一眼慕月柔。

慕月柔心虛地低下頭,難不成今日折了一名四品暗衛,都奪不到嫡出大小姐的尊稱嗎?慕月柔眸里閃過陰狠的目光,不過,瞬間快速隱去。在不明白慕斯海用意之前,她不能貿然行事。

「瑾瑜,這件事就此作罷,以後你就搬回你自己的院落居祝月柔和花顏禁足兩個月。」

「父親1慕月柔不忿地喊了一聲,剛想繼續說,卻被慕斯海一瞪,嚇得不敢再說。

「是的,大伯1慕花顏低眉順眼地應了一聲。

翼長老質問道:「家主,分筋措骨手可是陰邪至極的功夫,慕瑾瑜是慕家嫡出大小姐,竟然偷學邪功,倘若輕易放過,那慕家家規條例不就成了一張廢紙嘛1

慕瑾瑜眯了眯眼,她剛才使出的招數根本沒有使出內力,而是跆拳道柔和了現代格鬥創作的擒拿手。

翼長老對武學的造詣很高,應該不會看錯,那究竟哪裡出了差錯呢?

慕斯海神情閃爍,悶身清了清嗓子,「翼長老我相信瑾瑜所使用的招數,絕對不是分筋措骨手,白賢侄你說呢?」

白如玉一直站在慕瑾瑜旁邊裝聾作啞不參與,突然被點到名字,有一絲緊張,「慕世伯所言極是,小師叔祖的功夫定是極好的1

「當然翼長老也是見多識廣,但畢竟對於醫家所創的招數有些陌生,看錯也屬正常。上次我父親一招廢了魔教血使的內力,錢塘陳世伯非說我父親用的吸功大法。此事在滁州更是鬧的沸沸揚揚。」

慕瑾瑜在心裡忍不住叫好,這白如玉真是個妙人啊,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都快趕上他太師父了。

翼長老憤恨地哼了一聲,顯然對他說話持有懷疑,卻礙於慕斯海的面子,只能悶不吭聲,咽下一口惡氣,只覺得肺都頂得疼。

偏偏此刻慕瑾瑜卻不合時宜地說道:「我是為自己討公道的,可不想如此不明不白就將這些年的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1

「慕瑾瑜!你還想怎樣1翼長老咬牙切齒說道。

慕斯海心想,他已經步步退讓了,這慕瑾瑜還真是不知好歹,若不是懷裡的信像火一樣灼燒著他的心,他又如何肯退讓!

「那瑾瑜是覺得我處事不公?不能給你一個說法了?」

「自然1

慕斯海被堵得失語,氣得恨不得撕了慕瑾瑜,他見慕瑾瑜清冷傲氣十足的樣子,卻只能吁一口氣,忍住怒火勸道:「月柔有錯,已經受罰,你沒經過家族同意,學習白家武學已經觸犯家規,但念在你年幼,我並沒有遷怒你,你還要什麼公道1

「還要什麼公道?父親竟然問我還要什麼公道?」慕瑾瑜冷嘲道,「自幼被罰住在戒律院,明明是嫡出大小姐,卻過著丫鬟都不如的生活,這是公道?」

「如此大雪,卻連低等煤都要扣克,這也是父親口中的公道?輕語去申訴,卻慘遭月柔毒手,去掉半條命,這也是公道嗎?」

「弱者稍微反抗強者,卻被認為偷學旁門左道,差點按上敗類兩字。這也算是公道嗎?還是父親也自始自終認為我是個廢物?所以不必顧慮我是生是死?」

面對慕瑾瑜連番質問,慕斯海臉色微白,是他這幾年有眼無珠,明明是塊璞玉,卻被他認為是廢物。他早就應該懂得,那樣絕對風華的人,怎麼可能生下一個廢物女兒?

胸口的信,更是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他,他有多愚蠢。

「瑾瑜,你想我如何補償你?」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