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八章 粱上君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粱上君子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斯海見暗衛離去,雍容的臉上慢慢浮現出無力的神情,他抬眸看向遠方,輕嘆一聲,「懷清,難道連瑾瑜也要和你一樣離開我嗎?」

「不,我不會讓她有機會離開,除非她死1慕斯海咬緊牙關,自言自語道。

沉浸在過去的慕斯海絲毫沒有察覺身後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刑善堂這邊,暗衛剛踏進去,便用洪亮的聲音說道,「傳家主之令,慕瑾瑜永遠是歸雲山莊的大小姐,以後享有自由之權。山莊之人不得故意為難大小姐。」

說完,畢恭畢敬地跪在慕瑾瑜面前,將手中的信奉上,「大小姐,這是來自京都的信,家主讓我交給你1

慕瑾瑜一怔,她幾番刺激慕斯海,他明明很生氣,卻仍然不計較,甚至還給她夢寐以求的自由,當下心頭一暖。

看來,慕斯海並非不疼愛她這個女兒。可憐天下父母心,她第一次產生疑惑,也是第一次下定決心,要替原來的慕瑾瑜好好活下去。

右手接過信,左手將暗衛扶起,「多謝!也請轉告父親!我很感激他1

暗衛點點頭,算是應允了。

「長姐,恭喜你啊,以後有大伯親自教你,你很快就會成為山莊的佼佼者,到時候,可別忘了我和二姐埃」慕花顏的聲音如黃鶯出谷一般清脆悅耳,嘴角卻揚起一抹惡毒的笑容。

慕瑾瑜,你當了這麼多年的廢物,現在就算入了大伯的眼又如何?就憑大伯想教導你武學這件事,也足夠讓你成為眾矢之的。

「嗯,那就謝謝三妹妹了,我一定不會忘記你對我的好1慕瑾瑜將慕花顏惡毒的笑容看在眼中,心中冷笑道,今日之事,她以後有機會一定十倍奉還。

慕月柔憤怒地瞪著慕瑾瑜,咬牙切齒的模樣恨不得把慕瑾瑜撕碎,卻只能壓住火氣說道,「長姐此刻是不是很得意?」

「你說呢1慕瑾瑜揚了揚眉毛,愉悅地說完,頭也不回便往外走去。

白如玉立刻抬腳跟了上去,爽朗的笑著,「師叔祖,高明啊,你是不是料定慕世伯不會把你逐出家門?」

「我說了,我不是你的師叔祖。」慕瑾瑜轉過身,黑眸靜若寒潭,「還有別跟著我1

白如玉顧不得和她置氣,急忙說道,「我爺爺讓我跟著你的,我得聽他的話,不然他就拿我試那些奇怪的葯。」

「與我何干1慕瑾瑜難得應付他,今天突然發生這麼多事情,有很多超乎她的預料,所以現在的她就想好好睡一覺。

被一個年幼的少女嫌棄,真不是件愉快的事。

白如玉沉默著跟在慕瑾瑜身後,熾熱的眼神緊緊盯著慕瑾瑜。

「白千萬為什麼要罰你跟著我?」慕瑾瑜突然停住腳步,好奇地問道:「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

白如玉嘆口氣,「我能做錯什麼事情,還不是因為你給的藥方,我一不小心弄壞了…………」

慕瑾瑜撇了撇嘴,「葯膳雞的配方?」

白如玉默默地在心裡翻個白眼,不服氣地說道,「我壓根沒看到是配方還是藥方,就被打發過來了。」

慕瑾瑜皺眉猶豫片刻,回首盯著白如玉的眼睛,「老頭讓你跟著我,是不是想要我手裡其他藥方?」

白如玉被盯的發毛,心虛地說,「你別生氣,我確實為了藥方來的。」

「那我再給你一張葯膳的配方,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別啊,我現在發現比配方更有趣的事。」白如玉大笑一聲,「你不想知道是什麼有趣的事嗎?」

「不想。」慕瑾瑜甩甩頭。

被堵的無語的白如玉尷尬地抽了抽嘴,不爽地在慕瑾瑜背後揮了揮拳頭。

慕瑾瑜仍然回了戒律院,她並不打算搬回內宅居住,比起內宅的勾心鬥角,戒律院倒是很清凈。

「大小姐,你終於可以搬回你原來住的地方了1輕言見到慕瑾瑜進來,立刻跑到她的面前,笑嘻嘻的說。

「我不打算搬回去1

「大小姐,難不成你想永遠住在這個破地方嗎?」輕言吃驚的道。

「輕言,若是搬回去,少不了要應付他們的明槍暗箭,我還不想做靶子。」慕瑾瑜知道,輕語輕言是當年顧懷清留給她的人。

輕言嘆了口氣,其實,她也覺得戒律院很清凈,可是,大小姐若是一直將這裡當做閨房,以後還怎麼能嫁得出去呢。

慕瑾瑜推開輕語的房門,原以為輕語在房間養傷,卻發現沒人,「輕言1

「大小姐1輕言連忙跑過去,「怎麼了?」

「輕語人呢?」

「家主的暗衛來帶走了,說是送輕風堂養傷了,以後可能會留在輕風堂。」

「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很開心?」慕瑾瑜抬眸看向傻樂的輕言。

「當然值得高興了,大小姐,你想啊,若是家主不重視你,又怎麼可能安排輕語姐去輕風堂養傷呢?而且輕語姐特意和我說,她一定會努力修行,爭取拿下輕風堂的掌使。」

慕瑾瑜見輕言天真的臉上露出憧憬的神奇,真摯的眼神讓她無法拒絕。

這是她們兩個人的好意,慕瑾瑜又如何能夠殘忍的拒絕。

「大小姐,想必你也餓了,我去給你煮好吃的。」輕言傻樂道。

慕瑾瑜點了點頭,看來,慕斯海的善意和偏袒,就連傻乎乎的輕言都察覺了。那麼,以後的日子還能像以前那般清凈嗎?

素手揉了揉眉間,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她今天已經很累了,不願意多想,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沒什麼好擔心的,索性懶散地朝軟塌上一躺。

「師叔祖啊,外面都快變天了,你還這麼悠閑地躺在軟塌上?」白如玉坐在粱上,抿唇偷笑。

「沒想到白如玉還喜歡當粱上君子。」慕瑾瑜冷諷道。

「師叔祖,好歹我也替你解了圍,能不能對我稍微客氣一點兒?」

慕瑾瑜心想,白如玉也算是豁出去站在她身邊,也算是欠了他一個大人情。而且這傢伙長得很妖孽,皮膚比她還白。不過是想來討幾張葯膳的配方,也不至於對他這般不客氣。

「若是你能讓我安靜休息一會,我對你一定會很客氣1慕瑾瑜特意將客氣兩個字的發音加重。

白如玉哭笑不得,「京都最近發生了怪事,慕世伯給你的信又來自京都,歸雲山莊所有人都在好奇這封信。你卻還想著休息一會?」

慕瑾瑜疑惑道:「不就是一封信,有必要所有人都好奇?京都怪事有什麼不尋常嗎?」

「皇帝陛下最疼愛的長輝公主惹了怪病,已經發了皇榜,放言只要能治好公主的怪病,不論對方是男是女,家世如何,都會把長輝公主嫁給他的。」

這聽起來完全就是很普通的事嗎?有什麼值得所有人都好奇?

慕瑾瑜也不是好敷衍的人,「你說,替公主治病,這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難不成還有其他隱含的意思?」

「當然有,你不知道,替公主治病的人…………」白如玉連忙閉上嘴巴,明白自己差點被慕瑾瑜套話,頓時高冷起來。

慕瑾瑜忍不住想翻個白眼,妖孽,你明明想看我手中的信,還裝什麼高貴冷艷。

「不說也罷,反正我也不好奇。我很累,準備就寢,難不成白徒孫打算賴在我的閨房不出去嗎?」

只聽撲通一聲,白如玉從粱上哉了下去。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